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撮合二人
    

    二人说话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片刻后,屋子的棉帘被人从外面掀起来,就瞧见聂长远一脸焦急的走了进来,冲着屋子里就喊了起来:“母亲,我听说香儿妹妹已经到了香庐,您……”

    他本想着是想与周氏商量着,借着周氏的口将古娇香请来母亲屋子里,他也好瞧一瞧好些日子都没有瞧见过的香儿妹妹,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抬头一眼就瞧见了坐在母亲身边的古娇香,顿时愣在原地,话到嘴边的话也没说出口,人也站在原地不动了,意外中带着惊喜的看着古娇香。

    “瞧瞧我这傻儿子,一直都说要找个机会瞧瞧香儿妹妹,可是如今见到了人,竟然连话都不会说了。”周氏抓着古娇香的手,打趣着儿子,同时意有所指的看向古娇香。

    古娇香低着头,扬着嘴角对周氏的话并没有往心里去,小周姨娘的意思她很了解,就是要在她的耳边念叨念叨自己儿子的好,已经对她的在意,好让她心有所感,分明就是在有意撮合她二人。

    可是古娇香却丝毫没有这般的心思,她见聂长远在周氏的打趣声中回过来神来,往这边与周氏行了礼,她立刻从榻上下来,屈膝与聂长远打了声招呼:“长远哥哥!”

    “香儿妹妹,你已经到了呀,我还以为你会晚些,还想着要不要让母亲派人去接你来。”

    聂长远从见到古娇香在周氏屋子里后,一想到自己刚才毛毛躁躁的模样,顿时一阵尴尬,脸上火烧火燎的一阵发烫。

    “多谢长远哥哥惦念。”古娇香只是轻轻的扯着嘴角,面色不冷不热的回道,让人一时间看不出喜怒来,这震惊自若的神色,与聂长远的殷切热络大相径庭。

    古娇香将他的囧相看在眼里,也只是在心底觉得有些愧疚的,她并不希望如同她兄长一般的长远哥哥一厢情愿的将感情放在她的身上,他表现的越是明显,她就越是觉得愧疚。

    她怕迟早有一日,他会因为自己无法回应他的感情而对自己产生怨怼心里,所以古娇香在心底暗下觉心,一定要尽早将他的念头打消。

    周氏看着面前两个娃儿,心头突然就涌出一丝丝的怪异来,可是瞧了半天,她也没瞧出来这莫名其妙的怪异感在哪里,眼看着二人快要相对无语的杵成了石头,赶紧笑着伸手将古娇香拉到自己旁边坐下。

    三人说了一会儿的话,基本上都是在听周氏将聂长远小时候的糗事,讲的聂长远好几次都想尴尬的夺门而去,偏偏抬头看到古娇香扬着笑在认真聆听母亲的话,顿时又觉得心中微微一暖,到底还是没有舍得出门。

    等到天色见晚,周氏才惊觉自己竟然讲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难得两个小的竟然没有半分不耐的,听她一直讲到现在,立刻有些羞愧的住了口,开口挽留古娇香:“天色不早了,我看香儿不如就在我这里吃过晚膳再回去吧,反正今儿也没有什么事情,等明儿一早就要去上课了,怕是到时候姨母想要找你说说话,都没时间了。”

    古娇香知道周氏向来疼爱她,所以也只是点点头,并没有拒绝,就留在了周氏屋子里,一起吃了晚膳。

    吃过饭以后,天已经擦黑了,古娇香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怕是太晚了自己就不方便在凭自己回去院子,这才起身告辞。

    周氏原本着是打算让青竹送古娇香回去,结果还没等她碍口吩咐,自己的宝贝儿子就已经率先开口了:“正好我还要去父亲书房,与香儿妹妹一道,不如我送香儿妹妹一程吧。”

    周氏在心里赞扬了儿子一番,心喜儿子有眼色之余,有不免有些抱怨起儿子,眼中只有她的香儿妹妹,反倒是她这个娘亲都要一边站了。

    想归想,到底还是巴不得两个人多接触接触,立刻挥挥手,让两个人离开。

    一等到二人离开,周氏突然靠在软榻上深吸了一口气,伺候在旁的青竹见状,立刻将周氏脚边的毛毯子拿过来给她盖上。

    周氏突然就叹了口气,有些神色奄奄的看着青竹,开口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做的太明显了,这玩意把香儿吓跑了可怎么是好”

    青竹先是一愣,到底在周氏身边伺候久了,立刻就明白了周氏的话,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周氏。

    “夫人,恕奴婢直言,奴婢总觉得古大小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青竹给周氏改好了毛毯子,听见周氏的问话,立刻皱着眉,试探的开口,瞧着周氏并没有反对,她还是想了想措辞,小心翼翼的开口:”虽然奴婢还是几年前瞧见过古大小姐,间隔时间有些长了,可是这几次相处下来,总觉得好像一点都没有了当初那个总喜欢拽着柳夫人衣角,瞧见生人就怯怯诺诺的样子了,有时候奴婢与古大小姐对视上,甚至都有些害怕,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遇到了庐主似得。”

    周氏眉头一挑,她知道青竹是有多么的害怕聂峰,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先前有一次,她没有听着青竹的劝阻,大雪天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就染了风寒,被聂峰知道后,险些要了青竹的命,死里逃生后的青竹,每次瞧见聂峰,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般。

    如今她说自己瞧着香儿也有这种让人恐惧的感觉,她确实有些难以置信。

    在她的眼里,香儿一直都是当初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姑娘,因为自己只有远哥这么一个孩子,又是个淘气极了的男娃,所以面对着棉花糖人一样的小丫头,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总想着要提儿子将香儿娶过门的理由。

    周氏叹了口气,突然又听见青竹对她讲话:“夫人,奴婢说句不该说的话,您可不要生气。”

    青竹一脸迟疑的看了一眼周氏,见她点点头,才又语重心长的开口:“奴婢觉得,古大小姐好像对少爷,并没有那般心思呢。”

    青竹说完话,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周氏,见她像是在出神,以为是当真因为自己的话气到了,垂着头赶紧忐忑的喊了一声:“夫人?”

    周氏并不是在出神,而是听了青竹的话后,突然就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先前一直觉得怪异的地方。

    她刚才看着儿子与香儿面对面谈话的时候,就觉得那画面有些怪异尴尬了,儿子分明是将香儿这丫头放到心里去了,面对她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害羞的红了脸,可是反观香儿的神色,确实太过于平静了,丝毫没有那种激动甚至一丝丝的欢喜的感觉,面对着儿子说话的时候,太平静如常了。

    青竹的话,突然就将她的思绪提醒到了这里,周氏想着这些,突然就有些心塞的皱了皱眉头,难道真的如青竹所说,香儿那丫头,对自己儿子没有一点点心动的感觉?

    周氏当下思绪有些紊乱。她可是一直以为这两个小家伙,从下识到大,两小无猜的,应该对彼此也是有些额外的情分的,只要她努力撮合撮合,自然就可以水到渠成,哪里想到还会有这种意外。

    不行!

    周氏咬了咬唇,突然在心底下了个决定,有机会一定要与香儿问清楚,她对自己儿子到底有没有意思?

    总不能儿子总是这么一厢情愿的下去,剃头挑子一头热,到时候得不偿失,耽误彼此。

    打定主意后,周氏并没有立刻就将古娇香在请回来,这种事情,她若是明着问出去,只怕是一时间将面薄的小女娃吓跑了,问题还没有解决,就先错失良机了,一定要选个合适的机会,探寻清楚。

    古娇香并不知道周氏已经对自己与聂长远的态度产生了质疑,她跟在聂长远身边走到自己住宿的院子门口,才笑着对聂长远屈了屈膝,疏离又客气的谢道:“谢谢长远哥哥相送,相比长远哥哥这几日必定很是忙碌,香儿就不耽搁长远哥哥了。”

    聂长远马上就要回京述职,只怕这几日留在香庐中,会有诸多事情要做。

    “无妨的,香儿不必客气。”聂长远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可是又觉得如果自己不说话的话,香儿妹妹一准就转身进了院子,自己再与香儿妹妹说话的机会就更少了。

    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看着古娇香站在他面前,巧笑嫣嫣的望着自己,他心中微微一赧,总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在见到香儿妹妹后,自己越发的不争气了。

    古娇香原本着想要趁着这个机会与聂长远开口,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他听,可是突然眼角有道黑影,她立刻止住了话,望向黑影处。

    因为天黑的原因,拿到黑影有些远,瞧不清容貌,不过确实很明显的往这边走来,古娇香皱了皱眉,开口:“有人来了?”

    聂长远闻言,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果然瞧见有人往这边走来,立刻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好在那人是越走越近的,也渐渐的让人瞧清了容貌。

    古娇香看着来人,突然挑了挑眉,有些意外,

    那个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她今儿在此处见过的叶心兰。

    叶心兰迈着轻盈的步子款款而来,走到二人边上后,显示冲着二人点点头,才开口对着聂长远笑道:“聂公子也在这里呀?”

    “叶姑娘!”聂长远抱拳冲着叶心兰行了个礼。

    他是知道这位叶心兰姑娘的,撇开在香庐,她是随着慕阁主一道来的贵客,就是在京城中,说道这位叶大小姐,也算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毕竟身为定西国叶相爷的嫡女,却抛开自己贵女的身份,屈身进了一品香阁习香,因为成绩优异,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小小的香徒身份,跃居到了大香使的地位,而且听说似乎也备受慕阁主的信赖。

    这不,分明是隐匿行踪而来的慕阁主,偏偏会带着这位未出阁的相府大小姐,可见二人的关系是多么的紧密相连。

    聂长远在一品香阁习香,也并不是闭目塞听的,对于外面的传闻,不管好的坏的,他也都是略知一二的。

    而其中传播甚嚣的,就是说这叶大小姐,唐唐的相府千金不当,偏偏要跑到香庐中来学这种为商为利的调香术,分明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为了年少有为的慕阁主而来,并以美色侍人,才会在不出一年的时间里,成了香阁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大香使。

    聂长远虽然对这般传言并不怎么相信,毕竟叶心兰的成绩都是有目共睹的,不过所谓空穴来风,若是没有发生过什么,大家又怎么敢私下里谈论这些。

    眼见着几乎不与慕阁主分开行动的叶心兰,居然会在这个时辰来这里,让他着实意外。

    古娇香一开始也有些意外,不过等到她听到叶心兰开口,她就知道了她的目的。

    叶心兰冲着聂长远点点头,才巧笑嫣嫣的对他开口:“不知道聂公子可还有其他事情,我想找古大小姐说几句话,可否行个方便?”

    她说的话客气极了,偏偏很不中听,这分明是要开口赶人的意思了。

    聂长远对于叶心兰的话心生不喜,可到底是他们香庐中的贵客,也不好得罪,只好将视线望向古娇香,见她冲自己点了点头,才有些不放心的离开。

    “古大小姐。”等到聂长远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叶心兰才忘了一眼聂长远离开的方向,笑得一派纯真:“古大小姐与聂公子,关系还在很是不错呢。”

    “不知道叶姑娘找我有什么事情?”古娇香盯着叶心兰,面色有些冷漠,语气平淡的开口问道。

    叶心兰这才尴尬的收起玩笑的神色,冲着古大小姐开口:“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听说古大小姐调香本事了得,香考的时候无缘一见,今儿难得见过一面,也因为阁主大人太忙,没能好好与古大小姐认识认识。”

    年底了,最近真心的好忙,大脑有些不够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