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致命危妻不好宠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你没碰我,我能怀孕吗?
    看他笑话是不是很过瘾?

    对于梁雪娇的无礼行为,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因为他根本就不在意她,只当她是一个刁蛮任性的无知小丫头。

    但是,对于程依依这样一副看他出糗的表情,他的怒火就立马直往上窜。

    “小女不懂事,请二位多多海涵!”

    梁董看着梁雪娇跑走的背影狠狠的一跺脚,然后,脸上立马堆了笑,看着两人说道。

    程依依看着梁董说道:“没关系,若是您的宝贝女儿真的看上了我的这位秘书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介绍给令爱。”

    顾少卿闻言,简直要气炸,这个丫头是要上天吗?

    还是不把他气死誓不罢休呢?

    “程依依,你究竟要怎样?”顾少卿实在没忍住心中的怒火,此刻,他真想将手里的红酒泼她一脸。

    看着二人将要吵起来,梁董赶忙圆场:“程董,您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小女不懂事,叨扰到两位了,我替小女向你们二位道歉。”

    “没关系,我肚量大,不会跟她计较的。”程依依没有理会顾少卿,看着梁董浅笑道。

    “那就好,两位慢用,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话落,梁董微笑颔首,转身离开了。

    虽然,梁董不知道二人是什么关系,但是,心中瞬间有了疑虑。

    毕竟在在这样的场合,敢直呼程董大名的人,应该不是什么善茬,在没弄清楚他的身份之前,梁董还是不敢妄动。

    他没想到,他的宝贝女儿竟然看上了这位翩翩美公子。

    不过那样耀眼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吧!

    看着梁董远走的身影,顾少卿抬起手臂将程依依扯到了一边,趁着没人的时候,他开口:“你究竟要闹哪样?这样的场合岂容你私自胡来?”

    “我说我不来,你非要让我来,现在又嫌我胡闹,那我还是走好了。”程依依从他的手心里抽出了手臂,迈步就要走。

    顾少卿将身子一横,挡住了她的去路,厉声呵斥道:“你是小孩子吗?说不得吗?”

    “对,我就是小孩子,怎么了?”程依依一听也来气了,抬眸瞪着他。

    “小孩子就要听话,懂吗?”顾少卿冷喝道。

    “我若是不听话呢?”程依依反击道。

    “好,你今天若是走了,这个婚你还真的就离不成了。”顾少卿威胁道。

    “离不成就离不成,反正你不离婚,你就得当一辈子光棍!”

    程依依抬起大眼睛悠然的看着他,此刻,她也不恼了,跟这个人在一起,如果真的动气的话,迟早得被气死。

    “那我就当一辈子的光棍好了。”顾少卿冷哼了一声。

    程依依没再理他,迈步朝着食品区域走去,此刻,她感觉腹中有些饥肠辘辘,刚才空腹喝了不少酒,此刻,胃里还有些不舒服。

    她端着餐盘拿了一些点心,还有一些可口的食物,找了一个无人的位置,便坐了下来。

    正在幸福的吃着甜点,忽然,对面有人坐了下来,一抬眸,便对上了那双漆黑幽冷的双眸。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既然那么不喜欢我,干嘛一直跟着我。”程依依看着顾少卿开口。

    他整了整西服,文雅的靠在了椅背,淡淡开口:“下午这里有一场舞会,你最好将这身西服换掉,不然的话,作为我的舞伴,你会让我很没面子的。”

    程依依冷哼了一声,瞥了他一眼,说道:“我说过要做你的舞伴了吗?别自作多情了。”

    “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忘了吗?”

    顾少卿欠了欠身子,一双冷眸盯着她,她这是要闹哪样?

    “参加生日宴会啊!我可只负责出席,别的不是我的范畴。”

    顾少卿之前也没有特意交代,要她作为他的舞伴,只说是出席宴会,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又谈舞伴,扯什么扯?

    “难道你没有出席过这样的场合吗?”顾少卿冷嗤了一声,故意装是不是?

    “做舞伴也不是不行,但是,我可是要收费的。”

    程依依抬眸瞥了一眼顾少卿,对于这个抠门鬼,她也得动点花花肠子了。

    “收费?”顾少卿轻扯了一下唇角:“你还真能想的出来!”

    “不给就算了,反正我也不会跳交谊舞。”程依依低声喃喃道。

    然后,她又拿起叉子,挑起一小块儿蛋糕送进了口中。

    “不会跳还收钱?你的心可真大!”顾少卿简直要爆炸,怎么遇到这么一个小鬼头?

    “给钱就能学会,不然就不会。”程依依故意说道。

    不把顾少卿气死,她看来是不会罢休。

    “你——!”顾少卿将俊脸瞥向了一侧,简直不可理喻。

    程依依低头享受着美食,没再搭理他。

    半晌,顾少卿开口:“你开个价!”

    “看在你最近也没有工作的份上,我也就不多收了,一千元如何?”程依依抬起清亮的大眼睛看着顾少卿,冲他眨巴了几下。

    “马上转你!”顾少卿没有犹豫,掏出手机,直接给她转过了一千元,说道:“够了吧!”

    听到手机的短信声,程依依打开了手机,信息显示到账一千元。

    “收到!”

    程依依浅笑了一下,照此下去,他求她的地方还会很多,用不了多久,就能将那些衣服钱赚回来了。

    “舞会上,你只能作为我的舞伴,我可是花了钱的。”顾少卿将手机揣进了兜里,这个丫头还真会做买卖,竟然做到他的头上了。

    “话不能这样说,别人出的价位若是高于你,我还会考虑的。”程依依将一口蛋糕送进了口中。

    “你——!你是作陪小姐吗?你缺那几个钱吗?程大总裁——!”顾少卿气恼的说道,尾音的部分故意拖得长长的,刻意显示自己的不满。

    “缺,很缺!”程依依抬眸看他,开口:“虽然我掌管着慕天集团,但是,我没有拿过慕天集团一分钱的利润,因为我这是在赎罪,我对不起慕楚君,现在,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弥补我的过失。”

    “那我呢?你残忍的误杀了我,对于我,难道你不需要赎罪吗?你不需要弥补我的损失吗?”顾少卿冷厉的看着她。

    “你不是没死吗?要我赎什么罪?你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吗?你还有什么损失?”程依依心想,这个人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白白的赚了一个老婆,居然还嫌不够吗?

    “因为你的失误,让我被迫隐匿装死,现在虽然我回来了,但是,我却不能以自己的身份活得堂堂正正,直到现在,父亲都不肯将鲲鹏财团交到我的手里,本来今天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下被你搞砸了,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顾少卿冷睨着她。

    “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凄惨,你不还赚了一个老婆吗?你若不是炸死,我会嫁给你吗?”程依依反击道。

    “说起这个,我更来气,新婚之夜将我一个人丢在冰冷孤寂的房间,还有结婚快两个月了,我居然连你的身子都没有碰过,这也就不跟你计较了,天天大架小架接连不断,我真的不知道,娶了你,是干什么用的?”

    说起这个,顾少卿更是窝了一肚子的火,结婚这么久,没有同床过也就算了,还天天跟他拌嘴,只要一睁眼,没有一天是安宁的,照此下去,他没有被她杀死,反倒活活的被她气死了。

    “喂,我说你要点脸行不?没碰过我的身子?你倒是真能说的出口,若不是你侵犯我,我能怀孕吗?竟然还不经过我的允许,三番五次的进入我的梦境骚扰我,你这个人可真够无耻的。”

    想起那段时间,他的非法闯入,她就窝了一肚子的气,竟然趁着她熟睡之时,侵犯她。

    这也就算了,竟然还死不承认侵犯她这件事,想想都能气死吧!

    白白的受了凌辱,人家还不承认,最后那个人竟然还派人残忍的杀害了她的孩子。

    因为他的猜忌,所以他才雇人佯装救她,其实就是想对孩子下手,尽管顾少卿向她解释过,孩子的死是个意外,但是,她压根就没有相信过。

    她无数次的网上翻阅过他的资料,江湖人称“冷面阎王”,说的就是顾少卿吧!连自己的亲生孩子能下得去手,他还有什么不敢的。

    顾延之在听到她怀孕的消息之后,并没有任何喜悦的情绪,他也在怀疑孩子的出处,自然会将这样的信息传达给顾少卿。

    顾少卿本就生性多疑,冷面无情,在知道父亲给自己安排的婚礼之后,又得知她怀孕的消息,自然不会让她带着别人的孩子加入顾府,他们丢不起这个人,宁可毁了这个孩子,也不能让他毁了顾家。

    毕竟孩子一出生,肯定是要养着的,如果抛弃的话,肯定会被世人唾液星子淹死的。

    所以在孩子未出生之前,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放过一个。

    这就是那些豪门贵族的丑恶嘴脸,殊不知,他毁掉的就是他亲生的孩子,然而,他并没有觉得一点惋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就是他们罪恶的本色。

    至少程依依是这样认为的,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和顾少卿之间结下了梁子,这个死扣怕是永远都解不开了。

    “你最好不要在我跟前提怀孕那件事,那个锅我不背!”顾少卿再次重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