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37章 情难自禁
    一路北上,用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终于距离炎黄的军营不远了,过了这条关隘,就是自己熟悉的草原,曾经蚩尤的分离出来的伙伴,如今还好吗?

    接近关隘,江河掏出了玄黄龙旗,守关军校立刻正了正军姿,江河询问了炎黄营地的情况。得到了一个让人惊讶的答案:炎黄二帝如今都不在军中,黄帝如今定都在燕京,负责民政;而炎帝取道南下定都建康,负责文治,同时两都之间时刻进行商贸往来,有最新的研究成果都会进行技术共享,以便达到利天下的目的。而北草原还有些蛮化不开的部落,避免他们劫掠,所以大军分散开来,一方面负责教化开垦,另一方面负责军事管制,现由力牧将军负责。

    江河要找伏羲仙人,能联系到伏羲仙人的,目前看来离得最近就是黄帝了,那么出关也没有意义,准备前往燕京;而周膑兄弟是想投军,所以决定出关寻找力牧将军。

    江河将玄黄龙旗交给他,让他带着玄黄龙旗前去:“你们就说是我举荐的。”

    江河向关隘将校借用一匹快马,三人便决定在此分道扬镳,周膑周逹也是千恩万谢的目送江河离开。

    哒哒的马蹄声在耳旁响起,伴随着风吹树摇曳,让江河觉得十分舒心,燕京渐渐引入眼帘,这是一座坚固的都城,三面环山,西北地势较高,东南相对较低,那缓缓的倾斜的平原一直和北海(渤海)融为一体,更显壮丽。

    “马上何人,下马报名。”城门下两个持刀城卫高声喝道。

    江河下了马,牵着马匹缓缓向前:“我是黄帝的朋友江河,特来求见黄帝。”

    其中一名护卫不为所动,依旧高声询问:“出示户引,方能进城。”

    听到入城户引之时,江河满头黑线,内心一阵拔凉:“糟糕,为了让周膑兄弟能够顺利入军,我把玄黄龙旗借给他们了,如今.....要不要用神速冲进去,经过麒麟磨练后的闪避,可以媲美闪电,他们一定追之不及。”江河正盘算着,忽然看见守卫腰间还挂着牛角号:“看来如果自己硬闯,他们一定会吹响号角,大锁全城,弄得满城风雨,实在是......对不起老百姓啊!”

    “要不踏墙跃入?不过墙头上那几个弓箭手应该也会鸣笛示警吧,真是苦恼啊。”江河看看墙头轻轻摇摇头。

    此刻门前两个守卫抽出了刀刃,“这家伙太可疑了,让他出示户引,在那东张西望,还时不时的摇头。莫非是周山上的山贼强盗?或是他们派来的细作。”不过看到江河仅一人一马,并未携带武器,守卫也只是紧紧盯着,并未有什么过激的行动。

    看到守卫拔出刀来,江河只是苦笑:“抱歉,抱歉,我来的太急,忘记带户引了。”

    守卫:“既然没有户引,我们无法放你进城。”

    江河点点头准备离开:“横冲直撞不可取,从天而降不可行。呵呵,幸好在接受白虎的试练时,让我领悟了遁地术。我找个没人注意的角落遁地而入。然后利用对土属性的运用,可以轻轻松松在把地洞填实。”

    正在江河胡思乱想之际,一骑快马从城内奔来,远远就听到一声喊叫:“哈哈,江河小兄弟,别来无恙啊。”

    江河惊喜的回头,看见来人正是伏羲仙人。

    守卫见状忙转身,单膝点地:“伏羲大人!”

    伏羲:“不必拘礼,这位是我的一个朋友,放他进来吧。”

    守卫忙点头称是,内心还是有点忐忑的:“能让伏羲大人亲自相迎,看来此人所说属实。黄帝陛下的朋友?又和伏羲大人有旧!他说他叫什么来着?江河!”两个守卫都局促不安起来,“早就听说北方军营曾经有一个叫江河的大人,帮助炎黄二帝一同击败蚩尤族,还曾经独战蚩尤三天三夜难分胜负!想不到他竟如此年轻。”(守卫为燕京城防,并未去过军营前线,此为道听途说。)

    江河见两个守军还跪在地上,心中也是暗暗发笑,不过守军毕竟没有什么错,便道:“两位守军幸苦了,快快请起。是我来时匆忙,忘记带户引,这才引起误会。”伏羲在一旁听着,只是哈哈大笑,并未揭穿。

    二人随后骑马同行,到了一座漂亮的府邸,见伏羲下马,江河也随后下马跟进,只见府邸上书烫金大字“碧水居”,进入碧水居,只见百花争艳,绿水环流,庭院内有花中楼阁,红亭假山,在瞧瞧起居室,既有琴棋书画,亦有刀剑枪戟!真可谓是:深沉大气上档次,朴素简约有内涵,鸟语花香如仙境,碧水绿树小清新。

    “美,真是太美了。”江河笑赞着。

    伏羲微笑着将江河请进会客厅,此刻厅内已坐有一人,年约四十,头裹布巾,衣着虽然朴素,但是江河可不敢小瞧伏羲仙人的朋友。

    伏羲向江河介绍:“这位是天下最出类拔萃的机关师——鲁班。”同时向鲁班介绍:“这为小兄弟就是江河,也是机关师花田时常向你提起的——羽。”

    听了伏羲介绍,两人都非常惊讶,江河惊讶的是在建扬城亲眼目睹了威力非同凡响的投石机,而这项伟大的发明正是鲁班。

    鲁班则惊讶的是,江河原来便是好友花田口中时常提起的羽。

    鲁班好游历,又擅长改良创造,游历之时常常会有新的领悟和改进,因而乐此不疲。来到北方之时,刚好炎黄二帝击败蚩尤,并收拢了那些肯于归降的士卒百姓,这些新居民基本没有名字,在炎黄二帝的文化熏陶下,慢慢融入了这个全新的集体。

    其中有一个称之“花”的机关师,见大家称号都是两字,于是便在原有的称号后面追加了“田”,代表造福万民之意。

    花田和鲁班同为机关师,并且构思奇妙,设计精巧;鲁班与之交谈甚欢,二人也时常拿出自己的发明创造,互相借鉴,彼此也是受益匪浅。渐渐二人便成为莫逆之交,花田时常向鲁班提起一个叫“羽”的人,他虽然不是机关师,但是也是想法离奇古怪,时常有惊人的发现。

    鲁班也很期待见到花田口中的羽,只是万万没想到,花田口中的羽,却是江河!江河的事迹他略有所耳闻,那些换防归来的士卒曾一度疯狂的宣传过各种版本的故事,什么大义灭亲手刃旧主(蚩尤),什么大战三天三夜不吃不饮毫无倦怠,最夸张的是说炎黄二帝久战不下,险些就要被蚩尤锤死,江河突然现身,一套感人肺腑的演讲,敌酋蚩尤羞愧不已,举锤自尽......总而言之,敌对的统帅的失败和江河有莫大关系。

    不过鲁班对战争不感兴趣,所以起初听到江河大名只是微笑点头示意,听到伏羲说江河也是羽,便起身和江河握手。

    ==========

    【剧情补充(仅方便故事理解)】

    魔神蚩尤被击败后,部族由炎黄二帝重新教化,并逐渐融入于新的社会体系中,不过原蚩尤部族的军民百姓,都还未理解名字的重要意义,所以对于名字都是十分随便的态度,甚至有一天改名好多次的情况发生,而对于原隶属蚩尤精锐,享用称号的的人,大家还是非常尊敬的,毕竟这是能力的象征;原蚩尤部落的军民在交谈时,也时常以原有的称号称呼对方,如花,风等人在谈起江河之时,也会以习惯的“羽”进行说明。

    “江河”是伏羲为羽所起之名,当花和鲁班交流时候,时常提及“羽”,伏羲便知道所指何人。

    伏羲性格恬淡,在当时的情况下,自然不会特意提及“羽”已经改名“江河”。

    但是在推荐给鲁班认识的时候,就有必要点出江河的另外一个让鲁班感兴趣的身份——羽。

    ==========

    再相互认识之后,开始对工程设计进行互相探讨,双方都收益颇丰,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不多时一个身着布衣的少年上前来,对着鲁班说:“师傅,赵员外让我通知您,所需要的紫檀木已经准备好了,让您去一趟。”

    鲁班恋恋不舍的对江河说道:“我有事需要离开,下次我们再好好聊。哈哈。”随后和伏羲江河二人道别,和弟子离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