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十二章 议亲年龄
    那是她屋子里的冬梅,平日里就候在门口,来人时通传的,结果今儿张氏过来,她居然都没有知会一声,害的自己又被娘亲呵斥。

    冬梅看见古静香瞪过来的眼神,其实挺委屈的,她明明都在门外禀告了好几声,是她家小姐一直在发火没听见罢了,可是她不敢说,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吞,唯恐再惹毛了盛怒中的小姐,拿后果可不是她能承受的。

    张氏当做没看见她瞪人的小动作,扫了一眼依旧跪在地上的冬雪皱眉道:“成什么样子,还不赶紧弄下去收拾干净了?”

    跪在地上的冬雪如蒙大赦,因为张氏的话暂时保了条小命,顿时松了一口气,都不敢看自家小姐一眼,赶紧应了声是,冲着张氏磕了个头,匆忙捡起地上的汤婆子和茶碗,弓着身出去了。

    张氏又无奈的摆摆手,挥退了屋子里旁的人,这才走上前戳着古静香的额头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天天动不动就想着打杀,整天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得亏这屋子全是些知根知底的人,若是不小心被外人听了去,扣你个凶悍跋扈的罪名,到时候你这脸面还要不要?娘亲的脸面还要不要?”

    “我看谁敢乱嚼舌根!”古静香冷哼一声,完全不将张氏的话放在心上。

    张氏摇摇头,拉着古静香的手拍了拍,语重心长道:“我的儿呀,眼下再有两个月就是你的十二岁生辰,等到那时就可以议亲了,如今你可是咱古府唯一的嫡出小姐,凭咱古府的作为,你在这阳城县的身份,可是一等一的好,到时候偌大的县城,得有多少青年才俊任你挑选,你总不想这个时候,被外人传出来说咱们古府的嫡出小姐,是个刁蛮专横,凶悍跋扈的对不对?若是真的传出去些不好听的,看着以后没人敢给你说亲,你还敢不敢不听娘亲的话!”

    “娘亲!女儿才不嫁,女儿还要留在娘亲身边孝敬您呢。”古静香听了张氏的话,顿时耳根发热,就连脸上也涌出大片红晕,一时羞涩难耐,撒了个娇后突然眼神一转道:“再说了,我上面还有一位呢,娘亲还要给那位张罗亲事,哪就轮的到我了。”

    张氏冷哼一声:“不过一个庶女,能有人要就不错了,还想着我给找个官老爷不成,能有个八抬大轿的正妻就不错了,要是被那位老爷瞧上,抬走便是了,娘亲还能拦着不成。”

    张氏自然瞧得出女儿满脸的愤恨,立刻调笑道:“倒是我儿莫急,等这阵子为娘我忙过了年事,就派人仔细打听打听,瞧瞧这阳城县有哪些个青年才俊能配的上咱古府的嫡出小姐,若是门楣不好的,人品差的,咱可不要,断不能误了我儿的姻缘。”

    古静香到底年纪小,如今又被张氏一口一个议亲婚嫁,羞得脸色更红,诺诺的嘟囔着反驳了几句,只是一想到西跨院的古娇香,才又变脸道:“可是娘亲,您是不知道那个小贱人……”

    张氏挥手打断她的话:“我只知道你爹过了晌午就要回来了,你这段时间给我安安静静的等着过了生辰,若是再出什么幺蛾子,仔细着你的皮肉!”

    看古静香一脸的不情愿的扭过头,张氏叹了口气:“我且问你,西明湖那院子里的下人,可是你指使出去的?”

    古静香神色慌张的转着眼珠不回答,她刚才听了冬雪的回复,知道母亲因为那些下人的事,和古娇香那小.贱.人翻脸,而且还撕扯输了,现在她要承认了,恐怕以后一段时间都不会太自由了。

    “别跟我面前耍心眼,就你那点本事,我还不清楚?”张氏戳了戳古静香的头,一脸恼火,更多的是无奈。

    “今儿是祭灶日,我只是让她们去主院帮忙而已?”古静香心虚的解释。

    “只是帮忙而已?”张氏对自己女儿可是了解的很。

    “就是……就是跟他们说,不干完活不许回西明湖院子。”

    “还有呢?”

    “母亲!”古静香有些急躁,抬起头看见张氏怒瞪着自己,立刻怂了,弱弱的回道:“我顺便让冬雪……找一一下那小.贱.人的麻烦而已。”

    看张氏只是瞪着她不说话,古娇香索性豁出去了,气哼哼的摇着张氏的衣袖吼道:“反正那小.贱.人命大又没死,您干嘛老是揪着我不放嘛。您在瞪我,看我一会儿直接就找人去那院子里,把那对小……”

    “闭嘴!你当娘亲这个当家主母是白当的不成,那娘俩个如今在那院子里,量她们翅膀再硬,也飞不出这院墙,你今后只管远远地,少去给我招惹!”张氏喝断古静香的话。

    想到今天在院子里自己受的气,她是恨得牙痒:“这几****要忙着府里年节的事儿,明儿我让齐妈妈过来伺候你,好生教教你规矩。”

    齐妈妈原本是古静香的奶娘,因着前些日子家里有事,同张氏请了假回家已经月余,结果古静香在这个把月的时间里,没人盯着就开始放肆,张氏唯恐她在自家老爷回来的时候惹乱,只好如此安排。

    张氏最后厉声警告:“在娘亲给你找门好亲事之前,莫要或作非为,你若是在这节骨眼上给我添乱,若是不小心被老祖宗知道了,小心着我禁了你的足!”

    古静香听到老祖宗几个字,顿时打了个哆嗦,低头不语,完全不像平时那般任性辩驳。

    张氏口中的老祖宗,说的正是古德元的叔公,如今阳城县古氏一族的族长古长丰。

    虽说如今古府的当家是古德元,但是阳城县古家也算是大户人家,不只古德元一人。古德元在嫡系同辈中排行老二,同辈当中还有一个兄长和一个庶弟,而分支中堂兄弟更是一抓一大把。而今老一辈中,以最为年长的叔公古长丰担任族长。

    按常理来说,长幼有序,古氏大当家的应该是由古德元的兄长古德荣来当,不过因为后来古德元娶了名门柳氏千金为妻,借势将古家的香料生意做大,又因为古德荣不善经营,最后这大当家的位子才落在了古德元手里。

    要说为何古静香听到老祖宗就恐惧,还要说一说古德元当初宠妾灭妻之事,古家向来最重名声,所以当初古德元要休妻将外室扶正,生生是败了古家的名声。

    虽然古长丰对古德元没办法,可是自那以后,只要是遇到了老祖宗,张氏和古静香的日子就难了,冷嘲热讽都不叫个事,真正让古静香怕的,是当初她和娘亲,被古家人绑了在古家祠堂足足跪了一个月,才算被接纳。

    现在想想,膝盖都疼。

    饶是如此,到现在古家的族谱上,也没有张氏的名,对于古家人来说,让一个外室上族谱,那是打老祖宗的脸,大逆不道的事,不能干!

    张氏瞧着她的模样,顿时软下心来,撇开心下的烦闷,却又想到一件重要的事:“对了,等你爹回来了,多在他身边转转,过了年那阳城香炉就要招考进京的名额,好歹咱古府也是香料世家,你从你爹那多学学香料的知识,到时候再央求你爹帮你报个名,娘也不求你考那进京的名次,但是难得的机会可以将你的习香本事展示一番,让他们也瞧瞧咱古府嫡出小姐,继承古府香业是信手拈来的事,那时还愁的没有媒人上门说亲?”

    “要继承古府产业不是还有弟弟呢么?关我什么事?我学那么多做啥?”古静香一脸不愿。

    一听到女儿谈及儿子,张氏身子一僵,突然就冷下脸低斥:“让你学你就去学,哪里那么多废话!”

    最后也不知张氏到底如何劝服女儿的,反正古静香应承下来后,等到古府当家大老爷古德元回府好些时日后,古静香才依着张氏的话,在某天早上请安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表达自己想跟古德元学香的意愿,只可惜,她晚了一步。

    ******

    票票捏,收藏捏,点击捏,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