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159.约战,上古神迹的馈赠
    面对着两个奇葩一样的玩意儿,卿盏都要佩服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会这样的镇定。

    卿盏握了握拳头,然后昂起头说道:“我们,在这里开战,用一种你们没见过的战争方式。”

    “我们没见过的?”

    “战争方式?”

    唐嘉和白若琼彼此对望了一眼,突然都轻轻地笑了起来。

    虽然两个人都不算老,可是彼此斗争也有了十年之久,要说两个人作践起彼此来那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怎么还有他们没见过的战争方式呢?

    见吸引到了两个人的注意力,卿盏的‘唇’角向右微微挑起了一个柔和的弧度,她的眸光中闪现出一种自信和高贵,这种气息让唐嘉和白若琼都觉得有所感触。

    卿盏顿了顿声,似乎是在卖关子似的,但很快,她就把答案说出来了。

    “在坐的都是莫扎克大陆上在奇迹之力上最有权威的大人了,那你们,听没听说过,天神的棋盘?”

    天神的棋盘。

    这五个字从卿盏的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某种震慑力一样,让几个人的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闹着玩的玩意儿,倘若说唐嘉和白若琼对于他们平时的战争都比作游戏的话,那么听到天神的棋盘,那可是真正的战争了。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唐嘉,他黑‘色’的袖子抖了抖,拂开了空气中不可看见的灰尘,然后他挑‘唇’一笑,说道:“怎么,这是知识问答的时间么,这东西书里讲的多得是。”

    “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只在书里看过,但是没见过。”卿盏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唐嘉的话。

    唐嘉的面‘色’如常,只是细微而不可察觉的一愣,随后他笑起来,说道:“没见过咯,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也没见过吧。”

    唐嘉的最后一句话转向了白若琼。

    白若琼坦‘荡’的点点头,这种事似乎无法对他造成困扰。

    “这种东西是上古之神的力量,不可能出现在现世。”白若琼说。

    卿盏的脸上出现了生机,似乎一切都按照她的节奏运转起来之后,卿盏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看起来蓬勃而坚韧,如同坚韧的藤蔓。

    “你们不要急着否认,就说如果用天神的棋盘作为战场,你们敢不敢?”卿盏如是说道。

    她故意将重音放在了“敢不敢”三个字上,似乎是挑衅和质疑。

    “这有什么不敢的。”唐嘉看了卿盏一眼,轻描淡写的说。

    既然唐嘉这么说了,白若琼自然不肯示弱,只不过他在点头之余仍旧说:“棋盘,在哪。”

    “这个你们就不要‘操’心了。既然如此,来签一下这个吧。”卿盏从袖口中‘抽’出一卷古朴的卷纸,然后贼兮兮的笑着,递了过去。

    这是恶魔契约?

    唐嘉接过来这让他熟悉到无法再熟悉的纸张,不由得又深深看了卿盏一眼。

    而卿盏背着手巧笑嫣然的催促着他,并补充道:“这可不是恶魔契约,这是天神契约。”

    唐嘉扬了扬‘唇’角,低下头来看眼前的这份契约,契约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空的,等待他来填写。

    “天神的棋盘,可是赌上全部哦。”卿盏摇了摇手指,如此对唐嘉说。

    唐嘉抬起头来看她,这张‘精’致的脸上难得带着开心的笑意,是谁让她感到如此的高兴了么?他只肯相信她是高兴,却不能承认,她在开心。

    “全部,是么?”唐嘉微微笑起来问她。

    他的态度难得的温暖柔和,看在卿盏的眼底,不由得让她一愣。

    “是……是!”卿盏不甘示弱的回答,声音却有些结巴,她把头转向另外一边,不再看他了。

    唐嘉拿起笔来认真的思索了一下,他低声沉‘吟’道:“全部么?那就这样吧。”

    他终于落下了笔,填上了所有棋子应该代表的代价。

    一式两份的契约终于写完,卿盏心满意足的把它们收好在口袋里,然后补充道:“条款都看明白了吧,开战的日子是在后天,参赛的人除了签订契约者本身之外,挪动棋子的人必须是海‘女’血脉,柔则视为败北。”

    “没问题。”唐嘉回答。

    卿盏没有料到唐嘉的回答如此落落,反而让她感到心中有些惶恐,在之前,卿盏心中的盘算则是,如今杜月白已经死了,那么唐嘉手中不会再有什么海‘女’了,那么这样的契约他只要签下,就一定是输的。

    但是如今唐嘉的坦‘荡’让她害怕,难道杜月白真的没有死么,哪天她看到的,真的是杜月白么?

    卿盏一阵失神,而唐嘉却站了起来。

    他微微一笑,对着身后那个几乎让人忘记了她存在的‘女’子说:“我们走吧。”

    于是两个人便沉静的离开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唐嘉突然驻足。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卿盏,‘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卿盏望着那笑,只觉得心里跳得厉害,好像他看着她的时候,她就忍不住的心悸。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卿盏实在是不明白。

    等到唐嘉两人离开之后,卿盏带着占星和汤宋罗也离开了哪里。

    “天神的棋盘,这种事你怎么想的出来?”汤宋罗实在是有些担心,这样说。

    卿盏却摇了摇头,笃定道:“这都是我想好了的,只不过要借助占星的力量罢了。那天神的棋盘不过是唬人的而已。”

    谁知占星也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么说我可是明白了不少,在我们占星一脉中,确实是可以窥探到天上的星盘的,其实也就是天神的棋盘。人间一直无法展现天神的棋盘,是因为没有人有足够的奇迹之力,但是如果不创造,而是搬运,却要少了许多麻烦。”

    “你们的意思是,将天上的棋盘搬下来?”汤宋罗微微皱了皱眉头。

    “是啊,以人力再造也不是真正的天神棋盘,我们把真正的搬下来,不就可以了?这一场战争,我们不会输的。”卿盏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占星。

    “我听说,海‘女’殿下可是个中高手。”卿盏说道。

    是了,白若琳自幼跟在占星的身边,免不了耳濡目染,自然比平常人更擅长这天神的棋盘了。

    所谓天神的棋盘,实则就是一盘棋局,只不过没一个棋子代表的都有不同的代价和意义。

    如果输了,那么将会失去所有的赌注。

    这曾是天神们消磨时光的游戏,赌上人间的某些事件来下棋,因此天神的棋盘便能够反应人间的起伏了。

    卿盏思量好了一切,在难耐的等待中,战火会在后台,寂静的灼烧起来。

    dd热‘门’最快更新,欢迎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