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这个妖女超级凶 > 正文 第70章 天灾?人祸
    接过殷帝的羊皮卷,陈不凡将之摊开,直接翻看背面的野史。

    “周杰兵败于野,多次与羌兵斡旋,终因寡不敌众,率众逃亡,羌兵入城,烧杀抢掠,无恶不极,然洪王手握重兵藏于陵墓,至死未出,周杰一腔孤勇,喋血起誓,其身迹终消匿于坟水流域,春城一带,正是,三年王朝归墟土,月落九天下黄泉,玉碎瓦全手足恨,简记国耻遗万年。”

    “好一个简记国耻遗万年,这周洪躲在这个墓穴里,当真是遗臭了千年以上,呸。”

    念完野史,陈不凡心生感慨,对着墓门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

    “实不相瞒,此半卷图纸当年被孽徒周勇夺走,所幸陈掌门仗义出手,将其就地正法,如今,整张图纸都在陈掌门手中,现在应该能敲开这千年王陵,让老夫一睹真容。”

    殷帝见陈不凡的样子,当即靠拢过来,若是陈不凡不靠谱,他打算随时要回图纸,毕竟,这是他付出极大代价才得到的东西,如今拱手让人,甚是不舍。

    原来是周勇拿走了这半卷图纸,怪不得那货会寻到春县,遍地开挖。

    以这半卷图纸的描述,坟水就是现今的坟江,而春城怕就是现在的春县,事过千年,一江两分,但基本地名尚在,周勇凭着这半卷图纸的提示竟真找出了周郎墓,不容易啊。

    可惜被我横插一脚,苟了他的小命。

    “不急,图纸记载的是陵墓结构,法阵机关并不会涉及,也就能看出基本阵法布局而已。”

    陈不凡摸出自己的半卷图纸,与下半卷拼接,一张完整的王陵图方跃然眼前。

    三宫三殿,冥河回旋,殿大宫小呈品字布局,正是典型的覆斗墓结构。

    自站位出发,依次途经墓门,回廊,俑坑,冥河,左中右三殿,其间左殿为兵器殿,中殿为禁卫殿和殉葬坑,右殿是冥宝库,过了三殿,就是三宫,东宫是将相祠堂,西宫是妃嫔庙宇,中宫由宫殿环卫,标注为帝落九天,正是洪王的棺室。

    好大的口气,还帝落九天,不就在棺材前养了一池子人面兽心的毒蛇吗,就算化了蛟,也不能与真龙媲美,九天腾云。

    陈不凡看着陵墓结构口水就多,又是忍不住啐了一口。

    毕竟,这里边埋着的是人人唾弃的亡国狗。

    不过,刻意标注在冥河下边的黑火药库却是让陈不凡心生惊疑。

    一般来说,没有哪个墓主会在自己的坟头下埋炸药,除非是五行法阵中的火阵。

    “凡弟弟可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殷晓靠在陈不凡肩旁,早就将图纸看了一遍,偏着脑袋问道。

    “三宫三殿九阀二十四连环,全由塞石堵塞,唯一的气门设在主墓死潭内,除非从正门破阵入墓,否则,连只苍蝇都飞不进。”

    陈不凡看的暗自心惊,一侧头,见殷晓饱满的红唇离自己不过一拳之遥,当即气血上涌,自觉退开一步。

    “不过,因为塞石锁墓,宫殿及墓室内反是不好再设机关,所有机括法阵全都布局在墓门前的回廊上。”

    殷晓幽幽的剐了陈不凡一眼,补充道。

    “说的轻巧,一旦触发墓门前的机括,整个陵墓中的死鬼可就都活了,真正的牵一发动全身。”

    五行诡阵环环相扣,将五行生克融入阵法,随便改动一处生克,都将激活整个法阵,最是凶险难缠。

    陈不凡说完,殷帝扯动面皮,枯脸更黑了,要不是瞳孔滚动,随时都能处于隐身状态。

    “所以才要凡弟弟亲自出手啊,你破阵,我们掠阵。”

    殷晓侧开身子,主动让开位置。

    “死神棍,你们这有句俗话,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想进墓的可不只你一个。”

    见陈不凡真要上前,龙灵难得提醒一句,说的不动声色。

    “我有。”

    没成想,陈不凡却是歪歪一笑,一句话回绝龙灵的好意,应该是想偏了。

    龙灵无语,索性闭目打坐,完全不顾忌左右站立的殷帝和八姐。

    “我也相信凡弟弟有,看好你哦。”

    在殷晓的鼓励下,陈不凡一步跨出,直接站在玄武龙头前,直视眼前的黑雾。

    一股遍体生寒的窥视感当头袭来,黑雾丝丝缕缕,如同触手扎入陈不凡七窍。

    陈不凡暗道一声不好,还未及闭眼,就见黑雾一晃,猛地幻化成滔天巨浪,无边洪荒中,一个小男孩被绑在短木上,随着洪水的卷动沉浮飘摇。

    狂风裹挟着暴雨在惊雷中呼啸而过,却无法湮没男孩凄厉的哭嚎声。

    爸爸妈妈的呼唤声听的人肝肠寸断,五内如焚。

    一道道黑影从洪水下冒出,惨白的鬼爪在浊水中狰狞拨动,阴瘆的厉笑声瞬间充斥耳膜,令人如临地狱,黑影潜在水中,身形如鬼魅般游曳,数不清的鬼爪伸出,往男孩抓将过去。

    “不——”

    陈不凡惨叫一声,被一股大力拉开,冷汗顺着脸颊滑落,一屁股坐倒在地。

    “这黑雾中有凶灵作怪,一旦被其扰乱心神,魂魄就被勾走了。”

    殷晓一把拉开陈不凡,美眸凝视黑雾,猛地扭转脑袋,不敢多看。

    “谢,谢谢..........”

    陈不凡抹了把汗水,说的语无伦次。

    方才若不是殷晓及时拉开自己,估计就被凶灵摄走了魂魄。

    只有死在五行诡阵下的残魂才能被阵法禁锢,养成勾魂的凶灵,而且,这类凶灵很容易侵袭活人心智,激发其内心最恐惧的事情,一旦心智失控,凶灵就会趁虚而入,勾魂夺魄。

    “不用客气,大家都这么熟了,你还见外。”

    殷晓几次三番救下陈不凡,说的总是十分轻巧。

    这让陈不凡忍不住放松警惕,多少有些感激的意思。

    “不过,我总算知道为何会有鬼雾的存在了。”

    陈不凡眼眸冷沉,起身说道:

    “有人盗过此墓,并且擅闯机关,将整个法阵都激活了,而且,还以失败告终。”

    说完,陈不凡直直的盯着殷帝,脸色冷峻异常。

    “你,你瞪着我干嘛,这,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殷帝被陈不凡看的魃躯一颤,一时心虚,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我没说和你有关,触发五行诡阵还能逃出生天都是奇迹,必然是十年前挖出盗洞的那伙人。”

    陈不凡心念急转,很快就将线索串联起来。

    十年前,一伙盗墓者发现洪王陵,并挖开盗洞潜入墓室回廊,却不识五行杀阵,擅闯之下,身上的重水触发机关,在五阵齐发下当场毙命。

    其残魂便存于法阵内成了凶灵,由于水阵激活,重水自机括排出,涂抹在重水下的冷磷燃点极低,遇氧即燃,明火由磷线蔓延至地下,引爆黑火药,巨大的爆炸力甚至摧毁河堤,篡改了河道,才导致春县洪水泛滥,酿成惨剧。

    由于水阵被触发的原因,未受诅咒的人面蛇才能顺着蛇道从铁墙机括中爬出,这才有了后边的事情。

    本以为是天灾,没想到却是人祸。

    那场让无数个家庭家毁人亡的洪水竟然是拜一群愚蠢的盗墓者所赐。

    当真是死不足惜。

    恨不得将他们拉出墓穴,鞭尸暴晒方能解恨。

    陈不凡念及此处,双手握拳,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你,你还盯着我干嘛!”

    殷帝被陈不凡凶狠的眼神盯的很不自在,有些恼怒起来。

    “因为,你只有你才能破除此阵。”

    陈不凡移开眸子,再次看向黑雾时,眼眸坚定如铁,隐隐间有仇恨的火光闪现。

    这里边的凶灵,可是杀害他父母的元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