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两位大佬捂好马甲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这都是巧合
    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呵,这是不拿什么认祖归宗仪式当借口了么?

    改射击了?

    人与人之间能不能有最基本的信任?

    天天这么试探来试探去的,不累么?

    不过她又一次认识了霓皇细作的无处不在,自己身子刚好了,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拉了出来。

    “很远么?”

    “也不算太远,族里每一块儿地方都分得很清楚,我们住的那一片地方就是霓皇氏族的冰山一角罢了。

    “哦。”

    车子摇摇晃晃的,倪予诺又躺在郁璟宸的怀里睡着了。

    这个车里,最艰难的,就是司机了。

    他接到的指令是要按时把大小姐送到,可是现在,自己稍微提一点儿速度,就能感受到两道锋利的视线要弄死自己。

    只能慢下来。

    他是有苦说不出啊!

    好不容易到了。

    司机已经出了一身汗。

    郁璟宸轻声把倪予诺唤醒。

    待把这三尊大佛送走,司机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样,靠着车大口喘气。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倪予诺看着眼前的射击场,倒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狂热。

    “这儿倒是不错!”

    霓霄瞥了她一眼。

    “不错什么不错!这里的人成天舞刀弄枪的!一个不长眼,伤到你那可就麻烦了。”

    霓霄还在这儿喋喋不休的唠叨着。

    倪予诺和郁璟宸早就没影了。

    看着那二人的背影,霓霄无奈。

    妹妹管不住,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他们刚才只是在外场,就已经感受到这射击场的恢宏气势了。

    现在走进内场,更是被震惊了一把。

    人倒是来了不少。

    还有许多陌生的面孔。

    观众席上也坐了不少的人,有射击场的,也有听到风声跑来观战的。

    要是放在平常,估计有霓皇的地方这些人都是进不来的。

    今天这个规模,倒是显得霓皇爱民如子了。

    切,倪予诺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把这些人叫来还不是为了看自己出丑的?

    也不知道这霓皇怎么回事?

    这般不近人情。

    倪予诺一进场,就有不少人看到了她。

    台上的霓皇有纱帘遮着,倒是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倪予诺很清晰地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地打量。

    有不屑的,也有等着看好戏的。

    就是没有期待和鼓励的眼神儿。

    她才不在乎这些。

    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射击台。

    郁璟宸和霓霄站在下面。

    倪予诺先是朝霓皇颔首。

    “霓皇阁下。”

    倒是很有礼貌。

    “身体好点儿了么?”

    “已无大碍。”

    “那就行,知道你养病太无聊了,这不是特意为了给你解解闷儿。”

    “那倒是谢谢霓皇阁下了。”

    说官方客套话谁不会。

    “姐姐,不知道你玩过枪没有?”

    倪予诺还正纳闷儿谁的脸这么大呢,原来是霓露。

    “玩倒是没玩过。”

    能看的出霓露极力掩饰着眼中的傲慢与看不起。

    倪予诺才懒得理她。

    往她的身后看去,大概有四五个自己叫不上名字的面孔。

    倒是不陌生。

    估计是上次接风宴去了的。

    那他们的身份,自然不低,想必都是这次继承人选拔的人选吧。

    见自己打量他们,还有礼貌。

    都和自己点头回应了一下。

    倪予诺也是微笑回应。

    她的笑倒是不达眼底,因为她发现,霓千雅,没有来。

    这倒是合乎她的心意了。

    霓露看着这群人朝倪予诺打招呼,极度不爽的堵在他们中间,阻挡住视线。

    “都墨迹什么呢?开始吧。”

    霓露这是巴不得早点儿看自己出丑。

    那就,如她的愿怎么样。

    倪予诺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三把枪。

    就是自己都叫不上名字。

    有趣!

    这三把枪成功的引起了自己的注意!

    看着倪予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霓露勾起一抹微笑。

    土老炮!

    倪予诺先是摸了摸这三把枪,就有些爱不释手了。

    离他最近的郁璟宸一看就知道倪予诺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诺儿。”

    耳朵率先接受到郁璟宸的信号。

    还想把这些枪拿起来看看的手收了回来。

    这时,有一个老者上了台。

    和倪予诺擦肩而过,站在了他们一行人的身后。

    “你们的面前有三把枪,但是它们的性能都各不相同,接下来,你们分别要挑战的是五十米、一百米还有一百五十米的距离。”

    “每一把枪都有自己距离的最大限制距离,这三把枪每把里面都有一发子弹,意味着你们只有一次的机会。”

    倪予诺越听越兴奋,这里的人还都挺会玩儿。

    不过,这么阴险的方法,恐怕又是霓皇想出来的吧。

    不仅考验一个人对枪械的熟悉能力,还要考验他们的射击水平。

    一箭双雕啊还真是!

    啧,就为了试探自己,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功夫下到了,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是辜负了霓皇的期望,辜负了这些辛苦陪玩儿的人?

    “你们只要二十分钟的时间。”

    “现在,计时开始!”

    后面的老头话一落,台上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拿起来各自面前的枪。

    都在仔细端详着。

    就连霓露都认真了起来。

    老头在他们的身后看着。

    没走过一个,都连连点头,直到走到倪予诺身后,有一丝的震惊,之后,就是一脸失望。

    原因就是倪予诺只是随便拿起来看了一眼,就丢在桌上,总共,看了三眼。

    她清晰地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的叹息声。

    场上的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

    包括霓霄。

    他凑近郁璟宸,压低声音。

    “予诺是不是不动枪?”

    郁璟宸没说话。

    不怪霓霄会这么想,自己之前只见过倪予诺在酒吧的时候的身手,别的,可是一点儿都不了解。

    十分钟过去了,台上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端起了第一把枪。

    只有两个人没有动。

    倪予诺,霓露。

    霓露正在端看最后一把枪,而倪予诺则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终于。

    霓露端起了一把枪。

    倪予诺瞥了她一眼,还是没有动。

    第一次,是五十米。

    倒是不远。

    可是在场上的四声枪响起之后,霓露还在瞄准。

    人家第二把枪都拿起来了,霓露才扣了扳机。

    倪予诺都松了一口气

    看似非常随意的从桌子上拿了一把,然后,又非常随便的单手举起。

    “砰——”

    真是,一顿操作猛如虎啊!

    霓露看倪予诺如此不专业的样子,心底更加的不屑。

    不说她之前连检查都没有检查,就说这个打枪的时候。

    竟然还是单手,甚至都不带瞄准的!

    玩呢?

    第二枪,霓露也是最后才完成的。

    倪予诺跟着。

    又是非常随便的一枪。

    “砰——”

    打完就扔在了桌上,看都不再看一眼的。

    霓露倒是发现了倪予诺好像都是跟在自己后面。

    第三枪的时候,霓露是第一个打的。

    而倪予诺,又是意料之中的随随便便一枪。

    呃——

    就这么结束了。

    霓露冷哼了一声。

    “姐姐,不好意思,要输给妹妹我了。”

    倪予诺现在都有些想吐,越在霓皇氏族待下去,自己越有一种穿越的既视感,后宫么?

    还姐姐妹妹的。

    终于到了激动人心的报靶时刻。

    按从右到左的顺序,依次报靶。

    “五十米,9.9,9.7,8.9,9.0。”

    轮到霓露了,那人还停顿了一下。

    霓露已经着急了。

    “看我干什么!还不快报!”

    “二小姐,6.8!”

    倪予诺还想再霓露脸上看出一丝羞愧,可是,不仅没有羞愧,倒是得意!

    她在得意什么?

    倪予诺捏了捏眉心。

    真是不能用正常人的脑回路来看霓露。

    终于到了自己。

    内心没有丝毫波澜,而且,还异常的平静。

    “大小姐,6.9!”

    霓露的得意洋洋的笑容僵在脸上。

    “怎么可能!她就那么随便一打就比自己高0.1?”

    你说,这人啊,你不去盯着那些比你高那么多的人,非要死磕一个0.1?

    真是,难以理解。

    霓露的质疑不仅没有得来别人的关注。

    就连霓皇,都没有向着她。

    “继续报!”

    霓皇都发话了,霓露还能撒泼么?

    只能闭嘴,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巧合,这一定是巧合!

    可是,现实很骨感!

    第二枪,霓露7.8,倪予诺7.9!

    看着霓露那张脸黑的都快滴出水来了,倪予诺憋住笑。

    第三枪,霓露6.5,倪予诺倒不是比她高一点了,这次倒是低了。

    她,5.6!

    这还不如高一点呢!

    “你是不是故意的!”

    倪予诺摊了摊手。

    “妹子,你在说啥?”

    “你故意让我难堪是不是?”

    倪予诺转了转手上的戒指。

    “比起我赢了你,哪个难堪?这不算什么吧?何况,这就是巧合!”

    真是,要不是倪予诺是外面回来的,霓露真的就以为倪予诺是故意针对自己的。

    她的自视甚高终究是蒙蔽了她的双眼,霓皇氏族是很厉害,凌驾于众人之上,但是不代表没有人比他们这里的人更厉害。

    家族,可能是第一,但是人,就说不定了。

    就算是巧合,但是霓露也不想看到倪予诺就算是输了,还输的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

    “你不是说你没有玩过枪么?”

    “欺骗霓皇阁下,欺骗众人!”

    霓露才不相信,一个从来没有摸过枪的人,打的靶数竟然和自己这个苦练多年的人差不多。

    欺骗霓皇阁下?

    倪予诺已经在脑补了一幕自己犯了欺君之罪,然后被拖出去砍了的大戏。

    这都什么跟什么?

    赶紧甩出脑袋。

    “我什么时候欺骗霓皇阁下了?我是没玩过枪啊,枪都是用来杀人的,这么说,我确实没玩过。”

    “有什么不对么?”

    霓露指着倪予诺,连一句话就说不出来。

    但是从她眼里的怒火可以看出来。

    她怕是要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