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0.7 礁石海湾
“阿盏!阿盏起床啦!”

    “啊……啊?!来了!”

    唐嘉站在门外好笑的看着衣服穿了一半的阿盏,然后伸手替她把拖到了地上的衣带拎起来,语气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和埋怨。

    “怎么这么着急?”唐嘉晃了晃手里的衣带。

    “哎……?”睡眼惺忪的阿盏在看到鱼墨的脸的时候骤然清醒,她在一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脸登时红到了脖子根。“你干什么!”

    阿盏大叫一声,连抢带夺的从唐嘉手里把衣带夺回来,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间门,只留下唐嘉一个人站在门外,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阿盏背靠着门大口的呼吸,她脸上的余温还没散去,嫣红的色泽象征着她烦乱的心情。而让她感觉到不安的原因并非是衣冠不整的出现在唐嘉面前,而是被唐嘉的声音打断的梦境。

    阿盏睡眠素来清浅,夜里还多梦。但在教堂里住了这些日子,阿盏却一个梦都没有做过。直到刚才,她才迎来了离开月光岛后的第一个梦境。

    那是一间狭小的房子,房子里有一张木质的床铺和一扇开了一条缝隙的窗。阿盏感觉到自己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耳边却不断的有声音在催促她:“阿盏,阿盏起床了,该醒了。”

    “我醒着呢。”阿盏在梦里这样回答。

    但那声音却仿佛没听见似的,她仍旧在重复着刚才的话:“阿盏,该醒了。”

    这时候,阿盏似乎听见了耳边传来海浪的声音,然后她看到房子的墙壁开始斑驳脱落,而身下的床也开始摇晃不止。

    这是在海上!

    阿盏瞪大了眼睛躺在床上,却一动也不能动,渐渐的,她感觉到海浪逐渐大了起来,湿漉漉的海水让她感觉到浑身不自在。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巨浪朝着她的面门就扑过来!

    几分钟之后,阿盏穿好了衣服重新打开了房门。

    唐嘉还站在门外,挑了挑眉梢埋怨她:“你怎么每次起床都和逃命似的。”

    说者无意而听者有心,阿盏的脸色明显一顿,然后没再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袖子,便连忙把话题转开。

    “你叫我什么事?”阿盏问。

    听到阿盏这么问,唐嘉才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恍然道:“啊,今天啊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你去么?还有我最好的朋友在那里呢。”

    “好玩的地方?”阿盏不解的皱了皱眉头。

    自从那件“将军生女”的案子发生之后,整个瞭望城里便陷入了一种沉寂。古特里将军的亲卫队把这个小小的瞭望城包围的水泄不通,经常有成队的士兵在街道上巡逻,渐渐的整个城里的人都不爱出门了。

    这个时候,哪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就算有,谁还敢去?

    无论谁敢去,阿盏却是万万不敢去的。要知道她此时避着那些士兵还差不多,哪还有送货上门的好事?

    但唐嘉却没把阿盏的担忧放进心里,他仍旧是一副乐呵呵的笑脸,拉着阿盏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安慰道:“你怕什么啊,我又不能把你卖了。”

    阿盏的脸又苍白了几分。

    不过唐嘉并没有看到阿盏的脸色,他生拉硬拽软硬兼施的把阿盏攀上瞭望城后的那一座礁石山崖,然后指着面前无垠的大海说:“喏!到了!这就是我说的地方!”

    阿盏站在唐嘉身后,她看看面前的海岸又看看唐嘉,却心惊肉跳起来。

    这正是那天白天,阿盏藏身的那片礁石海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