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她该死的甜美 > 正文 第九十章 快过期了
    戴无川回来的时候,刚好已经下了晚自习了,陆陆续续有人从教学楼里出来,之前安静的校园此时络绎不绝、人来人往。

    他低头看了眼校服右边腰侧裂开的口子,微微皱眉,从地上捡了个小石头朝着对面的狗叫声丢了过去。

    “嗷呜,嗷呜,嗷呜。”

    呃......,听声音,那只倔强的狗似乎中招了。

    他不自觉扬了扬唇角,快速朝男生寝室走去。

    戴无川回到寝室的时候,范华伟已经在宿舍里了。

    “无川,你回来了,大号吗?去了好久感觉。”范华伟一边吃着下午从食堂买回来的蒸山药,一边问道。

    戴无川的唇角难以察觉的抽搐了一下,没说话。

    “呀!你这时间太久了,是不是有痔疮啊!”

    戴无川:“......没有。”

    范华伟忽然挤眉弄眼的一副少有贱兮兮的表情,凑到戴无川跟前小声道,“你是不是像那个校医说的,去适度那啥一下了。”

    戴无川的脸都僵了,咬牙切齿道,“我只是去操场跑了一圈而已。”

    “哦啊!嘿嘿嘿,懂了。”范华伟接着吃自己的补肾山药,“咦,你这腰上校服破了一个口子啊?”

    “嗯,跑完回来的时候,在树上挂了一下。”

    “哦啊,好凶猛的树枝。”范华伟伸手拨了下那个口子,“还不小呢,回头我找人给你缝缝。”

    “好,谢谢!”戴无川应了一声,打开自己的柜子,乘着范华伟不注意,将手里黑乎乎的瓶子放进了柜子里。

    然后他装模作样地在柜子前翻啊,翻啊!翻了半天,也没翻出个花来。

    他顿了顿,继续翻。

    范华伟探个脑袋过来,“找东西啊?”

    “嗯!”戴无川唇角微微勾了一下,“找到了。”

    只见他从衣柜里拿出了一瓶《粘慈菴川贝枇杷膏》。

    “给,你的好兄弟今天不是咳嗽了,我这一瓶枇杷膏挺有效的,放在这都快过期了也没吃,你给她吧。”戴无川把枇杷膏递给范华伟。

    “哦,你说小枫呢吧!”范华伟伸手接过那个枇杷膏,拿在手里左右端详了一下。

    “[功能主治]:润肺化痰、止咳平喘、护喉利咽、生津补气、调心降火。”范华伟边念边点头,“嗯,应该是可以,不过......不过生产日期是上个月的啊,你确定要过期吗?”

    范华伟指着瓶子上的保质期,“三年保质期是。”

    戴无川睫毛微微颤了颤,一边脱校服一边说,“我看成三十天了。”

    “哦!”范华伟伸手,抓过戴无川刚刚脱下来的校服,“给我吧,一起了。”

    说完拿着‘快要过期’的枇杷膏和校服,出了宿舍门,左转,向前走了3步,一步不多一步不少,就来到了男生和女生宿舍的大铁门那里。

    铁门对面的第一个女生宿舍,就是高一(1)班的女生宿舍。

    范华伟朝那里一站,正巧看到廖小雅穿了个粉色小花花长袖长裤棉质睡衣,端了个洗脸盆走回来。

    “廖小雅,廖小雅,你来一下。”范华伟压着声音,在大铁门这边喊。

    廖小雅正要进宿舍,忽然听见大铁门那里有人叫她,忍不住大惊失色,“谁啊,变态吗?大晚上的。”。

    话虽如此,人却还是趴到了大铁门跟前,“范华伟啊,你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