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修罗战神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诡异的地宫
    他们两个人同时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但是发现自己的身后空无一物,所以这个时候两个人的心头虽然疑惑万分,但是因为丝毫找不出来,在自己身后有人的证据,所以到最后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了。

    可是到后来夏成龙越想这件事情就越觉得不对,他朝着僧人这边看了一眼,眼神当中闪露了些许的疑惑之意:“刚刚在咱们的身后,是不是有个东西?”

    僧人听到夏成龙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神情之上露出了一抹严肃之意,他冲着夏成龙伸出了一根手指,在嘴上这么轻轻的笔画了一下。

    夏成龙看到这个样子,当时也是明白了僧人的意思,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僧人亦是轻轻地笑了笑。

    两个人继续朝前面走着,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两个人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三条路,这三条路一模一样,而且在洞口之上分别写了三个大字,日,月,人。

    夏成龙和僧人两个人看到了这一幕,眼神当中同时闪过类似疑惑之意。

    僧人转过头来看了夏成龙一眼,神情之上也是一阵的紧张: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还能看到大华国的古阵法,这个地方,买的究竟是一个古楼兰的人还是大华国的人呀?”

    夏成龙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哪个宗教是信奉日月的,所以一时只见他,还真不知道这个东西究竟该当何解了。

    夏成龙挠了挠头,转过头来看了僧人一眼,眼神之中闪过了些许的疑惑之意:“前辈,晚辈有一事不解,还请前辈解惑。”

    这个时候的僧人,还没等夏成龙问,仿佛就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似的,当时也是轻轻的笑了笑: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这个地方,上面所写的这日月人三个大字分别代表着什么意思是吧!”

    夏成龙轻轻地点了点头:“的确如此,还请前辈解惑。”

    “这个宗教你不知道也算是正常,因为这个宗教根本就没有出现在任何的古籍上过,我记得先前在老夫年轻的时候,曾经听说过这个宗教,名为日月神教。”

    “这日月神教的信仰就是,日月,只不过那些人更先锋自己是堪比日月的存在的,所以他们叫中信奉的是三件东西,日月还有人。”

    “其实说实话他们所信奉的这些东西,其实说来倒是也没什么,但是因为他们的手段太让常人难以理解了,尤其是叫这当时的统治者,更难理解。”

    夏成龙听到僧人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面露一股疑惑之意:“他们到底怎么了?”

    僧人轻轻地笑了笑:“他们所信奉的人不是常人,而是那种转世轮回的人,尤其是当时他们那个所谓的教主,居然宣称当朝公主是转世的圣女。”

    夏成龙听到这大体上也是明白了,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出于礼貌依然没有打断僧人。

    僧人轻轻地笑了笑,然后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想必后来的事情你也应该猜到了,这个所谓的日月神教掳了当着的公主,其实要是一开始,他们没有将公主掳去或许还没有什么。”

    夏成龙转过头来看了僧人一眼,然后悠悠的说:“可是这一次偏偏公主叫他们给掳了去,皇上觉得自己的面子上过不去,所以当时也是勃然大怒,然后就派人将这个教给灭了,是吗?”

    僧人轻轻地点了点头:“你所说的的确不错,不过只不过是猜对了一半罢了,要知道皇上的手段可是要比你狠的多。”

    夏成龙听到僧人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一脸的疑惑,完全弄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当时也是转过头来看了僧人一眼,眼神之中夹杂了些许的疑惑之意。

    “具体还有什么东西是我没有猜到的,还请前辈解惑。”

    僧人幽幽的塌了一口气,眼神当中闪露了些许的无奈之色:

    “哎,要知道皇上可是比你狠的多了,那些敢得罪皇上的人,到头来都没有办点儿的翻身的机会,这些人也不例外,皇上将这个叫列为了邪教,将其搅面之后,把邪教教主的尸海挂在了城墙之上,以儆效尤。”

    “其实要说,这个日月神教或许真的是有点问题的,因为当时有大批的信徒,面对着朝廷如此严厉的拘捕,居然仍然敢顶风而上。”

    “只不过米粒之光岂敢同皓月争辉,那些人虽然说是不少,但是对于皇上来说也实在是微不足道了一点儿,没过多长的时间,皇上就派人把这日月神教的与你给抓了一个干净,而且无一例外的都给杀了。”

    “但是,即便是皇上到最后把这些人都给杀掉之后,他依然没有找到公主,皇上寻遍了这周围的小国,依然没有寻得,到了最后皇上也是直接就放弃了。”

    夏成龙这个时候,当时也是睁开了眼睛,朝着这边看了一眼,眼神当中闪露,出了些许异样的光芒。

    “那您的意思是,这个地方或许与先前大汉的公主有关是吗?”

    僧人听到夏成龙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排除有这种情况,但是具体究竟和公主有没有关系,也说不准,万一这古楼兰的那个国王也信奉这个日月神教也说不定。”

    夏成龙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过咱们该走哪条路呢?还请前辈指教。”

    僧人听到夏成龙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脸上流露出了些许的复杂之意:“我记得这日月神教的教义是,日为阳当头红光,给予万物与光明,照亮世间万物。”

    “月为阴,阴湿万物彻骨寒,视为晦暗,人为神人先人,普天之下,皆非完人,都需要太阳和月亮的滋润,二者缺一不可。”

    “而且这个所谓的日月神教向来以日为尊,月次之,人为最下,所以历任的日月神教的教主都宣称自己是太阳的子嗣,是与生俱来的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