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农女有田:家有傻夫要抱抱 >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独守空房
    苏沐离脸上依旧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是看着有几分心酸,加上略微有一些红肿的眼眶,看着让人生出了几分心疼。

    季白风直接上前一把把人抱到怀里,心里有太多的心酸是说不出来的。

    “对不起,是我违背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诺言,你打我骂我都好,能不能不要伤害自己。”

    季白风堂堂的七尺男儿说起这些来的时候,眼眶有一些微红。

    他确实是没有办法看到自己一家老小被送往刑场,个个死于非命的那一个画面。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同意这件事情了,如此一来,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苏沐离已经花光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在这里演戏了,说起话来的时候,嘴角那一抹嘲讽的笑容看着让人心疼,愧疚。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可我接下来的日子你可以和你保证,我绝对不会碰除了你之外的人。”

    季白风现在也只能给的承诺就只有这么多了,在皇权面前,他终究是要低头的。

    “呜呜呜呜……”

    苏沐离听了这句话之后,终于忍不住地扑到了他的怀里面,哇哇大哭了起来,这一个眼泪花光了全身的力,气势,必要把这一辈子都哭完。

    季白风没有过多的言语,就这么静静的陪伴着她,呆在这一个院子里。

    季家一下子要有两个人嫁到家里面来,如今已经紧锣密鼓的开始张落这了院子里面都是挂满了大红色,只是身为当事人的人确实开心不起来的。

    两位老人家也不愿意这样如此欢乐的一个景象闹出了如此的局面,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面对。

    不管大家才能带着什么样的心思,今日两位新人都是要进门的,两顶轿子落到了门口。

    季白风看中了其中的一顶轿子,直接就走上前去,小心的把里面的女子接了出来。

    苏沐离就这么放心的把自己的手递到了他的手里,这一刻只觉得安稳无比。

    另外一边的宋安倩只能在稳婆的搀扶之下慢慢的走了出来。

    接下来就是行礼环节,季白风眼神从来就没有看过后面的送安全,只有面前的心上人。

    “今日里面你也辛苦了,等一下到屋子里面好好的休息一下,等我安顿好前面留着一些客人就到后面去陪你。”

    季白风看着一身喜服,站在灯光之下的二人,只觉得心里温馨无比。

    外面的那一些宾客纷纷传来打去的声音。

    “嗯。”

    苏沐离轻轻的答应了一句,就在旁边丫鬟的搀扶之下回到了房间里。

    相比较起来宋安倩,这里就显得有一些安静了。

    “今日我们姑娘如此漂亮,一定会把姑也迷的走不动的,晚点的时候一定会来我们房里。”

    牧儿是宋安倩陪嫁的丫鬟,所以平日仗着关系好的缘故,说话也无所顾忌。

    “你到外面小心地看着,等到人过来的时候要进来,提前通知我一声,在让人送一些醒酒的汤要过来,免得他喝的有些多了。”

    她下来是对自己有自信的,听了身旁丫鬟的这一些话更是如此,料定了他今晚上,是要过来的。

    屋子里面的烛火已经换了一根了,外面也是冷冷清清的,半点人过来的痕迹都没有。

    “你出去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想必外面的那一些宾客也是懂规矩的,不可能了,这个时候还没有人回来。”

    宋安倩眼神里面带着一抹急切,已经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些什么。

    “也是啊,是不是喝多了就到别的屋子里面去休息了,我这就出去打听一下消息。”

    牧儿得了消息就赶紧出去打听了,不过一会儿就跑了回来,脸色有一些慌张。

    她有一些忐忑的看着自己家小姐一时间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怎么了,难不成出去了一趟下掉魂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就是,”

    宋安倩看着自己家丫鬟的这一个样的心里已经隐约探测出了一些什么。

    “外面外面的那一些人说,姑爷到那一个女人房间里面去了。”

    结婚第一日就在这里独守空房出去只能丢了自己家小姐的脸面。

    宋安倩更是腾的,一下就从位置上面站了起来。

    “这一个贱女人不知好歹的东西,平日里面勾搭着她也就算了,如今新婚之夜也是要如此的嘛,今日她们两个人拜堂在我面前完全就当做我不在的样子。”

    她好不容易才肯请了皇后求来了这一段音乐,不曾想结婚,第一次就受到了这样的屈辱,直接气的把桌子上面的东西摔到了地上。

    另外一边的屋子里就显得有一些热闹了,旁边的那一些小丫鬟个个都翘首以盼的,想看看这一个少夫人穿了西服的样子。

    “少夫人难道就不着急,少爷今日不过来了。”

    旁边的丫鬟看着苏沐离这一个不以为意的样子,忍不住打趣的说道。

    “我们两个人之间已经生活了如此长的时间,有些事情我还是明了的。”

    她不以为意,对于别人的这一些说法也并未放在心上,今日里面两个人小心翼翼的那一些守护就已经说明了问题过,果真两个人刚刚说完这些话,门外就有了小洞。

    苏沐离头上还盖着红色的头巾,整个人都在床上,让进来的人不免晃了眼。

    “我每一次做梦都是与你在一起的场景,如今看着这一件大红色的喜服,这一辈子终究没有什么遗憾了。”

    季白风难以掩饰心里面的激动,旁边的那一些丫鬟不敢打扰,两个人的洞房花烛夜都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苏沐离听了这话,也免不了心里升起了一种触动,两个人之前也发生过关系,如今这样的场景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

    季白风小心翼翼的掀开了这一个红色的盖头,看到下面面容较好的这一家里,只觉得整个人也跟着红润了一些。

    “你今日真的好漂亮。”

    他小心地抚摸着她脸上的这一些轮廓,一点一滴的都不愿意忘记了今日两个人一起完婚的场景。

    “我之前的时候有嘱咐旁边的小丫鬟悄悄的给你送一些吃的东西过来,可有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