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211.治病
    次日正午,阿唐果然带着杜月来到了月满楼。

    且不深究他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才得以带着杜月从福利社出来,当务之急,乃是给杜月看病。

    唐嘉自然是知道,杜月的病并非是真正的病,他到底应该如何处理,也真是让人‘摸’索不着。

    热情的老板娘带着这两个孩子来到了唐嘉所在的房间,房‘门’一开,这两个孩子一进去,唐嘉便又关上了‘门’,丝毫没有理会老板娘张开嘴却没来得及说出来的话。

    眼见‘门’一关,老板娘那还残留着笑意的脸一下子僵硬起来,她手中的绣扇一甩,轻“哼”了一声,然后转头扭着纤细的腰肢走了。

    等到老板娘走了之后,唐嘉才从‘门’边离开,他走到这两个孩子面前,嘴角微微上扬。

    “你叫小月,是么?”唐嘉问。

    杜月乖巧的点了点头,她还是躲在阿唐的身后,显得小心翼翼的。不过或许是因为不再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倒比上次大方了许多。

    “是。”杜月的声音极其轻巧,如同掉落的针发出的声音一般。

    但这对她来说已经实属不易。

    唐嘉点了点头,便仔细端详了眼前的这个小‘女’孩。

    此时是白天,她自然就是真实的杜月了,只不过因为夜里睡眠不足,她的一双眼睛显得格外空‘洞’,还有浓重的黑眼圈。

    尤其是脸‘色’也不好看,比同龄的孩子显得更加苍白。

    这种病弱的形象真是任谁看了都感觉可怜。

    唐嘉伸出手来‘摸’了‘摸’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却感觉到自己的手碰到她的那一瞬间,小‘女’孩的身体明显的僵直起来,显得格外紧张。

    唐嘉便不再为难她们,并教他们坐下,说道:“这并不是什么大‘毛’病,倒是可以治的。只不过过程却不能外传,你只能去外面等着了。”

    唐嘉这话是对阿唐说的,杜月听了唐嘉的话,却变得格外紧张,她紧紧地拉着阿唐的衣袖不肯放手,好像她一放手,这个少年便会把她一个人丢到这冰冷的房间里一样。

    阿唐自然是明白杜月的意思,他‘摸’了‘摸’她的头,安慰她说:“小月乖一点,大人很快就好的。大人是好人,不是么?”

    见阿唐这么说,杜月便点了点头。她的心里对唐嘉实则还是有一些莫名奇妙的好感的,只是这孩子平时很少见人,便对生人总觉着害怕。

    不过此时他既然说能够帮自己摆脱这夜游的怪病,杜月心里便有一些期待了。

    安抚了杜月一番,她总算是答应让阿唐出去等候,于是阿唐便转身在‘门’外等着,只留下杜月与唐嘉在房间里了。

    唐嘉先是让杜月躺在‘床’上,使她的双肩放松,进入完完全全的宁静之中。

    杜月开始显得非常紧张,但好在唐嘉有耐心,她便很快的安静下来。

    等她安静下来,唐嘉便不知道又从何处拿出一瓶‘药’剂来,对杜月说道:“喝下去吧。”

    杜月对外人的馈赠素来是非常抵触的,但如今正是为她治病的时候,眼前的这个人却也是阿唐叮嘱了可以相信的人。

    于是杜月便没有拒绝,她只是迟疑了一下之后,便接过来唐嘉手中的玻璃小瓶,一昂头,喝了个干干净净。

    估计这‘药’剂的味道不算太好,刚一入嘴,杜月的小脸就纠结在了一起,显得格外痛苦,尤其是她惨白‘色’的小脸,一时间也变得更加惨白了。

    好在这个孩子虽然病弱,但心里却非常的坚韧。尽管这‘药’剂非常难喝,可是她还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并没有洒出一丁点来。

    唐嘉望着这孩子,深知她的不容易,便也显‘露’出满意的神‘色’。

    却说杜月喝了这‘药’剂之后,双眼便感觉沉甸甸的,并不多时,便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她的呼吸很快平稳下来,唐嘉便知道时机已经到了。

    杜月睡着了之后,唐嘉便退后了两步,站在‘床’前。

    他伸出手来,以奇迹之力在自己的‘胸’前折成一个阵法,而后暗红‘色’的阵法便出现在了杜月的头顶上。

    唐嘉再一挥手,一道红‘色’的光便出现在了杜月的手腕上,形成了一道细长的红‘色’丝线。这丝线看起来虽然如同平日里少‘女’佩戴在手腕上的装饰物,实则是用奇迹之力凝结而成。

    平时它并不会发光,可是遇到力量‘波’动的时候,便会发出莹莹的红‘色’光泽。

    “你这个凡人!要干什么!”杜月突然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的双目变成了空‘洞’‘洞’的白‘色’,唐嘉便知道,此时并不是杜月,而是那个‘女’子了。

    唐嘉谦和道:“你不必紧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阵法,能让你与她的联系隔断罢了。”

    唐嘉虽然说着话,手中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来。再见他手指挥动,源源不断地力量便注入了那红‘色’的丝线之中,很快便结成了一条漂亮的手链。

    唐嘉见大事已成,才解释说:“杜月知道自己夜游,总归是不好的,这个阵法便能助你隔断她的身体与意识的联系,就不会被发现了。”

    杜月微微一挑眉,质疑的“哦?”了一声。

    唐嘉便继续解释道:“你若是想出来,便用力量灌注与这条手链之中就可以了,无论是白天或者夜里都可以。”

    听唐嘉这样说,杜月的脸上出现了讥讽的笑容,她说:“你当我是孩子,可以哄的?我的眼睛如今这样,白天怎么出来?”

    唐嘉好像料到了她会这么说一样,便笑着说:“我已经为你寻了一双眼睛,可以暂时用用。接下来,就看你如何带着那孩子一同上路了。”

    杜月的神‘色’有些软化,不过她还是不信,便又问道:“那眼睛呢?”

    唐嘉神秘说道:“需今夜你再自己来才行。”

    杜月对唐嘉的卖关子非常的不满,不过她此时已经选择相信唐嘉了,便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她低下头来,看着自己手腕上的这条红‘色’丝线,又来来回回试了一番,确定着实有功效后,便又沉寂在了杜月的身体里。

    杜月从‘床’上悠悠的醒来,她一张脸上出现了血‘色’,显得也明媚了许多。

    她也发现了自己手上多出来的东西,便‘露’出‘迷’茫的神‘色’。

    “这是帮助你压制身体里病症的法宝,此后你只需要一直戴着它,便能够无忧了。”唐嘉如此解释到。

    杜月自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轻巧了许多,对唐嘉也深信不疑了。便乖巧的点了点头。

    唐嘉把阿唐叫来,又左右叮嘱了几句,便送他们离开了。

    望着这两个孩子越走越远,唐嘉站在窗边叹息道:“阿盏,你再忍耐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