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快穿之我成为黑户之后 > 正文 第129章 质子升职记(28)
    【夜晚】

    萧林二人按照惯例,去街上换了一个新地方海吃猛吃了一顿。

    林灵吃得一本满足,可惜的是某大总裁不给力,吃了辣么多,就是没把配方成分吃出来。

    “喂,你这也想的太理所当然了吧。怎么可能吃一口就直接将配方吃出来的?”

    萧轶吐槽归吐槽,脑子还是很诚实地在回味刚才的味道。配方是有点困难,但是那些配料的成分,他已经尝出来好几种,有机会倒是可以试一试。

    就这样,萧轶一边仔细地将可能的成分依依分析下来,一边又跟着丫头去了一趟老煊家的小宝库。

    “这端木煊也真是惨,被你给盯上了。你好歹也换一家拿啊。”

    萧轶毫无诚意地为端木煊说了句可怜话。

    “我给他老婆送钱,从他地方拿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而且也不是他全出,至少一半是老丁老东出的。”

    林灵说是这么说,当然也知道这端木煊九成是不乐意的。可问题是,让她将自己的零花钱掏给张阿花,林灵更是一千个不愿意。

    所以,老煊不好意思喽,你就老实受着呗,谁让你拿我没办法哒~~

    “你还真有理了。”

    这逻辑,萧轶服了。

    【质子府会客厅】

    林灵和萧轶刚回府,下人就来报富贾老丁老东已等候多时。

    “拓拔质子。”

    林灵刚一进屋,老丁老东两人立马来了个90度大鞠躬。

    “两位不必行此大礼,随便坐。”

    说完,林灵自己便一屁股坐下了。

    “拓拔质子,这几日,我和老东两人真的感觉事事顺畅了不少。”

    老丁一脸地激动,这拓拔质子真乃神人,简直比那些道士都灵验。

    “是啊,就连这几年困扰我的怪毛病,这几天都感觉好了不少。这是我和老丁的一点小心意。”

    老东说完,便让下人抬上了好几个宝箱,打开一看,全是白花花的银子。

    林灵眼馋地盯了一会,硬生生地忍住了:“两位不必如此,这钱财给我,并不能帮助两位战胜霉运,只有按照原计划将它们送到张贵人手上,才能发挥他们应有的效果。”

    “张贵人那边,我和老东会另给,这里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看拓拔质子推脱,老丁有点着急。

    “不用了,我拓拔衍虽然不如两位家财万贯,但也不想被这些身外之物束缚。”

    虽然眼馋,但是林灵也明白这些银子就凭她和小一一是吃不完的,所以此时还是装个逼,给自己塑造一个好形象。

    “这……”

    老丁老东两人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等二位这事一了,本质子也是时候考虑准备几样好宝贝,送给未来媳妇了。”

    林灵似想到了什么,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林灵边说还边给身旁的萧轶使眼色。自己说得这么隐晦,也不知道这两人能不能听懂,要是真不行就只能找萧翻译了。

    “质子不必忧愁,我二人明日就带几样女性饰品,保管未来质子妃喜欢。”

    不愧是商场老将,老丁立刻将林灵的话接了下来。

    “可是,我都没把关,就直接送给未来质子妃,岂不是很没诚意。”

    林灵表示再多人喜欢有什么用,得她自己喜欢才行。

    “那就只能委屈质子亲自去寒舍挑选,不知质子意下如何?”

    老丁觉得这拓跋质子真是位有心人,相信未来的质子妃一定会很幸福。

    “好嘞,咳咳咳,一言为定。”

    林灵很开心,其实前几天在张阿花回家路上丢首饰的时候,她就有点心痒痒。那做工真是精致,只可惜是金的,感觉带着显老。

    也不知道自己的肉身啥时候才能来,林灵表示已经忍不住想好好臭美一番了。

    ·

    把老丁老东二人送走后,萧轶和林灵照理继续去张沐夕那儿看星星。

    【张沐夕闺房屋顶上】

    “肿么样,分析出来没?记得把白婉莹那份去掉。”

    林灵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萧轶,她的计划已经实施了半个月了,要这还没成果,那就必须得换个思路了。

    “……”

    萧轶表情古怪地盯着林灵,但就是不说话。

    “你盯着我看啥,快说话啊。”

    看着萧轶就这么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林灵觉得她的好脾气人设要蹦。

    真是的,吞吞吐吐干啥呀!倒是说句话呀!就算失败了又能肿么样,又不是没失败过,还差这一次吗?

    萧轶其实不是故意不说话的,只是他又需要静静了。

    过了好一会,萧轶才开口:

    “张沐夕的气运只有4000了,我吸收了90,白婉莹那边降了50,而白婉莹从他人地方吸收了20。所以,张沐夕因为其他原因降了70。”

    刚才他已经和世界意识对这数据进行了反复认证。

    为此,他上交了一半吸收到的气运,但这不重要。虽然张沐夕日常也会有气运消耗,可现在才过了半个月,这数字不应该超过10,

    萧轶现在迫切地想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半个月你才吸了90?你逗我捏?”

    其他的林灵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萧轶的这个90,她就不能忍了。

    知道她在这个屋顶上挨了多少只蚊子咬吗?

    林灵此时特别为自己感到不值。

    “没办法,张沐夕的气运已经和这个位面融合了,我现在吸取气运受到了很大的阻碍。”

    萧轶无奈地耸耸肩。

    “哦。”

    林灵一听顿时表理解。

    “丫头,还是快说说你这边是怎么一回事?”

    萧轶真的是好奇的不得了,丫头这水货到底做了什么。

    “嘿嘿,我慢慢给你讲哈。你先继续吸收,蚊子再小都是肉啊。”

    林灵开心地把玩着拓拔衍的粗手指。其实她开心的倒不是自己比白婉莹减了更多的气运值,而是,自己的猜想得到了验证。

    “好。”

    萧轶继续指挥芝麻豆干活。

    “还记得美美最开始提到气运之子的时候说过,因为气运之子会从其他地方吸收气运,所以周围的人往往会因此性格扭曲。”

    林灵切换教学模式,象征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空气眼镜。

    “是的,但这又怎么了。”

    萧轶还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