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长安七日 > 正文 第柒日 章 回(四)
    随着众人目光齐齐望向塔顶,人群间突然传出了一记“啊~”的惊叫声,紧接着惊叫声此起彼伏,塔内的众人皆已是大惊失色,国师见状当即大声吼道:“安静!勿要惊了应龙!”此言一出,众人连忙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再发出声来,可身子骨的颤抖却是遮掩不住的,所有人皆因恐惧而脸色煞白,浑身上下几乎抖作了一团,更有甚者,早已是两眼一翻,吓得晕了过去,就连一向沉稳的李泌和郭子仪此刻皆已是瞪大了眼睛,后脊止不住地发凉,而右相与太子则早已是失了态,吓得斜坐到了蒲团一侧,若不是用手撑地,恐怕此时早已摊倒在了地上。

    不知何时,塔的顶部居然盘踞了一条巨大的黑龙,龙身足有一米多粗,张牙舞爪,整个龙身不知有多长,但已是把塔的顶部遮蔽得严严实实,龙头朝下,正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盯着龙椅之上的圣人!在场众人只见过雕刻或是画中的龙,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巨大的活物,当是感到万分恐惧!此时的圣人自也是看到了自己头顶之上的巨龙,可他倒是显得淡定得多!他缓缓闭目,回想起了几日前夜里的一个场景。。。

    那一夜,也就是李天然等人悄悄潜入华清宫的那一晚,圣人正在圣汤宫中沐浴,而国师却匆忙前来见驾,圣人倒是也不避讳,召见了国师。国师入殿后,当即向圣人禀明,应龙派了使者前来,欲先探访圣人,然后自己会于今日亲自到来!圣人将信将疑,一旁的高力士更是嗤之以鼻,可国师同样拿出了摇铃,晃动了几下,不一会儿居然在圣汤宫内就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黑龙,只是那条黑龙比起今日所见,体型小了不少,这黑龙便是应龙的使者,刚一出现,圣人当即大惊,吓得目瞪口呆,可偏偏此时被窗外的李天然等人给打断了,黑龙使者也一并消失不见,圣人大怒,命高力士无论如何也要抓到屋外之人,于是才有了后事。

    话说回今日的道政塔内,因为圣人已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故而早已做足了心理准备,即便面对塔顶的应龙倒也显得平静了许多。正如刚才所说,他早已闭起了自己的眼睛,静待接下来发生的事。

    应龙的目光开始向塔内的众人张望,他环视着众人,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俯冲而下,吞噬某人,他这一举动不免令众人的心中开始发慌,不少人似乎还打算挣扎着起身,准备逃跑,可在应龙的威慑下,更多的是双腿发软,根本不听使唤,只能瘫坐在原地。

    应龙的目光最终还是停留在了圣人的身上,应龙开始游动了,悄无声息而又无比迅捷,没过几个响指的功夫,他已是到了塔的下方,他巨大的身躯在众人头顶来回盘旋,而龙尾似乎仍在塔的顶端,与如此庞然大物近距离接触,众人忍耐恐惧的能力早已是到达了极限,不少人几乎已被吓得肝胆俱裂,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应龙到底要做什么。

    突然,应龙一掉头,径自朝龙椅上的圣人盘旋了过去,众人正惊诧之余,应龙居然已用庞大的身躯裹住了圣人,而龙头也立在了圣人身前,单那龙头已是巨大无比,只要一张嘴便可轻易地吞噬圣人的身体!一旁的太子大惊,脱口而出道:“护驾,快保护圣人!”此言虽出,但谁又敢上前?相反,应龙却突然把目光转向了太子,太子吓得心里一凉,顿时不敢接话,只是全身无力地瘫软了下去,若不是一旁的郭子仪连忙伸手来扶,恐怕此时早已是狼狈不堪!太子尚且如此,谁又敢再度大声喧哗,只能把目光齐齐地投向了应龙与圣人,静待下一步事态的发展。

    圣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应龙的气息,他再次缓缓地张开了双眼,见应龙巨大的龙首距离自己仅仅一步之遥,心中也是大为惊恐,他不自觉地朝身下望了望,自己居然已严严实实地被应龙给裹住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此刻的圣人早已是全身无力,气息也变得异常急促!他侧脸望了望周围,他在寻找国师,想向他施救,可此时的国师却早已不见了踪影,圣人大感无奈,他万没想到事态竟会如此发展,于是只能长叹了一声,硬着头皮开口道:“大唐皇帝李隆基见过应龙上神!”

    龙首向后微微移动了一些,他的眼神紧紧盯着圣人,似乎是在打量他,打量这位世人眼中的圣人!被他这么一盯,即便是短短的片刻,圣人自个儿、包括在场的众人都感到无比心焦!他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接下来会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应龙轻轻抖动了一下,居然用人声开口道:“大唐皇帝李隆基,今日唤吾前来,是意欲封圣,以获长生之躯?”应龙的声音浑厚有力,声势巨大,一开口就传遍了整个道政塔,声音还在不断回荡!众人皆被吓了一跳,谁也没有想到,这应龙居然会开口说话。

    圣人闻言,连忙点了点头,回应道:“朕谢应龙上神相问!朕潜心修道多年,正欲求此事!还望上神成全,赐朕与不朽之躯,以立万世!”

    应龙鼻息一喘,继续问道:“若是汝得万世之躯,那治国大任将交于何人?汝又将如何自处?”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不禁齐齐把眼光投向了圣人!一直以来,圣人都不曾明示,天下之事将欲如何处之,可到了这个地步,应龙现身相问,他又岂敢避而不答!太子与右相此刻的心早已悬到了嗓子眼,他们焦急而又期待地望向了圣人,此时一言即出,那便算是定了天下大事!

    圣人不敢犹豫,终于缓缓说道:“若朕得了不朽之身,自当隐于这骊山华清之内,天下大任,有能者居之!这。。。治国之事。。。”

    “圣人!此事万万谨慎啊!”人群中突然蹦出了一个声音,吓了众人一跳,开口说话的居然是杨玉环!到了这个地步她居然还敢开口,也确是出乎了众人意料之外,圣人望向了杨玉环,嘴角不禁微微一扬,似乎与她早有了默契,于是继续说道:“这。。。右相杨国忠辅佐朕多年,德才兼备,能堪大任,故朕欲将治理天下之大任授之于他。。。”

    “圣人!万不可如此啊!”打断说话的正是李泌,不知他从哪来了气力,顿时从蒲团上一跃而起,正欲冲向圣人请愿,可刚没走两步,应龙当即龙身一甩,重重地击在了他胸前,李泌顿时腾空而起,重重地往后摔在了地上,口中不停地吐着鲜血,看样子已是奄奄一息,再无站起的能力。。。而此时的太子早已面如死灰,没有了任何反应。。。

    右相闻声大喜,当即起身,跪地大声谢恩道:“谢圣人成全,臣定当不辱使命,护吾大唐千秋万世。。。”话没说完,只见应龙再次龙身一抖,同样一下重重地将右相击倒在地,他的伤势比起李泌也好不到哪!众人见状大惊,心想必定是二人失礼冲撞了应龙,一时间道政塔内安静得出奇,无人再敢上前妄言,免得一时口快反而丢了性命。。。

    应龙沉默许久,终于怒声开口道:“大唐皇帝李隆基,登基继位始即为宫变乱政而窃得帝位,实非顺天应命之人!窃居帝位数十年,早该退位,念及早年尚有所功绩,故而延续至今!殊不知汝不思进取,近些年来居然怠于政事,任用奸佞,致使民不聊生。临了,居然还妄图得万世不朽之身!直到今日仍不思悔改!汝可知罪?”

    圣人闻言大惊,他万万想不到应龙居然会如此问话,当即慌乱应道:“应龙上神明鉴,绝非有此事!绝非。。。”他的脑中突然想起了国师,按照国师之前所说,事态绝不是如此发展,他告诉自己,应龙是感念自己虔诚与万世之功,故而欲当天下众人赐其于不朽之身,于是才会有今日之聚,可为何却是如此?圣人当即大声惊恐道:“国。。。师,国师,快来救朕!快!”可大声唤了几次,仍无人应答,国师早已没有了踪迹!

    应龙打断了他的喊话,当即大声怒道:“事到如今,难道汝还不知道悔改吗?”被应龙这么一喝,圣人当即愣住了,不知该如何答话。应龙却是突然鼻息大喘,把目光又转向了大殿内的其他人,大声问道:“还有汝等,难不成就打算如此助纣为虐吗?这样的皇帝难不成还要继续共存亡吗?若是如此,今日本神就赐汝等一死!”

    此言一出,众人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仓促间人人开始跪地求饶,口中不断念叨:“吾等谨遵应龙上神的旨意,不敢违背!绝不敢违背。。。”

    圣人见众人如此,心中之念顿时如死灰一般,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苦心经营多年,围在他身边的这些文武百官、王公贵族居然如此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