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琉璃海 > 正文 225.见面礼(下)
    几天之后,唐嘉一行人到达了白翼城。

    白翼城巍峨的城‘门’上张挂着水蓝‘色’的横幅,使得整座城看起来热闹非凡,又透‘露’着仙气蓬勃的感觉。

    杜月站在白翼城的‘门’口,她仰起头来看着这座高耸的城,突然捂住了‘胸’口。

    “小月,你怎么了?”细心的阿唐发现了杜月的不寻常,连忙来询问。

    杜月抿了抿‘唇’,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只是感觉这里好痛。”

    唐嘉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这个‘女’孩,笑着说:“我们快进城去吧,到了城里找个地方,你也好休息。”

    杜月深深地看了唐嘉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点了点头。

    倒是汤宋罗信步走来,说:“这里面也有我的商家分号,我们去哪里落脚,也方便些。”

    这算是带着汤宋罗出‘门’的一大好处了,蹭吃蹭喝蹭住全方位立体化,完全不必‘操’心。

    几个人顺顺利利的进入了白翼城,这个时候的白翼城尚且不严密,因而是一个一等一的开放大城市。

    而今天的白翼城却格外的热闹,人人看起来都喜气洋洋的,甚至穿上了正装,让整个城市看起来朝气蓬勃的。

    阿唐从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因而探头探脑的看,对一切都新鲜到不行。他是生长在边壤的男孩,又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因此有太多没见过的东西,倒是正常。

    可杜月却越走越虚弱。

    她的整张脸都苍白起来,豆大的汗水顺着她的脸颊往下落。杜月虽然没有抱怨什么,可她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是非常不好的了,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几个人不得不停下脚步来,唐嘉低声说:“怎么这么厉害?难道又有了什么变故?”

    汤宋罗将杜月整个人抱起来,又搭了搭她的脉,摇头说:“不是。估计是她的身子太虚了,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阿唐听不懂他们几个人在说什么,可他却明白了,杜月的身上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而这两个人知道原因。

    阿唐的心里有些愤怒,他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就好像是一个圈套。从碰见唐嘉的那一刻开始,从找到杜月的那一刻开始,生命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圈套,让他无处可逃。

    “小月究竟怎么了?”阿唐问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样的敦厚,可声音里掺杂了些许愤怒。

    唐嘉淡淡的叹了口气说:“我还记得,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小月么?”

    阿唐点了点头,这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事情。

    于是唐嘉又叹气说:“杜月是从海上来的,而白翼城在莫扎克大陆的中心,这里的磁场会对她造成困扰,才会变成这样。只要习惯了就可以了。”

    “为什么我不会?”阿唐质疑说。

    “嘹望城虽然在边疆,却也是在陆地上,你也时常受到这样的磁场的影响。而海上的人,不会接受到这样的磁场。”唐嘉说。

    “我知道你心里怀疑,可我说过,若是你想走,随时都可以走。我只是在做我的事情,而并非强迫你们跟着。只不过杜月现在这样,你真的能带她离开?”唐嘉又说。

    阿唐低下头来说:“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汤宋罗轻笑着来圆场说:“好了好了,我们到了。先进去休息一下,再另作打算吧。”

    汤宋罗家的商铺遍布莫扎克大陆上的任何一个角落,这也使得他们的行程变得简单而快捷。

    任汤宋罗这个主人安排了之后,几个人便去休息了。唐嘉为杜月熬了‘药’,并让阿唐照料着,便于汤宋罗出去了。

    “你真打算去?不怕打草惊蛇?”汤宋罗坐在桌边,笑着问。

    “呵,要是真能打草惊蛇,恐怕我们早就被发现了,何在乎这一回?难道,你不好奇白塔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唐嘉一边回答,一边又在汤宋罗的对面坐下了。

    汤宋罗摇摇头说:“随意,你要是去,我就跟着去好了。”

    “其实我是想见一个人。”唐嘉却又说。

    “谁?”汤宋罗脱口而出,随即他又眯起眼睛来,似乎已经猜测到了那个人的身份。

    “你想的没错,就是白若琳。”唐嘉淡淡的说。

    此时此刻,白若琳却惬意的躺在白塔中自己的‘床’上,看着来往的‘侍’‘女’为她展示明天要用的礼服。

    “不,不是这个蓝‘色’。”白若琳再次摇头。“重新去找,肯定有的。”

    再次被否定的‘侍’‘女’一脸委屈,说道:“公主,您说的那样的料子,真的是没有。您说的那个店铺,别说白翼城了,整个莫扎克大陆上都没见过,您让奴婢去哪儿找啊……”

    “废话!”白若琳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滚去找!”

    白若琳一下子的盛怒让‘侍’‘女’吓得不轻,因而哆哆嗦嗦的又退下了。她实在是不明白自己家的公主到底是从哪儿看来了奇怪的衣服,还非要他们去找。可找遍了白翼城,也没有找到过。

    那‘侍’‘女’离开之后,白若琳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明天就是海‘女’的‘成’人祭祀了,过了那一天,白若琳就会变成真正的海‘女’,在这个世界里,重新登上世界的巅峰。

    然而,她的心里却有异样的感觉,她隐隐感觉到,卿盏会卷土重来,而她与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原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一切都令人焦躁不安,可白若琳清楚的感觉到,明天,就是明天,她会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这样的预感让白若琳感到有些‘激’动,甚至有些期待。她甚至希望有一个人,随便是什么人,来毁掉他,毁掉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疯了。

    “海‘女’殿下,好久不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在窗口响了起来,白若琳回过头去,却见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唐嘉从窗口一跃而入,身后跟着的汤宋罗也轻巧的很。

    白若琳见到他们两个,先是一惊,随后脸上又出现了不屑的笑容,说道:“你们两个,能走到这儿也是能耐。”

    “是啊,我本来以为会很难,不过她们一听我是给海‘女’殿下送礼物的,就忙不迭的让我进来了。”唐嘉笑嘻嘻的说。

    “哦?”白若琳挑了挑眉梢,却眼尖的看到了唐嘉拿在手里的一个大袋子。袋子里‘露’出来明晃晃的蓝‘色’布料,让白若琳的心紧紧的‘抽’了‘抽’。

    “我听说海‘女’殿下对唐某的手艺念念不忘,所以带了点见面礼来。”唐嘉说着,便把手中的袋子丢到了白若琳的‘床’上,一点也不客气的样子。

    唐嘉大大咧咧的坐到了白若琳窗边摆着的凳子上,而汤宋罗却淡淡笑了笑,点了点头后才坐下了。

    白若琳看着这两个人,又看看‘床’上的东西,便走下‘床’来。

    她赤着脚,穿着白‘色’的衣裳,披着一头长发站在两个男人的面前,神情高傲的恍若仙子。

    “你们两个,来找我有什么事?”白若琳开‘门’见山的说道。

    “自然是想你了。”唐嘉回答。

    唐嘉平日里是一个可靠的人,可若是不正经起来,恐怕世上也没有人会比他更加的不正经。

    他轻轻笑起来,说道:“我听说殿下明天又要再见庙堂了是吧?这是大事,当然要来问候一番。”

    白若琳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声,说道:“就你?开什么玩笑。我看你是想从我这里打听打听哥哥的消息吧。”

    “那是那是,海‘女’殿下还是这样聪慧,一下子就看穿了我的来意。”唐嘉不避不让的承认道。

    白若琳轻轻笑了,她的‘唇’扬起柔软的弧度,一双眼睛却写满了空‘洞’。这种‘交’织的复杂,让人感受到这个‘女’子身上的美和绝望。

    “唐嘉,你放弃吧。”白若琳笑着说。“你和哥哥斗了这么多年,可你还是没法打败他。你那时候不行,这时候更加不行。”

    “那是你以为的。”唐嘉却打断了白若琳的话。

    他眯了眯眼睛说:“要不然说你们白塔的人都这样无知呢。你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不知道。”

    望着唐嘉的眼睛,白若琳的身体突然一怔,她倏忽大笑起来,说道:“哈哈哈,原来是这样么?竟然是这样?!哈哈哈唐嘉,好啊,唐嘉,我告诉你,我什么都告诉你,可我还要告诉你,就算你知道了,也无能为力。”

    “不不不,我并不想让你告诉我什么。”唐嘉却摇了摇手指说道。“我只想让你告诉白若琼,我要见他。你告诉他,我,唐嘉,要见他。”

    说罢,唐嘉便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的消失很快,如同来一样的出人意料,只留下了‘床’上的衣裳。

    这是一件水蓝‘色’的礼服,这样的蓝‘色’有些刺眼,又有些令人沉醉。

    白若琳看着这礼服,笑了笑。

    “我真的,真的很期待,你能做到啊。”白若琳的眼眶红了,却没有落下泪来。

    她‘抽’了‘抽’鼻翼,然后又低声说道:“我多希望这是一个梦啊,如果那时候,死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