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166.决战琉璃海
    白翼城位于莫扎克大陆的中心地带,这是我们之前说过的。

    它之所以被建立在大陆中央,主要还有两个原因。

    除了为了显示至高无上的王权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地方很安全。

    为什么说安全呢?因为在白翼城的背后,是延绵几千公里的荒漠。从整个大陆的构造上来看,白翼城便是整个大陆的最西端,它的背后是一片禁忌之地。

    这禁忌之地,直通天神的坟茔。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道理,白翼城恢宏的建筑,就是为了挡住莫扎克大陆的天神遗迹,也就是白塔政权存在的唯一凭借了。

    既然如此,白若琼必然会把决战之地选择到距离此处更远的地方,因此,他把这一次的决战之地,选择在了琉璃海之上。

    “其实啊不是陛下选的,是那个人,非要邀请陛下‘去海上坐坐’。”

    说话的‘女’孩子名叫栀子,是与白若琼出来后,负责照顾卿盏的宫人。

    和那些沉默寡言的可怕宫人不同,栀子与卿盏的年纪差不多大,‘性’格也活泼不少,尤其是话多这个属‘性’,真实让卿盏忍不住怀疑,她是怎么在那个白乎乎的宫廷里活下来的。

    此时栀子正在惟妙惟肖的和卿盏模仿唐嘉的语气,其相似程度,真是让卿盏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所以,咱们就出海来了?”卿盏一边笑着一边这么说。

    栀子点点头,认真道:“就是这个原因啊,陛下怎么会认输呢,肯定就会出海来的嘛。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出海呢!”

    栀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是满满的欢喜,就好像是一个见到了新鲜事物的孩子一样。

    按照栀子的说法,她可以算作是天生的宫人。

    栀子的母亲是一名年老的宫‘女’,曾经负责照顾上一任的公主。但公主死后,栀子的母亲便在白塔中负责一些零散的活,后来白王恩典她,让她与一个‘侍’卫结婚,生下了栀子。

    由于栀子的父母身份都与白塔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栀子自出生以来便生活在白塔之中。等到她稍微大一点后,便成了白若琳的玩伴了。

    那个时候,白若琳还不是海‘女’,还能和栀子一样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在白塔中飞奔而过任何一个角落。

    但是后来,白若琳成为海‘女’的那一天开始,她们之间的友谊就阻断了。

    “本来我是可以跟在殿下身边继续负责她的起居的,但是她却执意不肯要我。”栀子如是说。

    “但是我知道殿下的意思,她是希望我能够和我们小时候一样,不被奇怪的规矩束缚着。这是她无声的旨意,是我一直以来生活的准则。”栀子这样说的时候,眼睛里有奇异的光辉。

    后来,卿盏便明白了这个‘女’孩子吵吵闹闹的原因,也突然明白,她心中那些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对她有多么的重要。

    由于栀子的母亲曾照顾过公主,因此栀子如今也来负责照顾卿盏了。不仅是此次出海,就算是回去之后,她也会成为她在白塔中贴身的婢‘女’。

    好在卿盏这里更没有什么规矩,因此栀子与她的关系很快就好了起来。

    “我们大概需要两天就能够到约定之地百慕岛了。”栀子这样安慰卿盏。

    “两天?!竟然这么快?”卿盏愣了一下。

    此时卿盏的眼前是一张大大的地图,上面正是整个琉璃海已知区域的地图,例如在什么地方分布着什么岛屿,有什么样的奇观等等。

    但是百慕岛并不在这个地图当中。

    它只在传说当中。

    琉璃海的海域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名叫浅海域,是人们所熟知的海域,也是大部分人活动的海域。

    这部分海域基本上很平静,不会出现什么奇葩的东西,相对的也比较安全。

    再往外去,是中海域,这个海域中,存在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海兽,因此一些大人们喜欢到这里来捕捉海兽,成为自己的宠物。

    例如说白塔中的海兽军队,这种大规模的海兽,就是在这个海域中捕捉到的。

    这个海域相对危险,因此只有极少数的大人们才会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到来,也算是人们并不熟知的地方了。

    而往更深处去的深海域,这是一个未知的海域,是最接近琉璃海秘密的海域。

    而百慕岛,便是在中海域与深海域的‘交’界处,它就像是一个坐标,标志着危险与传说的界限。

    在卿盏的常识中,因为大片海洋的存在,莫扎克大陆上的生活节奏非常缓慢,因为你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加快在海上的行进速度。

    或者说,方法是有的,只不过是太过奢侈。

    栀子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说:“对啊,就是这么快嘛,因为这可是陛下的船队,据说所有的船员,都是大人的存在呢。”

    卿盏心中一动,果然啊,在这个世界顶端的男人,能够享受任何事情。

    船队在琉璃海上平稳而安静的行驶着,但是说起来,日行千里却根本都不夸张。

    太阳东升西落,卿盏望着窗外,哪里的景致没有任何的变化,仍旧是一望无垠的海面。

    但是,卿盏的内心当中,却并没有一种闲适感。越靠近那地方,卿盏便觉得心里愈发紧张起来。

    与她不同的是,栀子却非常的开心,她看起来就好像是出来旅行一样,没有丝毫的压力和负担。

    “不要紧张啦,又不是什么大事。”栀子这样说。

    看着栀子无所谓的样子,卿盏顿时一阵头痛,她想到了白若琼也是这种态度,看起来非常不屑的,对战争好像游戏似的态度。

    正在卿盏想要说几句什么的时候,栀子却又开口了,她说:“因为有陛下和殿下在,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因为他们那么美好的人,总会胜利的。”

    卿盏侧眸看着栀子的一脸憧憬,心里却不由得颤抖起来。

    “那么美好的人。”卿盏这样低声喃喃重复着,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浮现出了唐嘉的脸。

    dd热‘门’最快更新,欢迎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