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197.初见
    昨天夜里,那个笑起來很好看的男人的话,让白若琳以为她会有很久很久无法见到传说中的神,但让白若琳沒想到的是,第二天清晨,白若琳就见到了那个‘女’子。

    白若琳知道那是个‘女’子,也一定是传说中的那个人,一定是她在寻找的人,纵使她一厢情愿。

    而对于白若琳來说,让她相信这件事的唯一的理由是,眼前的这个‘女’子,是一个绝美的‘女’子。

    尽管白若琳连她的一根毫‘毛’都未曾见过。

    沉香岛的清晨是一直寂静着的,白若琳醒过來时,正看见阳光从窗户透进來,落在木质的地板上。

    空气中浮动着白‘色’的浮尘,还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这是只有在沉香岛才能够闻到的味道。

    白若琳从‘床’上起來,细心穿戴好青衣为她准备的衣服。

    这些衣服与白若琳从前在白塔时穿的并不同,它们都是再寻常不过的棉麻材质,‘色’泽暗淡,‘摸’起來却是意外的柔软。

    常年穿着白‘色’的白若琳穿上这些衣服,显得有些不习惯,但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了那个‘女’子。

    白若琳站在窗前,她的‘床’前是一片宽阔的空地,上面栽种着奇怪的‘花’草。白若琳并不认得她们,而她却认得那个站在‘花’丛中的人。

    那是一个无比孱弱的身影,她还是裹着厚重的外衣,把整个人都裹了起來。她背对着白若琳,但白若琳想,就算她是面对这她的,白若琳也无法看清楚她的脸。

    那个‘女’子今天是自己一个人,昨夜里那个笑起來好看的少年并不在她的身边,让她的身边显得格外空旷。

    可是尽管如此,那‘女’子孱弱的连一阵风都能刮走的身体,却在万物中显得格外充盈,好像她便是万物,万物便是她一般。

    “你在看什么呢。”‘女’子说道。

    她沒有回头,似乎早就察觉到了白若琳在窗户后面看着她,又或者,她是故意站在窗前,给白若琳看的一样。

    白若琳听见她的声音,好像不曾有过障碍一样的,就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于是白若琳便连忙开‘门’出去,在那‘女’子身后单膝跪下,正待开口时,却又不知道如何说了。

    但凡有神,都有名字。可白若琳却不知道眼前的人,究竟应该如何称谓。

    “你不必如此。”‘女’子又说道。

    她转过身來,从外袍之中伸出來一只手,想要去扶起白若琳來。

    白若琳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手,细白纤长的手指,透明的指甲,以及在皮肤上透出來的纤细骨节。

    这只手是盈盈的发着光的,它呈现出琉璃一样的‘色’泽,在阳光下,仿佛是透明的。

    白若琳看着这只手发愣,她无法想到,是有多么绝美的人,才能够拥有这样的手。

    几乎是下意识的,白若琳抬起头來。

    在这一瞬间,炽热的阳光照耀着大地。白若琳看到那‘女’子逆光而站,她的整个身影都被吞噬进了阳光里,好像真实的存在,又好像从來不曾存在过。

    “可是……”白若琳想要说些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我叫什么,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问題。或许你们所说的她,便是我。又或许不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在叫我,而你也知道,就可以了。”

    ‘女’子虽然是打断了白若琳的话,但却并不让人觉得唐突,反而是觉得,她的声音应该在这一刻出现一样。

    这‘女’子与青衣一样‘洞’察了白若琳的心事,不,或许比青衣更加透彻。

    “我并非猜到了你的心事,而是看到了。”‘女’子说。

    她的声音灵透,有些遥远,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來的一样。

    白若琳听着她的声音,总能够联想到一望无际的冰川和海水,在如此的寒冷之下,才能够传达出如此寂寞的声音。

    是的,白若琳感觉到了她的寂寞。

    这是种奇妙的感受,你一直相信着的世界的主宰此时站在你面前,你却觉得她寂寞可怜。

    ‘女’子似乎并不常说话,只是与白若琳多说了两句之后,便轻轻的咳嗽起來。白若琳想上前去帮她拍一拍背,却又觉得唐突。

    于是一双手就停在了半空中,伸出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见白若琳如此,那‘女’子便轻轻地笑了。

    白若琳虽然并沒有看到过‘女’子的笑容,但却还是觉到了那种绝美的感觉。她此时的笑并非嘲笑或者其他,只是她想笑了,于是便笑了。

    “或许他是对的。”‘女’子望着白若琳的手,如此说道。

    虽然‘女’子并沒有说明白那个“他”究竟是谁,可白若琳还是瞬间领悟到了,那个他,所指代的便是昨天夜里,白若琳曾经见过的那个男子。

    在这一刻,白若琳骤然领悟了她的意思。

    他们不需要名字,不需要一个可以添加的代码,但是说起來,人们便能够知道,她是谁。

    “你还不太适合见我。等你明白了,再來找我吧。”

    ‘女’子的声音里有些叹息,或者失望。好像是期待已久的事情,却并不如意一样。

    她静静地从白若琳的身边走过去,身体有些摇晃,似乎是站不稳一样。

    在路过白若琳的时候,白若琳感觉到‘女’子的身体有些不稳,似乎是轻轻地撞了她一下,而后便走了。

    在不远的地方,昨天夜里白若琳见过的那个男人就站在那里。

    他伸出手來迎接她,把自己当做她的支持和双脚,然后两个人便并肩离开了。

    在离开之前,男子还回过头來看了一眼白若琳,那眼神是清白的,带着沉甸甸的笑意,几乎要把白若琳看透了。

    但他却又什么都沒有说,便静悄悄的离开了。

    白若琳知道,在这之后,她便再也见不到这两个人了。

    这不是预言,只是平白的感觉。白若琳觉得这一路走得格外遥远,他们很快就到了白若琳看不见的地方去。

    可白若琳却不曾明白,他们所说的她不明白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沉香岛上的‘花’开的格外旺盛,在日暮时分,散落了一地,连带着某些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