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53.拯救
“铃……铃……铃……”

    一阵铃声从远处响起来,唤醒了吴宴的意识。

    这是……系魂铃的声音?!

    吴宴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此时已经日暮,阳光不像白天那样晒人,在红彤彤的日光下,吴宴听见了一阵铃声由远及近。

    似乎是有人来了。

    吴宴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努力的看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心里居然隐隐泛上了期待。

    是谁呢?是来救我的么?

    几个人的影子被拉长,逐渐出现在了吴宴的视线里。

    而与此同时,阿盏正被云端牢牢的看守着,就差没有找根绳子把她绑在柱子上了。

    按照汤宋罗的安排,云端与阿盏留在这里等着消息,实则是云端要照看阿盏让她不能够乱跑。

    其余以汤宋罗和杜朗克为首的几个人则按照原路返回去寻找吴宴的踪迹。

    阿盏无所事事的靠在石门边上发呆,而耳边云端喋喋不休的抱怨却一刻都没有停下来。

    “这下好了,又要耽搁一天。”云端颇为不满。

    “本来陪你来这种地方就是疯了,现在还要去找什么奇怪的人,阿汤也真是的。”云端斜着眼睛瞥了阿盏一眼,从唇中弹出两个字。

    “疯子。”云端说着,把头扭到了一边,便不再和阿盏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阿盏却一下子从地上弹跳了起来,她好像溺水的人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一双眼睛也满是焦灼。

    “阿宴?阿宴!”阿盏突然这么叫喊起来,并像寻找着什么似的四处张望。

    云端被阿盏吓了一跳,她讶异的看着阿盏,然后说:“真怀疑你的癔症到底好了没有。”

    而阿盏则一下子回过头来,她拽着云端的袖子,然后问:“云端,你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

    云端的嘴角抽了抽,她嫌弃的把自己的袖子从阿盏的手里拯救了出来,然后低声抱怨:“有病。”

    诚然,云端并没有听见除了呼啸的风和砂砾被卷起的声音之外的声音。

    阿盏呆呆的站在原地,她是真的,真真切切的,完完全全的听见了吴宴的声音!

    “救命……”吴宴的声音细微而孱弱,但是她却不停的呼喊着:“救救我……”

    吴宴感觉到自己仿佛站在一条黑白分明的分界线上。

    自己的这边是死亡,而那边则是生还。

    一阵一阵的铃声在吴宴的耳边响起,那几个人逐渐走近,吴宴终于看清楚了来的几个人。

    是两个雇佣商团员。

    吴宴并不知道汤宋罗是从哪里带来的这两个人,但据他所说是雇佣兵性质的随从。

    此时,这两个人正从吴宴的面前走过。

    “大人真是的,非常我们来找什么人,这鬼地方能有什么人?”其中一个如此抱怨道。

    “就是就是,咱们逛逛就回去吧。”另一个也这样附和道。

    他们完全没有看到在离他们不远的沙地里,奄奄一息的吴宴。

    这就是结界的力量。

    明明近在眼前,却难以被发现。

    这两个人的话就像冰冷的刀子一样深深的刺透了吴宴的希望。

    他们脚上的铃声就像是一种催命的召唤一样。

    吴宴躺在地上,心里有两个声音不停的斗争着。

    一个说“放弃吧,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而另一个却说“不能放弃啊!自己都放弃了怎么能让别人救你呢?!”

    这两个声音在吴宴的耳边盘旋着,吵得她头晕眼花。

    铃声似乎要走远了。

    等等,铃声?!

    吴宴突然想到了系在自己脚腕上的系魂铃,她用仅剩的力气爬起来,拼命的摇晃着从脚上解下来的系魂铃。

    果然,这包含着奇迹力量的铃声,穿透了结界!

    “哎?你听见什么声音没有?”其中一个人突然停下来脚步。

    “没有啊……等等,好像有铃声?”另一个侧耳听了一下后,突然惊讶起来。

    “对啊,铃声……”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又低头看看自己系在脚踝上的系魂铃,摇了摇头。

    “听错了吧。”一个人说。

    “走吧。”另一个人也这样说。

    吴宴拼命的摇晃着手里的系魂铃,但那两个人还是越走越远。她感觉到深深的绝望,这种绝望并非是面对死亡的绝望,而是在此前的许多年里,人们对她视而不见的绝望。

    一个不被世界认可的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吴宴花了很长时间思索这个问题,却从来都没有得到答案。

    放弃吧。

    吴宴这么说着,狠狠地,把手里的系魂铃丢了出去。

    这系着红线的铃铛被丢进沙地,发出沉闷的声音。

    吴宴似乎丧失了所有的力气,她躺回了地上,感觉到有风吹过。

    夜晚就要来了,今晚一过,她恐怕就会被流沙掩埋到地下,真正的死去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宴只觉得自己身上开始掩埋上了沉重的沙,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听见了一声呼唤。

    “吴宴!吴宴!咱知道你在这!你快出来啊!”粗犷的男声中夹杂着痛苦,杜朗克的呼唤声唤醒了吴宴的意识。

    “杜朗克……”吴宴张了张嘴,却根本没发出什么声音。

    她的呼吸让沙掩埋住,只能通过眼睛的缝隙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在暗色的夜色里攀爬。

    杜朗克认定,吴宴就在这里。

    下午那两个人去和杜朗克汇报时说漏了嘴,不但被杜朗克揍了一顿,还硬拉着回来找这个地方。

    他们看着急的像个孩子似的杜朗克不停的在沙地中寻找着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

    “杜朗克……”吴宴艰难的伸出手来,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却怎么也触碰不到他。

    两个人的手就差一点点就可以相遇,但吴宴却知道,对于他来说,自己只是一个虚无的影子而已。

    吴宴趴在了地上,她看着杜朗克的身影,却觉得有些安心。

    这么说来,就值得了吧。

    吴宴这么想。

    在最后也知道朋友没有放弃,也知道有人在乎,这就足够了吧。

    吴宴闭上眼睛等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几滴温热的水却滴到了她的脸上。

    她睁开眼睛,却看见两眼通红的杜朗克,他的嗓子有些沙哑,却那么动人。

    “咱终于……想起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