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新手村中一千年 > 正文 第30章 稳当,不要怕,姐姐来了!
    魂力护盾的防御方式终究还是被动的,所以在身上和皮肤上已经沾上了泥土的情况下,想要再通过激发魂力护盾来去除这些泥土,那肯定是无法办到的。

    就像猎人们在激发魂力护盾的时候,他们身上的衣物并不会被破坏是一个道理。

    所以周果果身上的泥土和狗屎……嗯,肯定是要物理的办法才能清除掉的。

    “稳当,你坑我!”

    这句话周果果自然是不敢当着稳当的面喊出来的。

    毕竟他再怎么说也是跟稳当做了这么长时间邻居的人,对于稳当的行事风格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的。

    简单的说,招惹了稳当的人,当时可能并不会有什么事,可一但等稳当准备好了万全的方案……

    只是想一想,周果果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哪怕是面对欠了六个月房租的张大妈,被逼急了周果果也都是敢顶撞两句的,但如果是面对稳当……

    周果果觉得不作不死这四个字,就是对敢于招惹稳当的人的最好评价。

    所以,周果果也就只能把对于稳当的不满,深深,深深深的埋藏在心底了。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连狗屎都吃了一点的周果果也是终于挤出了一点急智。

    直接向前一步,周果果打算要先从张大妈这里收集到一点嗯……正常人对于猎场世界的认识与知识,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像抹狗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那个,张婶儿……”

    “你别过来!你离我远一点!你刚刚是不是真的吃到了一点……呕……”

    看着周果果那突然放大的胖脸,张大妈直接就是又回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而一想到周果果刚刚拍脸的动作,张大妈就是情不自禁的又吐了出来,并且吐得更凶了。

    周果果:“……”

    ……

    距离老楼小区几公里远的一处空地上,一道窈窕的身影,刚刚从身后的别墅区中走出,正缓缓的奔跑在月光铺成的大道上。

    呼吸均匀,步频稳定,蹬地轻盈而有力。

    从皮肤的光滑与弹性程度来看,这位少女似乎只有15、6岁的年纪。

    但她的双眼之中,却是时不时的会散发出一种,远超其21岁实际年龄的淡定与稳重的光彩。

    少女身上穿戴着全套的皓月澄龙银鳞凯,背负一柄中型秘法银龙斩月刀。

    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强大的星辰级女猎人,正在进行饭后的消食运动一样。

    但是,如果真的有高阶猎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他们便会发现,少女身上的这套星辰级顶级猎装虽然已经与她形成了灵魂联系,但却根本没有任何被激活的迹象。

    这也就意味着……这套星辰级的顶级猎装目前的作用只有……好看。

    嗯,这样说也不准确,毕竟再怎么说这也是一套真正的星辰猎装,虽然没有被激活任何的星辰级力量,但其本身的坚固程度,却也绝对不是任何星辰级以下的力量所能够破坏的。

    简单总结一下就是……好看,且结实;大概有钱;乏味、且枯燥。

    除了身上这套有钱……嗯,华丽无比的星辰猎装之外,少女本身的颜值和身材也是极其出众。

    如果是在旧时的地球上的话,这位少女光凭借其那1米75、犹如黄金分割模板一样的完美身材,和跟天后姜初夏有着九分相似却不弱丝毫的颜值,她只要敢出家门,就一定会被星探们堵在家门口。

    万幸的是,在已经化为猎场的地球上,并不会再有什么星探来干扰少女的月下漫步了。

    又跑了一分多钟,少女的额头上开始渐渐的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似乎是有些累了。

    不过,她的呼吸仍旧十分平稳,如果能坚持一下的话,至少也是可以再多跑上一阵子的。

    但这位少女却是没有任何再坚持的意思,直接就是停下了脚步。

    来到一块刚好可以当做凳子的碎石块儿旁,手上白光一闪,石块上的灰尘便是直接被魂力护盾的力量给清扫了个一干二净。

    瞬间,豆大的汗珠便是顺着少女的脸颊滴落了下来。

    显然,这次的魂力爆发对少女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力与体力消耗。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少女本身的实力并不高,也许只有不到一星,甚至有可能只是刚刚觉醒魂力的程度。

    对于一位见习猎人来说,以如此浪费的方式使用魂力护盾,显然是一个极其不明智的决定。

    在猎场之中,尤其还是在这样空旷的环境中,一旦因为精神力消耗过大而晕睡过去,那就绝不是着凉那么简单的下场了。

    但少女的脸上却是并没有露出任何紧张的表情,她只是不慌不忙的坐在了刚刚清扫过的石块上,右手在皓月澄龙银鳞凯的腰带上摸了一下。

    下一秒,一个散发着七彩光芒的皮质小腰包便是凭空出现在了少女的腰间。

    从中拿出一瓶深紫色的药剂,少女小嘴一张,整瓶的药剂便是被直接喝了个精光。

    看着渐渐化作星光消失在空气中的药剂瓶,少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认真的表情,轻声的喃喃道:

    “师父制作的高阶完全回复药剂已经不多了,我必须在所有药剂都消耗光之前,赶到弟弟的出租房附近才行。

    按照母亲的描述,弟弟他此时应该有很大的概率正躲藏某个不起眼的草丛之中,所以我要找到他的话,恐怕还要多费上一些时间才行。

    稳当,不要怕,姐姐马上就来找你!”

    又是魂力一闪,稳如歌额头上的汗珠便是随之散落,犹如在荷叶的表面上流过一样,顺着皓月澄龙银鳞凯的边缘坠落入到泥土中。

    心念着父亲口中那个胆小怕事、没有出息、畏首畏尾、难成大事、肯定找不到女朋友、说不定会被山齿兽给咬死的弟弟。

    稳如歌当即便是站起了身,向着母亲所指明的方向加速跑去。

    一想到自己那位胆小的弟弟,此时正浑身颤抖的躲在草丛中的样子,稳如歌便是心如刀绞,恨不得立即用光仅剩的几瓶回复药剂,立刻就赶到弟弟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