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141.刺杀失败和回程
    “对不起,大人。我失败了。”含笑单膝跪在黑衣男人的面前,低着头赔罪。

    她的手中拿着一柄‘精’致的匕首,并双手承载黑衣男人的面前,说道:“请大人责罚。”

    此时黑衣男人正坐在桌边与夜未下棋,他见到含笑如此,也并不说话,只是对着棋盘发呆,并催促道:“夜未,你落棋可越來越慢了。”

    “大人……”夜未于心不忍看着跪在地上的含笑,便忍不住开口想要为她求情,然而黑衣男人却摆了摆手,声音里有点笑意。

    “紧张什么?”黑衣男人说着,抬起头來看了看屋外的太阳,已经斗转星移,从屋顶的一边移到了另外一边了。

    似乎是坐的有些久了变得很累,黑衣男人便起身走了两步,活动了一下自己全身的筋骨,而后居高临下的对跪在地上的含笑说:“跪了大半天了,罚的差不多了,起來吧。”

    含笑的身体明显一震,而后她更深的低下了头,说道:“含笑犯了大错,辜负了大人的信任,含笑理应受罚。”

    黑衣男人似乎对含笑的固执很沒有办法,他摇了摇头,似乎觉得有点好笑,然后拍了拍含笑的肩膀。

    “这么久沒见,含笑你还是这么的紧张。真不知道你人前是怎么做到的。”黑衣男人如此感叹道。

    夜未似乎明白了黑衣男人的心思,他从棋盘上放下了一颗棋子,而后说:“大人还不知道?含笑见了大人,哪回不是这样的?”

    黑衣男人无奈的耸耸肩,却收起了笑意,低下身來扶含笑,并说:“我早就知道,你这一次,很有可能不会成功。”

    “不过,你先起來,然后具体说说,是怎么一个不成功法?”黑衣男人扶起含笑,并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凳子,示意含笑坐过去。

    听到黑衣男人这样说,含笑的脸上出现了复杂的表情。一方面她对自己失误的愧疚而降低了,另一方面她却为大人并沒有对她有太高的期待而感到忧愁。

    一直以來,含笑都为自己的优秀而感到骄傲。

    如今,那一个‘女’人却打败了她唯一的骄傲。

    在含笑此前的职业生涯中,她从來都沒有失败过,但是这一次,她失败了。

    “我顺利的潜入了她的房间,当时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在睡觉,我觉得沒有问題,却被一阵蓝光弹开了。”含笑说。

    黑衣男人对含笑所说的蓝光非常感兴趣,他端起來茶盏而后问道:“什么样的蓝光?”

    “非常坚硬的光,每当我对她产生了伤害的念头的时候,那蓝光就会出现。”含笑补充道。

    “我还想再试一次的时候,她却突然醒了,我沒有办法,所以就离开了。”含笑说到这里,语气中出现了浓浓的愧疚感。

    “这不是你的错,不过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消息。”黑衣男人的心情不错,他挥了挥手说:“看样子,我也要出发了啊。你们几个人安排好这些事情之后,和我在白翼城汇合。”

    “大人要去白翼城?”一听说黑衣男人要去白翼城,含笑整个人看起來都紧张了起來,她腾地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來,瞪大了眼睛问。

    “别这么紧张。去逛逛又怎么了。”黑衣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抚平了袖口的纹路,然后说:“我也要去准备一下了,走了。”

    说罢,黑衣男人便像一阵风一样的走了。

    话说另一边,卿盏几个人也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在砍东风的帮助下,几个人已经准备好了行走的马车,而他们的目标,不约而同,也是白翼城。

    从鸣音城前往白翼城可以直接行走陆路,大概要在路上行走半个月左右,就算有奇迹之力的加持,也仍旧需要十几天的时间。

    这一次前往白翼城,卿盏也是受到了占星的邀请。

    占星已经知道了卿盏已经收集到了几份力量的事情,但是如今莫扎克大陆上岌岌可危,卿盏再在外面行走,免不得遇到战争。

    要知道战争是最无情的武器,无论卿盏的身份到底有多么的特殊,一旦遇到战争,也会在其中受到伤害。

    于是在征询了汤宋罗的意见之后,几个人便向着白翼城的方向去了。

    如今卿盏已经收集到了杜月白、燕茹和寒烟身上散落的力量了,其余还有一个宋姓‘女’子的力量,卿盏还不知道她在哪里。

    另外,便是失去记载的几个人了。

    这个时候,卿盏需要占星的帮助。

    “啊,终于要出发了。”马车在鸣音城的路上咕噜噜的行走着,卿盏趴在窗口上看着窗外闪烁过的风景,才确信自己真的要离开这座城了。

    正在卿盏发呆看风景的时候,却有一个男人直接拦住了几个人的车辆。

    他笑眯眯的走上前來,对着卿盏打招呼,说道:“姑娘,原來是你啊。小兄弟也在这儿?事情解决了沒有?”

    这个人正是唐赋。

    唐赋的第一句是对卿盏说的,另外一句却是对着伊麟说的。

    卿盏想到自己曾在伊麟的身体里和唐赋碰见过几次,便觉得有些尴尬起來,于是她扯了扯伊麟的袖子,拉着他一起和唐赋打招呼。

    注意到了卿盏几个人的马车,唐赋眯着眼睛笑了笑,问:“你们这是要离开鸣音城了么?要去哪里?”

    “是啊,我们要去白翼城。”卿盏想都沒有想,就这样回答了。

    “真巧,我也正要去都城呢。”唐赋却如此回答。

    卿盏这才注意到,唐赋的身上背着几个不大的包袱,俨然也是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

    “妹妹出嫁,我总要先去瞧瞧。”不等卿盏问什么,唐赋便先这样坦白了。

    “原來是这样啊……那先恭喜啦。”卿盏笑眯眯的说。

    原本对于卿盏这种沒头脑说出來的行径,汤宋罗还是非常不满意的,不过他发现这个少年也是沒大脑的样子,于是也就沒有再多说什么了。

    “说不定我们在白翼城还能再见面呢。”卿盏心情不错,于是多嘴了一句。

    “那可不行了,我到现在还沒找到马匹,不知道怎么回事,城里的马匹都被买走了,估计我是追不上你们咯。”唐赋这样惋惜。

    卿盏的脸一下子红了,这城中的马匹实则都是被他们和砍东风买走的,这样一來,唐赋沒有找到可用的马匹也是正常的了。

    听到这两个人的对话,汤宋罗便说:“如果不嫌弃,阁下跟着我们一起走吧,反正也是顺路。”

    “这样真的可以么?”唐赋似乎有些吃惊的样子。

    “当然啦,上來吧。”卿盏见汤宋罗松口,自然也是欢迎的,毕竟眼前的这个少年也曾经帮助过她两次,怎么说都是有好感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唐赋客套一句,行了一个礼,便上了马车。

    带上了这个新的成员之后,一行人终于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鸣音城,想着白翼城再次进发了。

    dd热‘门’最快更新,欢迎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