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强神典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参悟
    众人心里是拒绝的。

    叶辞没有给他们拒绝的机会,直接说道:“记住了,这一次你们又欠我一个人情。”

    望着叶辞一本正经的模样。

    众人惊了。

    他们能集体失忆吗?

    说起来,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之人。

    什么叫强买强卖?

    这就是了。

    叶辞腾出一只手,意念一动,无穹出现在她的手中。

    无穹出现,伴随着一股剑威降临。

    浩荡的剑威四散,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将目光放在叶辞的身上。

    不,是放在无穹之上。

    叶辞感受着手中无穹释放出来的剑威,浑身灵力汹涌而出,直接激活了剑身五道符文。

    长剑劈斩下去。

    轰隆!

    这一次,那大门不再是纹丝不动,而是有种摇摇欲坠的趋势。

    众人惊了。

    心中也是有点质疑。

    他们这么多人同时出手,还不如叶辞一个人拿着一把剑劈那么一下?

    砰!

    这一次,叶辞直接激活而来八道符文,几乎抽取了她一半的灵力。

    她身形踉跄一下,那大门也是直接被破开。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让他们头疼的大门竟然被叶辞给一人破开了。

    不过,叶辞的状态很不好。

    因为她额头上溢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也是苍白了不少。

    这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要是叶辞破开了那扇大门,还什么影响都没有。

    那就太刺激他们了。

    “记住,一人欠我一个人情。”叶辞收回无穹,慢悠悠的说道:“你们答应了的,不会不作数吧?”

    此话一出,众人瞠目结舌的看着叶辞。

    他们答应了吗?

    什么时候的事儿?

    不过大门破开,里面的传承比这个人情重要。

    人情什么时候都可以还,这传承要是没了,那就不知道要等多久的时间了。

    “多谢姑娘。”

    乌压压的人群越过了叶辞朝着大门内掠去。

    “厉害啊,我们都奈何不得,你轻而易举就将其破开了。”柳红衣路过她身边,颇有些感叹。

    叶辞瞥了一眼柳红衣,道:“我就是凑巧。”

    要是之前叶辞说这样的话,或许柳红衣不会质疑。

    但现在....

    呵。

    去特么的凑巧。

    谁来凑巧一个试试?

    柳红衣看了一眼进去的人,视线一瞥,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神色幽深的古玄生,道:“你来这么晚,不会是因为他吧?”

    “他对你动手了?”

    叶辞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又很快收回。

    “动手了,搞偷袭的臭男人。”

    “那你没死真好。”柳红衣十分唏嘘,又有些同情的看着叶辞,道:“你好好保重。”

    说完,他迫不及待的转身离开。

    走了一半道,又回来:“你这样子没事吧?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不用。”叶辞淡淡道。

    柳红衣没太在意,跟叶辞说了几句小心的话就走了。

    白筠等人走到叶辞的身边,朝着笑了笑,道:“多谢姑娘,这个人情我白筠记下了。”

    “白筠?冰月城的白家?”叶辞诧异。

    她在前来这帝都之前,早就将帝都之外的事情打听过了。

    五城之中,有不少显赫的家族。

    冰月城就是以白家为尊。

    “正是。”白筠温和的笑道。

    “我记下了。”叶辞点了点头。

    “告辞。”白筠带着一行人转身离开。

    “这个人,莫不是看上你了?眼瞎得可以啊。”只只有些同情的望着白筠的背影。

    忽地,它伸手拍了拍叶辞的耳朵,道:“你怎么对个陌生人都这般温和?你变了,变得不像你了。”

    “什么叫眼瞎得可以?你难道没有看出来,那是个姑娘?”叶辞翻了翻白眼。

    “姑娘吗?”只只惊了。

    “我说怎么一个男子比一个女子还要纤细瘦弱。”

    “你眼瞎得可以。”叶辞冷声呛道。

    只只无言以对,拧了一把叶辞的耳朵。

    “你真的不去抢东西?”只只又有些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

    这传承之地,天材地宝是不少。

    叶辞说没兴趣那自然是假的。

    只不过,她现在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

    她抬眼看向古玄生,冷冽的眉眼增添了几分笑意,淡淡道:“古统领,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

    “看到我出现,古统领好像也不是那么失望嘛。”

    “人家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古统领见了我,这般沉得住气,不愧是喜欢暗中偷袭的人。”

    古玄生抬眼望来,那双冷静的眸子好似看穿了叶辞的心中所想。

    他面色从容,似是没有被叶辞的话语给刺激到。

    那双向来波澜不惊的眸子藏着的冷意到底有几分。

    谁也不知道。

    但叶辞觉得,这样的古玄生相反是最难缠的。

    对上古玄生那波澜不惊的眸子,叶辞丝毫不怀疑。

    古玄生下一刻就会暴起,对自己动手。

    谁又知道他表面不在意,内心到底酝酿着多少怒火呢?

    叶辞不在意古玄生的回答,她只是想留下来,故意恶心恶心古玄生罢了。

    现在目的达到了,她自然懒得久留。

    “真希望,古统领出去之后也这般善待我,最起码不要动不动就在背后捅刀子。”叶辞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她没有看到,在转身之后,古玄生那波澜不惊的脸上,浓烈而不可忽视的杀机。

    “你这样说话,难道就不怕真的得罪了古玄生?”只只奇怪的问道。

    “已经得罪了,我不介意得罪得更狠一点。”

    “古家要对我动手,那是需要时间的。”

    “只要给我一点时间,他们的报复就不会给我造成任何的影响。”

    .......

    金碧辉煌的宫殿之内,四面墙壁之上呈现出来一幅幅唯美的画卷。

    几乎每一副画卷之上,都蕴含着极为玄妙晦涩的气息。

    众人盘膝坐在原地,用心参悟画卷之中蕴含的那股神秘的力量。

    宫殿中央,乃是一座巨大的石台。

    石台之上,乃是一个中年男子的石像。

    看起来很普通,像极了随意雕刻的一般。

    但没有人敢细看,因为若是细看的话,会发现上面雕刻的每一处痕迹都像是浑然天成的一般。

    盯得时间久了,神魂会受到撞击,从而变成傻子。

    这石像之上,蕴含着神威。

    神魂力量不强之人,光是看一眼,都觉得一股子刺疼席卷而来。

    这其中不包括叶辞。

    旁人在领悟的时候,她便在盯着那石像看。

    目光一眨不眨,神色认真极了。

    她怀里抱着的青央已经陷入了熟睡,看起来乖巧又可爱。

    石像之后有一道大门,那大门连她使用无穹都撼动不了分毫。

    而那四面墙壁之上的画卷是打开那扇大门唯一的通道。

    要不然,那些人也不会苦唧唧的坐在那里参悟画卷。

    画卷是唯美的,但经过岁月的沉淀,多了几分神秘。

    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各不相同。

    对于这些天骄来说,亦是一场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