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云启惊澜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规矩归聚
    跪在地上的妇人见到这主仆二人看似相互算计实则温情满满的一幕,眼波流转间满是羡慕与怅然与丝丝的悔意。

    云雪澜不再看闭目调息的凛潭,转过头看着妇人,先前脸上的得意也被重新涌上双颊的疲惫所冲淡。

    “起来吧,别跪着了。”云雪澜放在膝盖上的左手轻轻向上抬了抬。

    “属下有罪,属下不敢。”妇人的头垂的更低。

    “你又何罪之有?”云雪澜看向妇人,后者却不作答,双手攥着衣襟下摆像个做错事却又不愿意说出自己错在何处的孩子,任凭家中长辈处罚一般。

    “先前你跪我,是为你一双儿女求个活路?”妇人闻言轻轻点了点头。

    “现在跪我,是因为你臆断我会将你一家灭口,以掩藏我的行迹,便在我力竭时动了杀心。”云雪澜的声音很平淡,没有看透妇人心思后的蔑视,也没有被人背叛的愤怒,像是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一般。

    妇人的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停了几息后又抬起重重一磕。屋子的地面似乎都跟着妇人的额头震颤起来,站在门外的丁野看到这一幕也有些于心不忍,他几次想开口却不知道又该说些什么。

    “身为一位母亲,你的所作所为合情合理,何过之有。身为霞云卫之人,你与高冕效忠云家多年,从离阳辗转多地来此经营多年,无论是功劳还是苦劳都不容轻视。高冕更是在这次的事情上立下大功。你又为何忧虑?”

    “因为霞云卫的规矩。”妇人的声音有点哽咽。

    “霞云卫的规矩何时说过牵连不知情的家人?”云雪澜漫不经心的说着,语气中透露着无奈之情,这妇人真的是护子心切乱了方寸。

    妇人嘴角抽动了几下,但终究没有把自己的话说出口,她本就因为过多的揣测少年的心思而险些酿成大错,便不再多言以免自取其辱。

    “高冕与你还需要留在这衔福城中继续做事,你二人又并未在外人面前暴露,又何谈赴死一说?”

    “可规矩始终是规矩,霞云卫之人一旦执行任务便是一枚死棋,与此事有关之人也都不能留在世上,以确保所保护之人的安危,所做之事不会出现纰漏。”妇人抬起头,第一次与云雪澜对视,眼神中却并无将死之人的恐惧与绝望,只是偶尔流露的决然之色,想来并非是对这世道,而是对那一双儿女。

    ”规矩始终是人定的。规矩始终也是死的。“”少年也直视着妇人,语气有些不满,不知是对妇人的执拗还是对这所谓的规矩。

    ”人定了规矩,规矩便是用来管人的。若是人可以随随便便变更规矩,今日觉得这样对自己有益处便这般修改,明日觉得那样有利于自身便那样变更。规矩便不再能服众,便不再能约束人,若无人再遵守规矩,定规矩的人便也失了威信与人心。”妇人娓娓道来,不卑不亢,倒是更像在学塾中两个争辩学问的蒙童。

    “你与你们可曾想过,这样的规矩是否合理?为何非要遵守毫无变通?”云雪澜重新坐正了身子,这霞云卫的规矩或许是少年心中为数不多与自家先生意见相左之事。在离开云隐山庄前,钟离先生将霞云之事对少年全盘托出时,少年的第一反应并非惊叹于云隐山庄这些年经营的手笔,而是问先生为何霞云卫之人执行任务后便一定要死,即便他们不自我了断,也会有人前来送他们一程,而那时,死的或许便不只一人

    当时老人只是盯着自己空空的袖管,并未作答。

    少年再问,是否霞云卫见到山庄来人便都算任务的开始。

    老人这时摇摇头,只对少年说,霞云卫并非属于云隐山庄,而是属于他云雪澜,若少年你日后成为庄主,那便是如虎添翼,可助少年执掌山庄更加得心应手。若是少年日后……霞云卫与少年父母留下的其他后手,至少可保少年性命无忧余生无忧。

    少年闻言,先是叹息随即感伤,他双目泛红的询问老者,言下之意便是霞云卫之人皆是为自己而生,也当会因自己而死。自己在他们心中便是阎罗。

    钟离先生以沉默肯定了少年的自问自答。

    当云雪澜再次询问老人,为何霞云卫之人如此心甘情愿赴死,难道不会起异心时。老人似乎答非所问,先是说了“不敢”二字,又反问少年为何士兵在沙场冲锋时义无反顾。最后又说,霞云卫之人都欠云隐山庄一条命。

    少年便是当夜第一次与先生对谈言辞有些激烈,他问先生,士兵沙场冲锋,若是明知必死却不退缩亦不临阵脱逃,究竟是训练有素,忠心为国,还是害怕身后督军的弓弩手,担心远在故土的家人受到牵连?不敢,是因为敬而不敢,还只是因为怕而不敢。究竟是控人心还是得人心?

    独臂老人看着起身与自己对峙的少年,只是淡淡的说,既然进退唯有死,沙场冲杀而可保父母善终,可保妻儿衣食无忧。若是死于监军刀斧之下,则其家中老小便会遭受池鱼之殃,甚至有生死之祸。两种死法,前者死得其所,后者死有余辜,你当如何选择?

    当时重伤初愈的少年或许是因为争辩时情绪激动牵动伤势,或是因为锱铢必较劳心伤神,脸色有些泛白。老人见到少年还欲开口,便抢先一句说,所谓帝王之术,便是驾驭人心,使其从畏惧变得不再畏惧,忘记畏惧从而心甘情愿的为你赴死。人在临死前怎么还会想,我究竟是因为怕你才为你去死,还是究竟是敬你而不贪恋苟活。所谓的忠心耿耿也好,阳奉阴违也罢,还不都是活着的人说了算,还不都是说给那些死去之人的子孙后代听听的?

    少年突然打断道,还不都是活着的人自欺欺人说给自己听的,为了让自己安心,好心安理得的让更多人为了自己去死,看着更多活生生的生命如同白驹过隙从自己眼前消失,而不会夜里被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惊醒。可是,这样真的能睡的安稳?所谓的高枕无忧不是一样是说与旁人听,更是为了骗自己的?

    老人闻言愣了愣,似乎在认真思考少年的话。片刻后,老人眼皮微微睁开,说权谋之术,便是先要骗过自己,才能驾驭人心。

    云雪澜嗤笑一声,又问老者既然这规矩是因为自己而定,那自己可否去改。

    老人只说,若是应该为少年赴死之人,愿意为少年贪生,那少年便可改了这霞云卫的规矩。反之,若是这些人依旧心存死志,少年便不可夫人之仁。

    云雪澜问了老人最后两个问题,其一是,若是这些人心有其他牵挂而死志动摇,有贪生之意,又当如何;其二是,规矩讲究的无非是人心与人行的方圆,究竟是外方内圆还是应该外圆内方。

    老人并未回答云雪澜的问题,只对少年说了四个字,慈不掌兵。

    少年的思绪从云隐山庄后山那座小院中收回,他看着眼前的妇人又问出了自己的问题:“究竟是规矩大,还是人大?”

    “规矩更大。”妇人没有思考便直接回答。

    “是规矩更大,还是定规矩的人更大?”

    妇人双眸变得迷茫,却没有回答少年的问题。

    少年继续道:“若是规矩比人更大,那么定规矩的人是否是作茧自缚?若是定规矩的人更大,那是否便可随心修改规矩?若是为了让所有人都可以心甘情愿的遵循这规矩,而定规矩的人也不可擅自修改这些规矩,岂不是画地为牢?所以规矩其实是给人定的。”

    妇人依旧没有作答,在她看来从加入霞云卫那一天起,她就反复的被告知,自己的使命与宿命,渐渐的妇人都忘记了自己究竟是听命还是认命。

    “规矩二字无非方圆。究竟应当是外圆内方才叫规矩,还是外方内圆才是规矩?”

    在门外听着二人的对话的黑毡帽少年有了兴趣,少年斜靠着门框右手食指弯曲抵住下巴吗“若是外方内圆,那便是严于律人宽于律己。便是色厉内荏,便是看似刚正不阿,实则毫无底线。可若是外圆内方,看似毫无章法却心中泾渭分明,只是着众人相处起来便也十分麻烦。你不知道其逆鳞何在,界限何在。便面看似八方玲珑,却一不小心便有可能越过对方心中的界限,倒像是个喜怒无常的怪物。”丁野似乎对自己的高谈阔论极为满意,自顾自地点着头。

    妇人似乎有所领悟,“公子所指是外儒内法还是外法内儒?”见到少年点头,妇人正欲开口,却发现自己的答案似乎并非自己心里的答案。

    “活着不好吗?”云雪澜突然话锋一转。

    “活着当然好,可那要能活。若是因为自己贪生反而牵连家人最终死的人更多,那活着就不那么美好。可若是自己死了,活着的人可以因此活的更好,那他们活着才是真正的美好。”

    “从前是你们没得选择。才会觉得只有自己的死才会换来亲近之人的生。好像你越是想活下去,越想你与你身边之人一同活下去,你们却越该死一般。只有你自己不想活了,你身边之人,亲近之人才配活下去。这又是什么规矩什么道理?”

    见到妇人低头不语,云雪澜继续道:“如今你们有的选,若是你想活,想看着你儿子金榜题名,看着他娶妻生子,看着他的学问被更多人奉为至圣哲理,看着你的女儿长大,成为一名扬名四方的杏林圣手,看着她寻得一位有情郎嫁为人妻,看看这她成了你一样的母亲。你可还甘愿赴死?若是你的女儿将来像你一样,为了她的孩子过的更好,明明有生路不走,却偏挑那一条死路,钻牛角尖一条路走到黑,你会在她身后拉扯她一下还是会催她走的再快些?”

    “若真能生,又有谁愿意真的去死?甘心赴死,无非是用自己的命去换子女的安稳太平日子,去赌他们光明一些的前途,至少不会像我与他们父亲这般,生死由不得自己便好。”妇人双眼婆娑,声音有些哽咽。

    云雪澜手撑着桌子缓缓起身,少年艰难的弯腰伸出双手扶着妇人的双臂,轻轻向上抬起,“唐姨,快起来吧。”妇人抬起头,直视着少年,只是少年苍白的面容在她眼中已经模糊不清。妇人一边啜泣,一边颤抖着缓缓起身。

    云雪澜从怀中取出一方手帕递给妇人。少年从不视人命如草芥,你可以不怕死,但不能不惜命,惜命乃是人性,唯有你惜命,我才会将你当作一个人。

    云雪澜重新坐回椅子上道:“衔福城我有新的安排,你与高冕继续留在城中。城中的客栈重新装潢一番,你日后便是客栈的掌柜。客栈的名字改一下,就叫圆满吧。你与高冕日后见面的机会也会多一些。”圆满,人心所求皆圆满,衔福所谋皆圆满。

    妇人感激的应了声是。

    云雪澜继续道:“我要你三年内摸清这份名单之外,潜伏在城中的其他势力的谍子,掌握其行踪即可。另外,三年内除了各大势力在衔福城明面上的产业和落脚点之外,都要掌握在你手中。”妇人毫不犹豫,眼神中闪烁着炽热,点头应下。霞云卫之人绝无庸才,而妇人多年来一直配和高冕在这蒲苗村中做个村野闲妇,就连她自己也快忘了自己的真正擅长之事。她乃姓唐,数家嫡传之人,娘家姓范,商家开山祖师的范,翻云覆雨的中的那个范。

    “高冕便继续留在衙门中,做好他的捕快即可,倒是你要多敦促他早点突破离魄瓶颈。年后衔福城便会换一位县令,这次的来人应当不属于哪方势力,陈氏兄妹会去试探此人。”

    云雪澜笑了笑,声音故意压的很低,“至于你的儿子与女儿。””妇人闻言身子剧烈的颤抖一下,却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

    “我想收纳令郎入霞云卫,高冕已经答应,我来问问你的意思。”

    妇人抬起头,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若是属下不应,该当如何?”

    “送他回你母家也好,或是送去中垚州的官学都由你们,只是希望不要耽误了这么好的读书种子。”

    “若是进了霞云卫?”妇人稍稍松了口气。

    “我想安排他去坤定州,安排他进入付家。”

    妇人躬身作揖,“公子本不必与我们商量的。”妇人本想再说一句,他能跟着公子这样的主人,是他的造化。发自肺腑,可因为发自肺腑却又说不出口。

    “你的女儿年纪尚幼,我若将你一双子女都带离你身边实为不仁,但日后衔福城的危机与云隐城相比,可能犹有过之,也算为她考虑吧,我便想着让她以侍女身份跟在钟离先生身边。”

    妇人闻言,眼中的感激之色再次氤氲了双眸。独臂老人从不肯亲自承认谁是自己的嫡传甚至都不肯承认师徒名分,但所谓侍女便是跟着老人钻研医道,当世医道,钟离自称其二,敢言一者又有几人。

    可妇人还是面带忧虑的看着云雪澜,少年一笑,摆摆手道:“不必担忧此事,我与他在此事上虽有争辩,却亦有约定。如今我能青出于蓝,还要多谢唐姨你。也该让这个固执的老东西捏着鼻子吃瘪了。去他妈的狗屁规矩。”妇人颜面一笑,笑中带泪。

    “属下依旧有一事不明。”妇人问道。

    见到云雪澜询问的目光,妇人开口道:“公子是内方外圆之人?”

    云雪澜沉思许久,却摇摇头,但也没有给出妇人答案。

    “他是内禅外魔之人。”见到屋内两人的视线同时转向自己,黑毡帽少年讪讪一笑,他摊摊手道:“我说的有错吗?他是既有菩萨心肠又有雷霆手段。”

    妇人闻言一笑,没有雷霆手段何谈菩萨心肠。

    少年闻言一笑,无非是一念菩提一念阿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