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43章 祭主!巫女?好多妙龄少女
    穿过漫长的椰林,天源神社已经映入眼帘,颇为壮观的人字瓦屋顶,红色的房柱构成,在框架之间都糊由纸做的窗或门。

    当走近之时更见其建筑物的宏伟大气,入社之前会看到两只立坐的狐狸石雕,那微眯的眼睛还真有点狡猾的神色(也和男人看到美女时的状态类似,俗称——色眯眯)

    入社后左侧是一个水泉池塘,水色清澈,上方一处通过空竹引渡的水源,流进下方的竹筒中,当竹筒蓄水将满将由于重心的作用,将水倒进旁边的小水池中,小水池会再将水通过竹筒送到一个看似小阁亭的地方,然后倒空的竹筒会再次因为重心后移从新立起,再次接收着来之上方的恩赐。

    在水池的右侧,有一排排素白的灯笼,上方写着那些看不懂的鬼画符。在神社四周还有用麻绳环绕的区域,麻绳上披挂着白色的纸条,据说这是结界可以防止妖魔入侵。

    这时走出一位妙龄女子,白色裂袖上衣,下身穿着红色绯袴,使得身材曲线可以完美的呈现出来,同时手脚处的领口都十分宽大,脚裹白袜,穿着一双简单的草鞋,这奇怪的着装着实有一番清纯而又高洁的气质,吸引了从未见过世面的江河,把这乡巴佬看的一愣一愣的。

    “咳,咳,江河君,不要一直盯着巫女大人看,这样很没礼貌哇。”阿松在江河身后低着头,轻轻拉拉江河的衣袖,小声提醒。

    见那巫女只是以袖掩口,浅浅的笑着,并无嗔怒之意,阿松紧张的心才放下来。

    巫女:“两位远道而来的旅人,一路辛苦了,请先到旁边的手水舍净手后,随我来。”

    江河二人依言来到手水舍净手,水清凉入心,让人如沐春风,仿佛能将人的杂念和烦恼一同被净水洗去。

    净手后,由这名巫女引入神社,正前方是正神殿主要是用于祈福和请神,左侧是舞姬殿,主要是巫女进行学习和突破的地方,外人是不允许进入的;右侧是旅佐居,主要是受伤的百姓来此求医问药,或是来此学习交流的地方,凡是进入过旅佐居的百姓获得巫女治愈和教化(学习),都需要对神社有所贡献,或捐些财帛,或贡些米粮果蔬,或帮助神社劈砍百担柴......

    阿松主要是陪同江河来天源神社,并没有留下的意愿,加上家中也并没有什么大富贵,没什么好东西捐贡,至于为神社做些苦力劳动本也没什么,但是可就影响捕鱼了,日子还是要过的,于是阿松找了个由头丢下江河便独自回去。

    巫女引江河进入旅佐居,和祭主说明是来学习文字的,便去做别的事情了。

    祭主是一个年约六旬的老奶奶,虽然一样一身巫女装扮,但是那满头银发就已说明了她伺候天源神社的资历远非其他巫女能比。

    祭主:“孩子,请随我来。”

    江河依言随着老奶奶进入旅佐居的一户内阁,四下无其他人,老奶奶关上门,进入内阁处跪坐下来,江河也只能再老奶奶对面也跪坐下来。

    祭主:“这年头想学习文字的人少之又少,孩子你有这个心,我很高兴,不过我需要知道你学习文字的意义。”

    江河:“能够更好的适应阿伊努的环境。”

    祭主:“还有呢?”

    江河:“暂时想不到其他了。”

    祭主:“孩子,对老人家有所隐瞒可不是好习惯。不过既然你有所担心,不肯直说,那就由我直接询问了。”

    江河点点头,等待老人发问。

    祭主:“孩子,你并不是阿伊努人,你来阿伊努国是为了学习更强大的力量,以便击败九尾和八岐,对吗?”

    江河很惊讶老人家的读心术,虽然有略微不同,但是也说的八九不离十了;于是略一思索,在老人家面前无法隐瞒什么,便点点头表示认同。

    老人忽然笑了,原本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如孩子一般的天真笑容:“好孩子,谢谢你,我一直在等你到到来。现在请跟我去正神殿。”江河又莫名其妙的随着老奶奶离开旅佐居来到正神殿,两人在正神殿的神像面前再次面对跪坐。

    见江河有些迷惑,祭主:“孩子伸出手来。”

    江河伸出双手,掌心朝上,老人也伸出双手,将掌心安在江河掌心上,喃喃念叨:“敬叩吾神天照!亦敬启吾主天皇陛下!今已寻得救赎主,将替代天照大神训斥双兽,令其收敛,不敢胡作非为,并将为守护天女卑弥呼大人重获阿伊努国的无上荣光。现吾祭主将遵循天照大神的指示,协助救赎主重正天皇陛下之正统。愿天照大神庇佑,愿天皇正统万世如一。”

    日夜交替,已是三日,巫女们在正殿外焦急徘徊,时而小声议论着。

    大宫司,少宫司安抚这失去主心骨的一众巫女们:“不用担心,祭主大人由天照大神庇佑,不会有事情,大家都稍安勿躁。”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自己何尝不是忧心忡忡。

    吱吱声响起,正神殿的大门向左右平向开启,为首一人正是祭主大人,巫女们立刻行礼问好。

    老人家笑呵呵的,显示出心情极好,她安排人准备饮食木桶,同时再后院腾出一屋子以便让救赎主安歇。

    大宫司:“祭主大人,这样不妥吧,就算他是救赎主,毕竟身为男子,和居住在后院的巫女们一起,这......”

    祭主笑了笑:“哈哈,不用担心,他虽为男子,但是品行正直,绝对不会乱来的,并且以防万一我已在他身上加了一道封印,如果他情欲失控,贪恋美色,这道封印释放的雷击会让他重新认知自我的。”刚刚说完,祭主便看到许多巫女都羞红的低下头,祭主略一思索便更正道:“大宫司所言也有道理,这样吧,还是将他安排在旅佐居上等阁。”

    此刻江河手上拿着那写有“控欲”字样的符纸在发呆:“老奶奶说这符一旦贴上就非常难拿下来,可以有效控制自己对情爱的欲望,上面的灵力可以维持九年。但是我轻轻一拍就掉下来了,而后就无法再贴上了,难道是说我欲望太强,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吗?”想不明白还是先不想了,将符纸往怀里一塞,就和没事人一样走出着正殿。

    经过老奶奶三天的精神灌输,江河已经能够完全读懂阿伊努文字了,这为以后行走在阿伊努国可是不错的开始。

    东部渔村,此刻来回赶路三天的阿平已从江户城回来,包括村老在内,现在渔民们都围聚在一起。

    村老:“阿松,那个叫江河的孩子呢?”

    阿松:“到天源神社学习文字去了,估计以工作代替献贡,短时间内我想应该不会回来吧。”

    村老点点头:“根据阿平带回来的消息,那孩子只是普通人,没什么打紧,不过阿松,有件事我想和你说明白,希望你能沉住气。”

    阿松惊愕的看着村老,静静等待着下文。

    村老叹息到:“是你的姐姐,丽子。丽子这孩子,如今,已经在官府的通缉令上。”

    阿松听到姐姐在通缉令上,吓的哭出声来。

    村老安慰道:“目前丽子下落不明,以后你们姐弟可能无法相认了,希望她能好自为之......”

    江河走出神殿,正见到祭主安排巫女们各项事务。

    江河:“祭主奶奶,我已经掌握文字了,接下来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

    祭主:“孩子作为救赎者,你身上的重担不轻,但是现在主要目标是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好为最后的大战做准备。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主要学习,破魔,治愈,落雷和抚灵。其他比如舞蹈,吟唱,诱魔,这些如果你想学,我也可以安排人教你,不过不能着急,日子还长着哩。对咯,还有弓术一定要掌握,我们就先从最简单的弓术开始吧。”

    江河:“祭主奶奶,虽然我的属性力量无法施展出来,不过自身力量和速度还能掌握,弓术应该不成问题,我觉得可以跳过。”

    祭主拍拍江河的肩膀:“孩子,弓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能拉开弓放的出箭就叫会射箭啦,还得配合力道以及精神集中,要用‘心’。”

    江河微笑着点点头:“祭主奶奶,咱们试试吧,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祭主:“好,少年无畏,奶奶就欣赏你这勇往直前的气势。阿云酱,你弓术最好就和他比试一番。”

    除了需要去旅佐居照料的巫女表示可惜外,其他巫女们都欢呼雀跃的很,好久没看到云酱那高超的弓术啦,今天又可以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