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48章 暗月众,奇妙的忍者世界
    祭主大人,暗月众的月影大人来了。”巫女阿云在殿外喊道。

    江河微微侧头,看看这个被唤做月影大人的男人,眉清目秀,英气逼人,年约二十有七,额头上有着太阳一般的印记。

    月影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打量自己的江河,又看了一眼祭主:“奶奶,这个和我一样美艳的小伙子是谁啊,天源神社现在也收男性祭祀啦。”

    祭主面带笑容:“我的小乖孙,又再淘气了。这个孩子可不简单,他是我们神社一只在寻找的救赎主,目前暂住在这里,这次叫你过来是想让你看看他身上的黑炎。”

    “黑炎!!”月影这时才注意到在他腹部有着一团被压缩的黑炎。让月影惊讶万分的是,黑炎虽如附骨之蛆,但是始终控制在固定范围不在扩散。

    月影淡淡的说:“不过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呢。”

    黑炎伤害极大,实力越强的人所能抵抗黑炎吞噬的时间也越长,即便是强如祭主奶奶也无法做到让黑炎停止扩散的地步。

    如果是自己遇上,也不过坚持一天的时间,在此之前恐怕自己早就挥刀斩断黑炎吞噬的区域了。

    祭主:“小乖孙,你对黑炎比较有研究,有解决的办法吗?”

    月影轻轻摇摇头,又轻轻点点头。

    一旁的巫女都安耐不住了:“月影大人,有什么方法不妨说出来,试试总是有机会的啊。”

    看着大家期待的眼神,月影才缓缓开口:“这个!你们知道,黑炎是天照大神的神火,用常规的方法根本无法抵挡,如果是手臂或是腿部遇到黑炎,切除了便是!但是在接近心脏的地方......”

    见大家略有失望,月影拿出了一份卷轴,仔细打开查看相关的记载。

    祭主奶奶也拿过古书《御神乐》和月影以及众巫女一同探讨着。

    突然月影大呼一声:“有了,有一招我们可以试试看。”

    众人都看向月影,眼神既期待又崇拜。

    月影:“首先,我们要先把他弄死。”

    江河:“......”

    祭主:“......”

    众巫女:“......”

    月影:“不用紧张,我主要是想让他灵魂和肉体暂时分离,然后切除黑炎所在的区域,然后奶奶用神社秘术肉体重生补上胸口的大洞,使他心脏等受损器官再生。最后再使他灵魂归位。”

    祭主奶奶陷入了沉思,众人都安静的等待着,大气都不敢喘。

    不一会祭主奶奶便从思绪中回来,点点头表示认同。

    江河之前去过阴曹地府,也使用过精神攻击,知道如何让灵魂出窍,正想先说明。

    月影的攻击就如暴雨般袭来。

    月影感叹道:“我滴个天照神啊,这刀剑无伤的坚固身体是什么情况。”

    江河也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不过此刻正好偷偷使用灵魂出窍。

    灵魂刚刚脱离肉体,黑炎就不受控制的疯狂燃烧,众人吓了一跳,一见情况不妙立刻后退,黑炎才没有伤害到其他人,不过江河的肉体已经被燃烧殆尽,等黑炎散去,只剩下一具经晶莹剔透的骷髅骨架。

    灵魂状态下的江河看着自己的骨架,一时也呆住了。

    月影:“啊,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

    祭主奶奶也只能轻轻叹气,在她们眼里,江河已经无力回天了。

    “祭主奶奶不用担心,我还在呢!”空气中响起了江河的清脆的声音,众人四下望去,不见任何人影。

    祭主奶奶:“孩子,你现在是灵魂状态吗?”

    江河:“是啊。”话音刚落,包括祭主奶奶在内的众巫女都念起了九字真言。

    这一套真言可以让她们看到灵魂状态下的江河,月影知道江河就在身边,但是他看不到,好在巫女念咒后都面向一个方向,月影也就明白江河真正所在的位置了。

    于是月影对着空气(江河)说:“不好意思,本来是想切除黑炎所在的位置,结果没把持住......”

    江河:“哈哈,没关系,脱离肉体的灵魂也不错,至少感受不到那生不如死的灼伤感。”

    月影:“阿伊努国的大气充满着罪恶,灵魂状态下通常只能存活十二个时辰就会被污染,这儿是神殿会好一些,不过也不宜过长时间,你先进入我的卷轴中栖息,我先带你去暗月众,你的骨架就先放在这儿,让奶奶帮你恢复肉身,等肉身恢复,我再送你回来。”

    江河点点头,等月影打开卷轴,和众巫女打过招呼,便附在上面。

    月影看不到江河还在等结果,直到祭主奶奶提醒才收起卷轴。

    在卷轴中的江河惊喜的发现,居然可以和月影自己进行灵魂交流,同时和月影共享视觉,简单说月影看到的,自己也能看到。

    月影带着江河一路翻山越岭,时而攀爬峭壁险峰,时而水中逆向而游,时而走位于危险的沼泽,时而穿插在阴森的密林。

    短短五天路程却是千难万险!危机四伏!暗月众果然隐藏的很深。

    一座犹如桃园仙境的隐僻之地,东南依靠着火山为天险,这是一座活火山,却因为常年积雪显得银亮而美丽,西北是高不可攀的悬崖峭壁,峭壁之下是深不见底的大海,在南北之间就是唯一可以通向这世外桃源的羊肠小径,若不是暗月众的忍者,恐怕都要经历九死一生的考验,加上些许运气才能成功抵达。

    这里是天然的庇护所,在大自然巧夺天工的建造下,同时也是最好的修炼场所,这儿气候极好,冬暖夏凉,充裕的灵气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使人精力充沛,而在这小小的圈外则是最考验人的意志力,耐力,和敏捷度。

    根据月影和村民(众忍)的交流,江河对暗月众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这儿大约两百人,其中最高首领就是月影,负责暗月众的一切大小事务安排,月影之下有着三位特别忍执事,负责协助月影大人以及管理村落,再下来就是上忍,主要负责在外接收委托(包括各种危险的暗杀,守护,窃取贵重物品或情报)换取必要的生活物质;再然后是中忍,一般负责村落建设,在外混入人情探听情报,如窃取情报难度过高则会转上忍接手;再来是下忍,属于刚刚接触忍道,还未精通熟练,按照月影的规定,要离开忍村最少需要达到中忍级别,所以下忍除了修炼也负责在此耕作纺织等一切杂物;最后是未忍(含未达到忍者之意),一般都是孩子或是忍者娶\/嫁的爱人,大多数是平凡人不具备任何忍者的能力。未忍和下忍一样都没有资格离开忍村,实际上外围的天然屏障,以他们的实力也不足以离开忍村。

    时光一晃已五月。

    这五个月来,江河每天就看月影忙碌着暗月众的事情,指导并强化各族群秘术的发展,战略,战术,忍术的协调运用。

    夜深人静的时候,会通过秘术“灵魂实体化”将江河放出来透透气,不过这个秘术只有江河进入月影特制的灵魂卷轴,并且必须是黑夜中才能使用,太阳要出来的时候,必须让江河从新回到卷轴,不然灵魂将会受到影响。

    一个阴沉的黄昏,下着蒙蒙细雨,山路很滑,给原本难行的密道更增添了几分杀机。四名风魔众的暗杀者,追踪月影众的一名中忍,准备秘密偷袭村庄。

    可惜天不遂人意,其中一名倒霉的暗杀者在泥泞的山路上滑倒了,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彼此都是侦测和反侦测的忍者,立马就被发现了。中忍从怀中抽出一支短小的啸箭,在被杀之前将它发射至高空。看到啸箭传讯,忍隐村立刻进入紧急戒备状态,月影更是带着五名上忍朝啸箭发射地点飞驰而去。

    战斗比预想的要快,刚刚开始就结束了,好在江河记忆里超群,又恰巧是以月影的视角来看整场战斗,能够完整的记下过程中每个细节。

    战斗开始,五名上忍以合围的方式堵住了暗杀者们的退路,接下来月影半蹲在树干上,用极快的手速结印:寅、亥、申、戌、辰、午、卯。

    迅若疾风,快如闪电,四名暗杀者还未来到及做出反映就鲜血如注,倒地身亡。

    同行的五名上忍或许已经习以为常,唯独江河在卷轴之中满是惊奇,充满震惊。

    “这怎么可能呢,完全违背了常识啊。”江河喃喃自语,闭上双眼,重新回顾这那些超出他理解的细节。

    江河注意到在月影结印之后到战斗结束的短暂瞬间,就一直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而他的影子!他的影子居然由一开始的半蹲姿势变成了自由行动的状态!

    虽然灰蒙蒙的雨天,影子暗淡若隐,可见度不高。即便是记忆超群的江河也是费尽心思才回忆起这不起眼的瞬间。

    月影的影子拔出了忍刀,或许称之为是忍刀的影子更确切些,然后贴这地面滑向第一位暗杀者,将忍刀轻轻一抹对方影子的脖子,影子的主人脖子便喷出一股鲜血,与世长辞了......

    从第一位到第四位的暗杀,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动作却是行云如水,一气呵成。

    “完美,真可谓是暗杀的艺术。”江河轻轻感叹到。

    江河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一向讨厌杀戮的他,不知何时开始已经慢慢转变了对死亡的看法......

    “看来风魔众已经有所行动了,将这些尸体处理掉。通知特别忍执事来我这儿议事。”月影低声命令着。

    “是,月影大人。”上忍们点头应承。

    月影抬头看着天空,轻叹一声,任凭雨水胡乱打在他的前额,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