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151.真正的公主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卿盏看到周围那些拉紧了帘缦的‘床’都颤抖起來,随后紧紧拉着的帘缦被徐徐拉开,一个一个纤细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阴’影中。

    虽然看不真切,但卿盏仍旧能够辨认出,这些身影皆是‘女’子。

    她们的衣着雍容,长发及腰,在动人的音乐中翩翩起舞。

    她们各自围绕着,旋转着,在空旷的城堡中,开始了她们自己的舞会。

    这些‘女’子中,有一个为首的‘女’子,她身穿着白‘色’的礼服长裙,层层相叠的裙摆旖旎在地下。她在人群之中径直走到卿盏的面前,而后彬彬有礼的对她伸出了手。

    “欢迎加入我们的舞会,美丽的姑娘。”‘女’子的声音温软,在字句的咬合之间显得高贵又柔和。

    卿盏蜷着‘腿’坐在‘床’上,她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她生着一张圆润的脸,看起來可靠又沉稳。

    这‘女’子的眼睛明亮而真实,但周身却闪烁着微蓝的光,让她看起來有些单薄和透明。

    卿盏歪了歪头迟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而后她迟疑了一下,伸出手來,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这‘女’子的手上。

    在卿盏的手接触到这个‘女’子的皮肤的时候,卿盏感觉到了一阵虚无的暖意。

    她似乎无法真实的触碰到眼前的这个‘女’子,但是却能够感受到,來自她身上的深层次的暖意。

    卿盏跟着这个‘女’子來到了人群之中。

    这个‘女’子在人群之中的威信还是非常高的,见到她走过來,那些翩翩起舞的‘女’子便都为她让开了一条路,并汇聚到成了一个半圆形,围绕在这个‘女’子和卿盏的身边。

    跟着这个‘女’子走到中间后,卿盏才注意到这里原來竟然有一个高台。

    ‘女’子优雅的提起裙摆走了上去,而后牵着卿盏的手,俯视着众生。

    “亲爱的姐妹们啊,二十年过去了,盛大的舞会终于又开始了!让我们欢迎这个美丽的姑娘吧!”随着‘女’子的话音落下,其余的‘女’子都‘露’出了得体的笑意,她们纷纷鼓掌,并且低声的细语。

    “吾辈名为白鸢,乃白翼城开国公主。”‘女’子这样自我介绍道。

    等等等等等等……

    她是谁?!开国公主?!

    卿盏感觉自己的脑子一下子懵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要是开国公主的话,少说也有好几百岁了吧,怎么会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眼前?

    这白鸢看起來不到三十岁,或许因为保养良好,她的一双眼睛也并不会暴‘露’她的年龄。

    似乎是察觉到了卿盏的心思,白鸢委婉的一笑,‘唇’畔便显现出两个梨涡,显得她愈发巧笑嫣然。

    “这些不明白的事情,我稍后会同你解释。现在我带你來认识一下这些姐妹们吧。”白鸢说着,便要一一指着眼前的这些‘女’子,向卿盏介绍。

    “这位是二代公主,也是我的妹妹,名为白雅。”看起來要青涩许多的少‘女’白雅对卿盏笑了笑。

    “这位是三代公主,白慕。”

    “这位是四代公主,白江。”

    “五代公主……”

    “白鸢姐姐,你怎么这么糊涂?”刚刚介绍到第五代公主的时候,这位五代公主白翼便打断了她的话。

    “五代公主白翼,也是如今白翼城命名的渊源,是个很厉害的丫头呢。”白鸢对于白翼的打断却显得不温不火。

    她顿了顿后又把沒说完的话说完,然后才笑着问眼前的人说:“怎么个糊涂法?”

    白翼昂起了她骄傲的头,飘逸的刘海遮住了她眼睛中的某些东西,让她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能确定。

    “这个人,真的值得我们举办舞会么?这可是公主舞会,这个人,真的能够作为公主参与我们么?!”白翼的声音掷地有声,如同一个刚毅的将军不肯妥协。

    听到白翼这么说,便有很多人附和起來。

    虽然她们的声音不高,声音也温柔多礼,话语间也并沒有针对和瞧不起。

    但是她们确实不认为卿盏能够成为她们之中的一员。

    “你看她,连站姿都这样的沒规矩。”有人说。

    “战战兢兢的,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又有人补充。

    “似乎还不是白王一族的血脉。”有人说到了尖锐处。

    卿盏面临着这诸多疑问,不由得紧张起來,她握紧了自己的手,让自己不会因为过分紧张而颤抖起來。

    面对这诸多质疑,白鸢勾起‘唇’角,‘露’出她惯有的优雅笑容,而后她转头问道:“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公主舞会?”

    卿盏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白鸢便笑的更加温和了,她说:“正如你所见,我们是白翼城建立以來,所有的公主。我们已经死去,但是以灵魂守护着这里的秘密。”

    “每当有新的公主加入我们的时候,我们便会举行公主舞会。这是一个仪式,只有真正的公主,才能够加入我们。”白鸢向前走了两步,她的背后是那些死去的公主们的灵魂,尽管死去,她们仍旧动人。

    “你,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公主么?”白鸢问道。

    卿盏愣了愣,眼前的信息消化起來真是有些困难,但是本着领悟‘精’神的原则,卿盏还是眨了眨眼睛定了定神,然后认真的说道:“我可以。”

    得到卿盏肯定的回答,白鸢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她转头对着白翼说:“你看,她说她可以。”

    白翼却甩了甩她的长发,似笑非笑:“说可以,就可以么?真正的公主,你知道是什么么?”

    白翼的这后半句话,却是对卿盏说的。

    卿盏眯了眯眼睛,眼前的这个公主是咄咄‘逼’人的,高贵的,动人的,但是卿盏却轻轻笑起來,她说:“我不知道,你们所说的真正的公主到底是什么。”

    “是被美丽的衣饰堆砌起來的‘花’瓶么?那我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公主。”

    “是被礼教束缚起來的可怜的玩偶么?那我也不屑什么真正的公主。”

    “是只有白王的血脉才能够担当的浮夸么?那我不愿做什么真正的公主。”

    卿盏的声音朗朗,她站在人群之中,周身迸发出无尽的活力,她面对着这些世界上最高贵优雅的‘女’子们,侃侃而谈。

    “在我心里,真正的公主,是为这个世界而不懈努力着的人,为这个世界付出一切的人,即使在最落魄的时候,也有最高贵的梦想的人,这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公主!”

    卿盏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所有人都静悄悄的,看着眼前这个瘦弱而战战兢兢的少‘女’。

    随后白鸢笑了起來,她率先拍了拍手,而后说道:“看來,我们的舞会,可以继续了。白翼,你带着这姑娘四处看看吧,我觉得,她像你。”

    卿盏一愣,而白翼已经伸出手來牵起了卿盏的手。

    白翼豪爽的一笑说:“欢迎加入我们呢,真正的公主。”

    dd热‘门’最快更新,欢迎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