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新手村中一千年 > 正文 第28章 是谁告诉你有凶兽的?
    自燃气泄漏的事件之后,老楼的住户们虽然对于稳当将消防员叫来的处理方式颇有微词,但对于稳当本人的态度,却是好上了不少。

    至少,他们在见到稳当的时候,都会主动打个招呼,最不济也会笑着点点头。

    毕竟,稳当也是为了他们好,只是处理的方式有些过于谨慎了而已。

    不过,在这些住户之中,张大妈母女二人对于稳当的态度……却是有些过于友好了。

    父亲走的早,母女二人一直相依为命,这便是张莉莉母女的基本情况。

    虽然因为家中房产较多,所以他们在生活上倒并不算拮据,但有些情感的缺失却是再多的金钱也无法弥补回来的。

    所以,母女二人之间的感情,是要比普通的正常母女之间,还要更复杂和深切的多的。

    尤其是在会失去对方的可能面前,母女二人的神经要脆弱的多。

    也正是因为这样,两人对于稳当这个救下了他们生命中最终要的人的大恩人,自然也就是抱有着比其他住户还要多的感激了。

    再加上稳当的颜值的确十分出众,而张莉莉又是这么大了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所以……

    嗯,没错,简单的说,就是张大妈和张莉莉已经分别把稳当看成了女婿和男朋友的优质候选人了。

    如果不是稳当现在还在读大学,张大妈母女对稳当的态度,可能还会更“友好”一些。

    对于房东母女心中的想法,和其他住户一样,稳当自然也是有所察觉的。

    只不过……

    不管张莉莉的个人条件如何,稳当肯定都是不会对想要用煤气罐跟他同归于尽的人有任何的兴趣的。

    ……

    对于张大妈伸过来的援手,稳当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在隐蔽之中,能冒着被龙裔凶兽发现的危险出声提醒,已经是稳当顾念往日情分所能做出的最大妥协了。

    至于离开草丛,跑去跟其他住户汇合这样如同活靶子一样的事情,稳当是肯定不会去做的。

    一时间,空气中的氛围和张大妈伸在空中的右手,全都僵住了。

    见状,深知张大妈和稳当两人性格的周果果赶紧上前一步,用自己宽大的身躯挡在了两人中间,笑着解释道:

    “张婶儿,您可能还不知道,现在的地球跟咱们以前生活的地球不一样了!”

    周果果说话时的表情略微有些夸张,但却并不是在演戏,而是在努力掩饰着内心之中的恐惧。

    在他看来,所有经历了昨晚巨变的人,此时心中肯定是或多或少的隐藏着一种对于未来的恐惧的。

    面前这位曾经无比强势的房东大妈,此时肯定也是如此。

    而他周果果虽然扑街、交不上房租、体重超标、颜值低、胆子小……但!他毕竟是个男人,怎么样也得表现出几分男子汉的气势出来。

    然而……

    “嗤……周果果,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敢去澄龙村?

    挺大的个子,就这么点胆子?”

    一声嗤笑之后,张大妈直接就是给了周果果一个十分不屑的笑容。

    跟稳当说话时,张大妈自然是温声和气的。

    但跟欠了自己6个月房租周果果说话,那就是根本不用有任何的客气了。

    瞬间,张大妈身上那股老楼阎王的气势,便又是升腾了起来。

    闻言,在对世界巨变的所有信息全都是刚刚从稳当口中得知,而并非自己亲眼所见的情况下,周果果直接就是被张大妈身上的气势给镇住了,下意识的缩了缩头,小声道:

    “您……您也去过澄龙村了?”

    “废话,你以为你张大妈我会害怕去那个什么澄龙村吗?

    告诉你吧,你张大妈我不但去了,还在里面住了好几个星期呢!”

    翻了个白眼,张大妈的吐沫星子直接就是喷了周果果一脸。

    低了低头,周果果气势更弱了,只敢小声嘀咕道:

    “不……不是据说有种什么特别凶猛的怪兽,叫什么……龙什么凶兽的,会专门猎杀咱们人类吗?您……不害怕吗?”

    闻言,张大妈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果果,道:“呵呵,怕,怎么不怕?龙裔凶兽你张大妈我能不怕吗?”

    周果果眨了眨眼,疑惑道:“那您……”

    没等周果果说完,张大妈直接就是挥手打断,反问道:“龙裔凶兽我自然是怕的,但是,周果果,我问你,是谁告诉你这附近有龙裔凶兽的?”

    周果果微微一愣,下意识道:“是……稳当?”

    张大妈挑了挑眉,轻声道:“呵呵”

    周果果:“……”

    猛的一拍脸,周果果终于想起来他在紧张之下忘了件什么事了。

    没错,稳当的判断的确一向都非常的正确,但那只是在意外真的发生了的情况下。

    而每天稳当所觉得能够发生的意外数量……

    周果果甚至都不敢去想,因为正常人的脑内存可能不太够用。

    明白了自己错在哪里了之后,周果果当即就是想向张大妈好好询问一下与新世界有关的事情,然而,刚一开口,周果果便是发现自己又忘了一件事情。

    “呕~~~”

    “哎呦喂!倒了血霉了!周果果你干什么!?”

    “对不起,张大妈,我不是故……呕~~~”

    “周果果!!!”

    被周果果吐了一身的张大妈直接就是怒了,伸手就要去抓周果果的耳朵。

    然而,在手指划过周果果脸颊的时候,张大妈却是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粘腻感。

    “嗯?你脸上粘的这是什么东西?”

    夜色之下,张大妈并没有看清稳当和周果果此时身上的状态,自然更看不清自己手上所粘的物体了。

    再加上周围的空气中本就弥漫着一股异样的腐臭味,为了判断手上的物体,张大妈只能将自己的手指伸到了鼻子前,轻轻嗅了一下,然后……

    “呕!!!”

    那一幕,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马桶堵住了还非要不停冲水。

    吐完之后又干呕了好一阵儿之后,张大妈才是终于缓了过来,当即就是怒道:

    “周果果,你是不是被吓傻了!?

    你往自己脸上抹狗屎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