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二十章 初入香室
    古氏的调香坊至于古府隔了一条街,更偏近古氏的香料铺子些。

    调香坊选是一座两进两出的宅子,因为要运输香料,所以香坊的车门设计的是可以马车直接驶进外院的。

    不只是顾及到女儿名声,还是觉得古氏需要靠一个小娃来拯救是一件掉面子的事,总之,古娇香主仆两个乘坐的马车,就这么安安静静的从侧门直接驶进院子,最后停在一处院子的月亮门门口的。

    古娇香在下车之前先用准备好的面纱遮了脸,这才下了马车,院子里很静,基本上没什么人,古德元的马车就停在她的前方,此时古德元也下了车,直接示意她跟着走。

    古长丰因为上了年纪,又对调香的事不是很了解,便没有随马车一同来,只是吩咐古德元到时候将结果派人通知他,就回了自己的宅子。

    古娇香身后跟着冬月,亦步亦趋的跟在古德元身后,余光悄悄的打量着院子,这个院子很安静,只有各别下人或是端着香筛匆匆而过,或是拎着几提线香成香,看到古德元后行礼打声招呼就去各自忙碌着。

    倒是与这月亮门相对的院子,确实人影憧憧,来来回回的好不热闹,古娇香知道那才是古氏真正的调香院子,至于这间,院子本就偏小,一间大屋两间耳房,人少安静,倒像是专门试验研制香方的小香室。

    古娇香猜的一点没错,这确实是一间小香室,古德元推开主屋的门后,她一看便知。

    为了避免添乱,古娇香将冬月遣到了去隔壁耳房,原本她是不打算带着冬月的,可是后来一想,自己出门单独留下她一个人在院子,指不定又作出什么幺蛾子来,她便将她一同带上了。

    不过依着香坊的规矩,调香室对于古府来讲,算是机密重地,本就闲人免进的,她如今仗着调香的方子,难得进了来,却不能也将冬月一起带进来,见她安排在耳房却也合乎情理。

    然后古娇香便跟着古德元进了小香室。

    主屋只有通透的一间,大概是将以前内外屋的隔断墙推掉,直接打通成的一间宽敞大屋。屋子里并排三个一米宽,两米左右长度的香台,每个香台都靠着一面格子橱,格子里摆满了各种调香制香的工具,而香台与房门相反的一面,则是一个自带鼓风机的小灶,炉灶紧贴着墙面,烟囱正好可以透过前面通向外面。

    此时香室里还有另外一位调香师傅和三个学徒,这样看来,古德元早已经安排好了,想必这几位也是他及其信任的,大概也是长明香灯调制的重要人物。

    那调香师傅看上去已年过满百,头发胡须已有些斑白,胡子拉碴的有些颓废,一双眼更像是蒙了尘的珠子,没有一点神采,大概是疲累所致。

    这人是古氏的调香师傅赵寅启,瞧见古德元进来,一改先前颓废的模样,立刻匆匆迎了上来,眼中带着一丝期盼:“大当家的,听说您已经找到了香灯另外的调制法子,可是真的?”

    这赵寅启确实是很疲惫的,长明香灯一直都是由他领着香坊立的工人来调制的,一早听闻燃石炭无法按时到达,他就已经愁眉苦脸了焦急不已了。

    要知道如果这批香没有按时炮制出来,恐怕这个年,就是他在古氏香坊最后一个年头了。

    他原本是柳氏的调香师,自从柳家与古府结了亲,他就带着长明香灯的方子,被调派到了这里,细算下来,他在这里也兢兢业业了十四、五个年头,加上柳氏的十几年,满打满算也有三十年了。若不是有着这调制长明香灯特有的固型手艺,他大概早就卷着铺盖回家吃自己了。

    结果没想到,从来没出过问题的香灯,却在临近年关因为大学阻路导致材料不齐全,没办法按时交货,若是真的没办法按时交货,他自然明白后果,所以这几日来,他差不多都快不眠不休的琢磨能有什么法子解决燃眉之急,只是他没有那份头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

    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有来跟他说大当家的那里想好了法子,需要材料验证,于是他觉得自己可能有机会继续留在这里了。

    这不,等到古德元一出现在他面前,他就恨不得飞扑过来,询问是不是真的了。

    “是不是真的需要试过才知道。”古德元问他:“之前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可都准备好了?”

    “嗯嗯,都准备妥当了,需要的原料也都进了,我让人将材料搬到了这里一部分,您看看可还缺什么?若是材料没问题,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开始尝试调香了?”

    赵寅启指了指屋子角落里的几箱料,有几分跃跃欲试。

    他以为古德元会上前查看一番,然后亲自动手来调试,结果没想到他只是往旁边迈了一步,扭头对身后说:“你去看看需要的东西可是齐全?”

    赵寅启这才发现古德元身后还站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娃。虽然脸上遮着面纱看不清容貌,但是面纱外的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却是分外光亮。

    这下子他开始惊奇了,因为他听出来古德元的意思,竟是要让这小女娃来看,莫不是说,真正有法子的,其实是这个小女娃?

    不得不说,他确实聪明的真相了。

    赵寅启看着女娃走到材料箱前,伸手拨弄了一番,然后又开始信步走到香台前,来回来去走了几遍,这才点点头,走了回来。

    没等古德元开口,赵寅启就急巴巴的上前问道:“怎么样?可是齐全了?”

    古娇香往一旁站了站,点点头看着古德元道:“材料是齐全了,不过我还有需要另外两样。”

    古德元:“说。”

    “我需要三个女的调香师傅,学徒也可以,还有一块2米左右长度的厚木板。”古娇香比了个三的手势,不过确实冲着赵寅启开口的。

    “女的?”赵寅启有些不解了,香坊里虽然是有女的学徒,但是在他认为,现在要炮制长明香灯,是很费力气的活,女人来做的话,根本就达到标准:“要女的来做什么,力气不够的。”

    结果他说完话却发现古娇香正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他。

    ********

    啦啦啦,说8点,就8点,准时报到!顺便打滚卖萌求票票,求收藏啦。亲们别客气,有多少统统都向我砸来吧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