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快给本宫跪下 > 正文 第8章 又疯了一个
    马车一路轻快的从宫中,驶向丞相府。

    去时气势汹汹、满腹委屈,回来时只剩心中无力。

    “姑娘,侧门好似有人徘徊。”

    马车停在丞相府侧门,宫雀先下车放好矮凳,意外在不远处看见一道有些熟悉的背影。

    姜宸星纳罕的挑起眉头,直起身子,不再沉浸在宫里的回忆上。

    “丞相府对外闭门谢客一月,这时候理应不会有人上门才是。”姜宸星纳闷道。

    况且,哪怕有些急事,进门等着就是。在门口徘徊,似是宵小行径。

    “姑娘说的是。”宫雀闻言警惕的对车夫道:“你去瞧瞧,是谁在那儿。”

    恰巧,姜宸星弯腰钻出来,抬头看向自家门口,却空无一人。

    她心头一紧,别是让周启辰那厮的乌鸦嘴说准了吧:“小心些,以防是兴国派来的。”

    没等车夫走近,躲在角落里的人,姿态坦荡又羞臊的从围墙转角后走出来。

    果真是熟人。

    “照公子。”宫雀认出来人,松了一口气,急忙行礼问安。

    卢照吟身着一袭深青色锦袍,下摆绣着青竹,行走间似有松柏寒气流动。

    他从远处走来,身姿愈发的挺拔,可见家教极好。

    “原来是你。好端端的躲角落去作甚,难不成你来我家,还能被拦在门外不成。”姜宸星见是他,一扫宫中积下的抑郁,眉目含笑、眼神亲昵。

    他们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打襁褓里就照过面,关系好的如一家兄妹。

    卢照吟回以一笑,白玉般的脸庞,光华灿烂,照的雾蒙蒙的天份外亮堂。

    他悄悄捏着握在手中的玲珑玉佩,颇为紧张走上前,扶姜宸星下车:“原想请你后日赴我妹妹的赏花宴,来了却听管家说你刚进宫。”

    “于是,你就在门外徘徊了?”姜宸星撑着他的手,轻松跳下马车:“也是府中无人,让你一个人坐着也闲着无趣。走,我领你回家。”。

    卢照吟耳垂羞的通红,捏在玲珑玉佩上的手更用力了。

    “你一个姑娘家,别总说让人误会的话。”卢照吟心道,你总是如此无意撩人,我心绪难平。

    卢照吟声音轻和,语气又温柔。

    即使是仿若责怪的话,也软绵绵的,让人恼怒不起来。

    姜宸星拉着他的衣袖,踏进侧门,等门关上后,道:“得亏你是我照二哥,若旁人说了这话,定让我一鞭子打出去。”

    卢照吟无措的看着她,满面紧张,生怕她恼了他:“我没旁的意思。”

    “你可知我为何突然进宫?”姜宸星摆摆手,不让他解释。

    提及这事,卢照吟反应过激的进前一步。宫里那恶狼,日思夜想的算计着怎么叼宝儿。

    他深吸一口气,生怕被人打断的语速飞快道:“宝儿,你若是愿意,待世叔回京,我请媒人上门提亲可好?在此之前,你可以住去我家。”

    姜宸星惊的不自觉后脑勺往后仰几分,拉开和她竹马兼兄长的距离。

    自幼一起玩耍的哥哥,竟然想娶她?

    继周启辰之后,又疯了一个。

    兴国着实可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