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异常生物调查局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弃车步行
    “先别害怕!”我沉声冷喝道:“把车靠边儿。”

    “汽车失控了!”小颜的双手明明还按在方向盘上,可是汽车却已经不按她的操纵行驶了。

    汽车行驶的速度仍旧是不疾不徐,却比失控疾驰更让人心惊胆战——汽车在飘!

    那时候,我只有一个感觉,自己坐的不是汽车而是一辆纸车,车身轻飘飘的浮在路上,一路在往西走。

    小颜紧紧抓着方向盘:“怎么办?要不要跳车?”

    “跳不下去!外面什么也看不见,车下面有什么东西,你吃的准吗?”我伸手制止了小颜跳车的动作。那时,车窗外面一片漆黑,就算是借着车灯的光亮,也看不见两米开外的情形。

    车外静得令人心颤,车里偏偏想起了一阵凄凄笑声。

    那股笑声刚起张雨璇就尖叫着挤向了小钱儿怀里:“白老师,你笑什么?”

    “嘿嘿嘿嘿……”白安尖细的笑声就像是锥子狠狠扎进了人心里:“你怕我么?我没死,你怕我做什么?坐灵车,千万不能往车窗边上挤,车里的人有红线绑着手不能抓你,车窗外面的人可就不一定了。”

    “你别吓唬我!”张雨璇尖叫道:“那小孩,快把她拉开啊!”

    汽车后排座上一共坐着四个人,张雨璇和白安正好是被小钱儿和小糖豆夹在中间,张雨璇不敢碰白安就只能往小钱儿的身上挤。她说的那小孩儿就是指小糖豆。

    张雨璇刚喊了一声就又是一声惊叫:“你眼睛,你眼睛怎么了?陈野,你快看那孩子的眼睛。”

    我侧着身子向小糖豆身上看过去时,却看见小糖豆的眼睛里没了白色,一双眼睛在漆黑之间泛起了飒飒冷意,紧紧盯住张雨璇的面孔。

    “糖豆……”我试着喊了一声,小糖豆却猛一伸手从我腰间拔出了毒蛟。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对方把刀尖往后一转,双手抓住刀柄往白安大腿的内侧猛刺了过去。

    冰冷刀锋贴着白安的腿边没入车座之间,我分明听见车座底下传出一声尖叫。

    我不等小糖豆拔刀,就猛的一侧身子伸手抓住毒蛟的刀柄,使劲儿向下一压,锐利刀锋瞬间将车座破开半尺,一股白色的粉末顺着刀口喷溅而出。

    “骨灰!”我仅仅一皱眉头,车前就传来咣当一声巨响,等我回头看时,车头撞上一块墓碑。

    车前灯光越过被撞断的墓碑照向远处之间,我看到的就只有如同水波一样连绵起伏的坟墓和白惨惨的墓碑。

    我们的车,刚才一直在往坟地里面开,要不是小糖豆一刀扎穿了藏在车座底下的骨灰盒,我们真就闯到坟地里了 。

    “下车!”我一推车门跳了下去:“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

    小颜看了一下电子地图:“我已经偏离主道三公里了。我们在没有路的地方开出来这么远?”

    我从小颜手里接过电子地图看了一眼:“咱们步行从坟地里穿过去,大概走一个小时就能直接赶到东山小学。咱们走过去。”

    “不不……”张雨璇吓得脸色发白:“那是坟地,咱们……咱们还是开车回去吧?”

    “现在车里全是骨灰。你敢坐么?”我看向张雨璇:“你就不怕坐着坐着身边冒出一个人来?或者有人从车座背后伸出一双手来,摸你的脖子?”

    “你你……你别说了!”张雨璇呜呜哭道:“陈野,我求求你,别吓唬我了。我第一次见你不是故意撵你走的……我知道,我性格不太好。我给你道歉……你就别记仇了。”

    我走到张雨璇身边道:“我不是故意吓唬你,往公路上去,咱们可能会遇上更多的麻烦。从坟地里穿过去,相对来说会安全一些。你相信我,我带着你走。”

    张雨璇拼命摇头道:“不……我不敢……我站不起来了。”

    我回头看了小颜一眼:“你背她!”

    小颜摇头道:“你背雨璇,我背白安!”

    白安的反应虽然没有张雨璇那么激烈,但是也一样半瘫在地上站不起身了,我只能生拖硬拽着把张雨璇弄到了身上,背着她走进了坟地。

    没走多远,就听见张雨璇小声说道:“陈野,你跟我说说话行么?我害怕!”

    “说什么,给你讲鬼故事?”我刚开了一句玩笑就把张雨璇给吓哭了:“陈野,我都已经道歉了,你为什么还要报复我?”

    我笑道:“你怎么就认定了我是在报复你?”

    张雨璇道:“子安跟我说,你报复心很强,让我不要惹你。其实,那天我就是……就是……”

    “可以理解!”我随口说道:“谁在恐惧,烦躁的时候都会有些不理智。”

    我有一搭,没一桩的张雨璇说话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叶玄那边的情况。我把他自己给留在了游乐场,他到底能不能应付得了那边局面。

    我知道,叶玄那边肯定会有麻烦,没想到的是,他的麻烦不是来自于邪祟,而是来自于人。

    大概是在我追踪刘薇父亲电话之后,李云歌就带人找上了门来。

    叶玄那时候正跟几个学生聊得开心,一看见李云歌,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你来干什么?这里不需要二处。有我们机动科就行了。”

    李云歌不紧不慢的说道:“他们作为当事人,自然有选择由谁来保护自己的权力。”

    叶玄呸了一声道:“你们能干个狗屁!十多号人严防死守好几天,除了丢人,你们还干什么?”

    李云歌摇头道:“那你们又做了什么呢?抽走全部精锐保护张雨璇,把你留下看守这么多学生,难道不是弃卒保帅的想法么?”

    李云歌说道:“所有学生当中,真正能影响到异调局的人就只有张雨璇。只要她不死,就算别人都死光了,也影响不到你们的任务。况且,你们的任务只是保护他们十五天而已。”

    李云歌话一说完,留下的学生脸色全都白了,一个个面带狐疑的看向了叶玄。

    学生聪明,但不代表着精明,没有走上社会的人,永远不会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勾心斗角,更不会知道哪里是坑,哪里是坎?

    李云歌是在拿他们当刀,他们却在怀疑我和叶玄。

    叶玄这个时候却偏偏没法解释什么?我带张雨璇离开,带走大半人马是不争的事实,除非叶玄能开视频,让那些学生看看我究竟是在做什么,否则,他说什么都会遭到李云歌的反驳。

    李云歌抓的就是这个缺口,她知道,无论是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不会去接电话。除非是执行任务的人主动联系你。否则,你的任何一个电话都容易给他造成致命的危机。

    李云歌微笑着看向叶玄道:“现在,你不准备跟他们解释什么么?”

    叶玄冷笑道:“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术士不救寻死的人,这是术道上的铁律。他们愿意留下,我拿命护着他们, 他们愿意走,就算是圈在外面,我都不会伸一下手。”

    叶玄转身向那些学生说道:“你们谁想走他赶紧趁早啊!我没工夫,跟你们磨洋工。”

    叶玄这么一来, 那些学生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拿不定主意了。

    李云歌像是早就料到叶玄会来上这么一手,转身对着门口招了招手,门外很快走进来一个中年妇女:“闺女,快过来跟我走。咱家比不上他们张家,可也不能让人留下当炮灰。咱们回去,跟着道长去道观里住下,我就不信了……”

    那人拉着一个女学生转身出门之间,门外有涌进了十多个中年妇女,这个拽儿子,那拉闺女,没有一会儿的工夫,就冲乱了我部下的法阵。

    叶玄看着那些人拽着孩子出门也不动手阻止,任由着那些人各走各路。

    叶玄知道,自己阻止也阻止不了。

    李云歌能把那些人弄来,事先肯定是做足了准备,这些人过来之前,心里就已经认定了两件事儿,一是李云歌带来的道门高手能让他们的孩子化险为夷,二是我和叶玄已经把那些学生当成了牺牲品。

    叶玄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甚至是自取其辱。

    李云歌这一手不仅是在釜底抽薪,甚至还有几分想要对我们一击绝杀的意思。那些学生的家长不敢动张家,可不代表不敢碰我们。他们一旦联合起来,就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就算不能要我们的命,也足够让我们寸步难行了。

    最后一个学生想了想忽然又回到叶玄身边:“叶哥,我不能留下,但是我相信你。我……”

    叶玄一拍对方肩膀:“行!老弟。冲你这句话,你有事儿的时候,我去帮你。别人要是找上门来,可就别怪我心硬了。”

    叶玄说着话塞给那学生一件东西:“拿着,能救命。”

    “扔下!”那学生的母亲寒着脸道:“咱们不要他东西。这时候还想装好人,什么玩意?给我扔了!”

    “妈——”那个学生显然是对叶玄印象不错。

    “扔下,不扔下别叫我妈!”那女人厉声道:“你不扔下,我回头就让他们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