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成功苟到了博人传 > 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因为被水流包裹住的缘故,无法喘息的巳月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肺内的空气正在逐渐流逝,窒息的感觉铺面而来。

    “这些水有古怪!”

    感受不到自己背后尾赫的巳月想着,同时他的左手握成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对当前的这种困境,巳月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只是,他不愿意去这么做而已。

    这是在巳月吃掉大筒木浦式之后得到的新的能力,按照壳组织那边的说法,是楔模式。

    虽然进入楔形态能够让巳月获得强大的力量,但同时也让巳月出现自己不再是自己的莫名恐惧的感觉。

    但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巳月瞥向红太狼的那一边。

    “你已经输了。”

    因为对方可能是九头蛇成员的缘故,再加上目前木叶村和九头蛇正处于合作时期,所以自来也并没有选择下死手。

    “是吗?”

    白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变成白雾消失。

    “影分身!”自来也在惊讶的同时,侧转身体躲开从后面偷袭而来的飞刀。

    看似自来也在第三层,白在第一层,实际上,白是在第五层。

    从战斗的一开始,不断扔出飞刀的就是白的影分身。

    “不能再留手了,否则巳月要坚持不下去了......”

    自来也瞥了一眼巳月,双手开始迅速结印,在自来也打算认真起来的时候,巳月也开始进入楔模式,左手的手臂开始出现纹身,一直蔓延到巳月的脸上。

    “什么!”

    再不斩发出惊呼的声音,因为他的水牢术正在被巳月的左手吸收。

    再不斩也相当果断的放弃维持水牢术,选择和巳月拉开距离。

    “水遁·水龙弹之术!”

    面对急窜的水流组成的水龙,巳月丝毫不慌张,也没有躲闪,而是抬起自己的左手手臂,再度将再不斩的忍术吸收。

    “他的左手,原来能够吸收忍术吗......”

    巳月一直低着额头,水滴顺着他的头发低落,原本有一个只有在饥饿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蛇姨精神在脑袋里就已经让巳月够头疼的了,现在巳月的脑袋里又多了一个大筒木浦式的精神,再加上他本人的精神,正好可以打斗地主了。

    低头沉默不语故作深沉的巳月突然出现在再不斩的身旁。

    楔模式带来的强化不仅限于能够吸收忍术,还有身体全方位各个身体素质的强化。

    “好快的速度!”

    在再不斩惊讶的同时,巳月对着再不斩轻轻打出一拳,直接将再不斩打飞。

    “幸纪大人!”

    再不斩和巳月的情况同样引起白和自来也的注意。

    “那个纹身......是大筒木吗......”自来也放缓自己手上的进攻节奏,望着巳月那边。

    被打飞的再不斩控制自己的身体,稳稳地落在地上,同时顺势手掌拍地:“通灵术!”

    一个黑色手提箱出现在再不斩的面前。

    “不要!幸纪大人!”

    身为再不斩同伴的白自然是相当清楚这个黑色手提箱里的东西。

    即使是再不斩那样意志坚定的人,也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液,最后还是打开了黑色手提箱,一个黑色的仿佛有生命的物质瞬间从手提箱里蹦了出来,附着在再不斩的身上,逐渐形成铠甲的模样。

    “赫者铠甲......合体......”

    再不斩发出吃痛的声音。

    虽然能够显著提升使用者的各项数据,但作为代价,赫者铠甲附着在身体上的时候会不断啃食使用者的身体。

    “啊!”

    再不斩挥舞着大刀冲向巳月,作为反击,巳月的尾赫也不断冲击着再不斩的身体,但只在再不斩身上的黑色铠甲上留下一丝痕迹。

    一瞬间的功夫,再不斩就冲到了巳月的面前,完全无视巳月的攻击,和巳月互换攻击。

    一方依靠着自己身上的铠甲,一方依靠自己超强的身体恢复能力。

    血雾从一动不动的伫立在原地的巳月身上四散开来,再不斩也喘着粗气眉头皱紧。

    “这是死掉了吗......不对!”

    巳月身后的尾赫开始抽搐,将调整自己身体的再不斩抽飞。

    “生命力还真是顽强......不快点解决掉的话,恐怕我会被身上赫者铠甲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被抽飞的再不斩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判断着当前的局势,“可恶,只能拼一把了......”

    再不斩按下自己脖子护甲上的按钮,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再不斩身上的赫者铠甲发生进化,这一次,连再不斩的脑袋都包裹上了,再不斩身上自己的血液顺着赫者铠甲的间隙流了出来。

    “赫者铠甲,给我......吃吧......”再不斩注视着眼前的巳月,加快速度冲了过去,“啊!”

    再不斩挥舞着大刀出现残影,巳月也不断被逼着后退,逐渐抵挡不住。

    “虽然实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但居然要用自己的身体作为驱动铠甲的能量......可恶......再坚持一下......”

    最终在这场比拼持久的战斗中,还是巳月更胜一筹。

    再不斩后退几步跪倒在地上,他的血液四溅。

    “幸纪大人!”

    没有功夫理会红太狼,白冲到跪倒在地上的再不斩的身旁,拼尽力气才将死死咬住再不斩身体的赫者铠甲连带着再不斩的肉一起扒了下来,再不斩的白骨露在外面。

    “被紧紧咬住不放了,啊,感觉自己要被吞噬殆尽了一般......”再不斩望向另外一边的巳月说道,“白,这样下去可不妙了。”

    另外一边,自来也也来到巳月的身旁,虽然巳月的情况要比再不斩好一点,但也很明显巳月已经无法再继续战斗了。

    “你没事吧,巳月。”

    “嗯。”巳月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就是有些饿了......”

    修复身体需要大量的能量,而这些能量,喰种都是通过进食获得的。

    “......你是要吃东西吗?”

    因为巳月很少在外人面前进食的缘故,所以自来也也一直刻意忘记巳月是吃人的怪物这么一回事。

    久违的蛇姨因为饥饿再一次出现在巳月的面前蛊惑着巳月。

    “......”逐渐失去意识的巳月沉默着缓缓走到白和再不斩的面前,做出本能的进食的行为。

    之所以没有攻击自来也,是因为现在的自来也的身体并不是人类,而是狼。

    “什造,你先跑......”

    “不要!”白拿着飞刀挡在再不斩的面前,语气坚定的说道。

    在巳月发动攻击的瞬间,自来也突然从侧面将巳月踢飞,转过头对着铃屋什造和筱原幸纪说道:“你们两个,快点跑!”

    来不及思考明明是敌人的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白搀扶起再不斩逐步撤退。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