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100.进入黄泉
    卿盏伸出手来牵着沈镜双,两个曼妙的少‘女’行走在绿‘色’的草甸上,步履间带动着衣襟磨蹭在草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首发)

    一蓝一粉的身影逐渐向着草甸深处走去,她们是安静的,恬静的,是微笑的,安然的。

    汤宋罗跟在卿盏的身后,远远的望着这两个人,却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一样。他摇了摇头,却琢磨不到头绪,于是便轻轻的笑了笑,不再追究。

    或许是因为关于卿盏的任何事情,都会让他感觉到紧张吧。

    汤宋罗是无法进入黄泉之‘门’的,他只能够在外围静静的等待。

    而卿盏则要带着沈镜双,来到一处参天大树之前。

    这是夜阑古都的一处名胜,说出去也都有人知道的,这便是五百桃。

    所谓五百桃,其实是一棵生长了起码有五百年的参天大桃树,每逢‘春’季,桃‘花’盛开的季节,这里的桃‘花’便压满了枝头,它们被风吹起,形成了有名的落英缤纷。

    此时虽然已经不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了,不过翠绿的叶子已经覆盖了所有的枝头,偶尔有粉‘色’的‘花’朵尚未掉落,固执的攀附在树枝上。

    地上还有些零散的‘花’瓣,它们半掩入土地中,成为了来年树木生长所需的‘肥’料。

    这就是轮回,是更替,是万物生生不息的法则。

    沈镜双站在树下,她一身粉衣与这桃树格外的相衬,她见了这桃树,便欢喜的分开了卿盏的手,然后笑着跑过去,回眸时,竟有动人心魄的风情。

    卿盏看着她笑,或许这便是她这一辈子最后的记忆了。

    人类是以记忆繁衍的生物,倘若记忆消散,这个人本身便也不再存在,他只能被称为是一个新的人,而非过去的那一个人了。

    哪怕哪里都一样,也无法再一样。

    因此卿盏并不害怕沈镜双知道一切,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欢笑,然后走到树下,取出了一柄小匕首。

    沈镜双站在树下,她扶着树的身子笑道:“这地方真不错,我会死在这儿吧?”

    卿盏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她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死或者不死,有什么区别呢?

    索‘性’沈镜双并不需要得到答案,她只是轻轻笑了笑,说道:“你的东西,我都还给你。这大概就是我的一生。”

    卿盏只是沉默,她知道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总会多想。她无需陪伴她悲‘春’伤秋,卿盏所想的,是如何给沈镜双安排一个崭新的身份,能够安然幸福的生活下去。

    她无法在沈家村继续生活,只能离开这个地方了。

    如此想着,卿盏便划开了自己的手指,晶莹而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手指流下来,滴落在桃树根部的土地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世人都知道这五百桃是奇迹,却不知道这正是此处黄泉之‘门’的入口。

    随着卿盏的血液的滋润,一瞬间,整棵树的叶子都变成了令人惊异的浅蓝‘色’,仿佛有水贯穿了树的所有脉络,把这种‘色’泽送到了所有的细枝末节。

    沈镜双仰面看着,然后对卿盏笑着说:“还能看到这种奇迹,真是不遗憾了。”

    卿盏便笑着拉起了沈镜双,她说:“跟我来。”

    五百桃发生了惊天的变化,粗壮的树干丰盈起来,而后变成了一道透明的‘门’。

    ‘门’虽然是透明的,可‘门’内的景‘色’却是看不见的。

    卿盏牵着沈镜双径直走了进去,却听见身后似乎有什么声音。

    她回过头来,却见到了汤宋罗飞奔过来,口中还呼唤着她的名字。于是卿盏笑了笑,对着汤宋罗摆了摆手。

    而后树‘门’彻底关闭,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从五百桃树的‘门’中走进去,原本是漆黑一片的。

    不过随着两个人的进入,周围似乎亮起了光。

    这种光不是烛火的光,而是好像日光倾泻下来一样。

    逐渐适应了这其中的光亮之后,卿盏才发现。这树中的空间格外宽广,但主要原因并非地域宽广,而是他们本身所占的空间变小了。

    卿盏抬头望去,周围的环境是接近透明的,所以才会有外界灿烂的日光倾泻进来。而她低头看时,却发现自己也变成了那种类似于透明的存在。

    恐怕这就是占星所说的魂魄之体了。

    卿盏仔细观测了自己的身体一下,却发现她的要比沈镜双的更加透明,其中有几处魂魄经脉上还有断裂的痕迹,这陈年旧伤恐怕是占星师父留下的。

    索‘性’这些东西不痛不痒,要不然得疼成什么样子啊。

    卿盏怜惜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然后又打量了一下沈镜双。

    沈镜双显然是有些惊着了,她愣愣的站那里,看了看卿盏,又看了看她自己。

    显然她的魂魄要比卿盏的完整许多,这让她看起来更接近于一个真实的人。

    只是‘色’泽看起来有些奇怪,这种事卿盏并不了解,恐怕是因人而异的了。

    时间不能够多耽搁,卿盏想着便从随身之处取出了一面小镜子。

    这面镜子构造古朴,正面是昏黄的镜面,而背面则是与传魂刃上相同的繁复‘花’纹,看起来让这面镜子平添了历史感。

    但是如果仔细的看,就能够发现这面镜子上有着奇异的光泽,这些光泽是有规律的,仿佛也会缓缓的流动。

    这恐怕就是还魂镜与一般镜子的不同之处了。

    卿盏拿出镜子面相沈镜双,两个‘女’孩面对着面,然后低声念道:“天地九重,浊清自知。黄泉碧落,潜心寻人。上有一魂,清清了了。下有一魄,浊浊昏昏。”

    卿盏不停的低声呢喃着这咒语,她周身便散发出瑰丽的光芒,这光芒聚会于她手中的铜镜中,顿时盛大的光华从镜中倾泻而出,照亮了沈镜双的全部!

    在盛大的光华中,沈镜双的表情却显得不算太好。她微微皱了眉头,脸上逐渐浮现出喜怒痴嗔等表情。

    然而,这些表情一一掠过,最终,沈镜双竟然‘露’出了凶恶的表情。在下一刻,她几乎是扑向了卿盏,一双形容枯骨的手,紧紧的扼住了卿盏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