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自闭少年补完计划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觉醒的后患
    (待修改,改完没有这句话)

    “呃,还是先看资料吧。”正事要紧,真嗣只能装傻躲过美里的调戏。

    美里手上是选驾驶员的基本资料。人数不少,竟然有 50 名,其共同点为,出生年份都是 2001 年。他们都是从全国数百万名优秀中学生中遴选而出的精英。

    不知什么原因,通过大规模测试表明,在第二次冲击那年出生的少年少女与素体的 A10 神经连接同步率最高,都集中在正态分布曲线的顶点,集中性非常高。

    这些候选人员,还要通过各种严格的专业训练,层层筛选才能晋级正式驾驶员,最后达标的估计只有个位数。

    真嗣快速翻阅着资料,只要浏览过一遍,他就能将相关信息牢牢记录在脑子里。

    “怎么,看你这么紧张的样子,是担心地位被人挑战吗?”美里问道。

    真嗣操纵的初号机,目前是地球上最强的战力,毋容置疑。

    “EVA驾驶员这种一不小心就会丢命的工作,我巴不得有人接替我呢!”真嗣反驳道。

    “那你怎么这么着急找我了解情况?”

    “因为别人我不放心。”真嗣看着美里道:“我是担心新手拖后腿,把我们都坑死了。”

    “那你放心,毕竟我是作战指挥官,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而且,高层也清楚利害关系,他们更怕死。”美里道。

    “说的也是……嗯?”

    不料在最后一页,竟然出现了熟悉的名字,真嗣不由一愣。

    “怎么,发现老熟人啦?”美里忽然凑过来调笑道。

    “她怎么会出现在名单里?”

    “雾岛真名,是战略自卫队秘密选拔的少年兵,这也是我刚知道的消息。候选名单是上面定的,我也不能插手。”美里起身回到办公桌后面的皮椅上,抚着下巴道:“看来,她当初接近你是另有目的。”

    “原来是这样……”真嗣假装一无所知。脑子里却不断回想起真名那羞涩温暖的笑容,那被逼无奈的小表情和又义无反顾的行动力,还有她诱人的体香与光滑的肌肤……如此种种,实在难以忘怀。

    “怎么,还对人家念念不忘吧?”美里露出怀疑的神色,“你当初没犯什么错误吧?比如泄密什么的。”

    “呃……只有一点点。”真嗣心虚道。

    “什么?!”美里气得弹了起来,上前扯住真嗣的衣领恶狠狠道:“你竟然隐瞒到现在才说!到底对她泄露了什么情报?”

    “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实验数据啦……”真嗣只好老实交代。

    美里担忧的是,真嗣在美色诱惑下把老底都交代了。真嗣解释了半天,才打消了美里的疑虑。当然,与真名做的那些羞羞的事情,打死他都不敢说出口的。

    “幸好你没蠢到家!”

    “你不要低估我的智商好不好?”真嗣无奈道。

    “呵,当男人用下面那个头思考的时候,哪来的智商可言。”

    “你这是偏见!”

    为了躲避美里念经一般的数落,真嗣只能落荒而逃。

    至于新驾驶员的培养,也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真嗣自信就算那些人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他也不惧任何挑战。毕竟现在他已今非昔比,不再是那个担惊受怕的菜鸡了。

    ……

    昏暗的房间内,四面都是冰冷的金属墙壁,没有窗户,通风扇嗡嗡运行着,不断抽取着室内潮湿的空气。

    绫波坐在床头,在手上倒了一把白色的药丸,然后放进嘴里,低头默默干嚼着。

    牙齿与干硬的药片摩擦着,声音如同咀嚼着石头。

    咚咚!

    “绫波,你在吗?”

    “等……请等一下。”

    听到这个声音,绫波急忙将药盒扔进抽屉里,然后喝了一大口水,将嘴里的药吞下。

    “碇君,你来了。”

    绫波打开门,静静看着真嗣的眼睛。

    看到眼前头发有些凌乱,却不掩精致容颜的绫波,真嗣愣了好几秒,然后轻轻拥住了她。

    “活着真好,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绫波的手下意识抵在真嗣胸口,又慢慢放下了。

    “碇君,欢迎回来。”绫波轻声回应道。

    真嗣看着她的眼眸,长而挺翘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有些躲闪着真嗣那火热的目光,显然有些羞怯,他心都快化了。心底竟然涌出一股冲动,想要将眼前的人揉入自己的身体中。

    “最近很忙吗?”真嗣拉着绫波的手,回到房间内。

    “零号机使用了新装备,多了一些测试工作。”

    绫波开始笨拙着烧水,打算泡茶。

    “不用忙了,陪我说说话吧。”

    真嗣注意到水壶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显然很久没用了。一般情况下,除了招待客人绫波很少烧热水,喝水都是直接去水龙头接了就喝,反正都是饮用水标准。

    房间里只有一张孤零零的椅子,于是两人都坐在床沿上。

    此时绫波穿着那件松松垮垮的校服,两腿并拢,双手置于膝盖上,小心翼翼地挨在真嗣旁边,倒显得她更像个客人。

    看来,过于亲近的相处,绫波有些难以应付呢。

    真嗣观察着绫波,突然注意到她嘴角沾着一点白色粉末状的东西,不由凑了过去。

    “不要动……”真嗣在绫波嘴角轻轻擦了一下,然后嗅了嗅手上沾的粉末,有些苦涩。“刚才吃药了吗?”

    “嗯。”绫波捂着嘴唇,双颊微红,微微点了点头。

    “最近身体还不舒服吗?”真嗣关心道。

    “已经没事了。”

    由于维持形体的需要,绫波的药不能停,否则就会产生大问题。真嗣是知道的,所以没有过分追问。

    “绫波,第十六使是你击败的,所以才救了我,真的谢谢你。”

    “碇君也救了大家……可是……我做的还不够好,不然你就不会……”

    “绫波!”看着绫波自责的样子,真嗣忍不住握住她的手,贴在自己的心口。

    “刚感觉到跳动了吗?不管怎么样,我现在活蹦乱跳的,好的很,不要再那样说了。”

    感受着真嗣心脏那有力的跳动,绫波抬起头注视着真嗣的眼睛,“谢谢你,碇君。”

    “那次战斗是什么情况?我听说零号机也发生了暴走。”

    “我不太清楚,那段记忆很模糊了。”绫波眼眸低垂道。

    “好吧。”

    这与真嗣了解的情况一致,至于绫波是不是瞒着什么,他也不清楚。

    “我担心的是,驾驶舱一旦超过最大插入深度,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

    “没事的,碇君,不用担心。”

    其实,绫波自从上次暴走杀死力天使后,身体就每况愈下了。无端的发热,以及虚弱无力,失眠头痛,疲劳嗜睡纷至沓来,不断折磨着她脆弱的身躯,只能使用更多的药物维持。

    绫波内心极为坚韧,她打算默默承受着,不想让真嗣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