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四十章 晚了一步
    “怎么着,这会儿怕人听见了?五年前怎么就没发现你在意外人的看法?”古长丰斜睨了一眼古德元,话里无不挖苦。

    “三叔公,现在了还说这些做什么?”古德元老脸有些挂不住,心里也有些气,到底不好再长辈面前发作,根本两码子事,何必非要混为一谈,一再拿当初的事情嘲讽他。

    古长丰果然瞥了他一眼,不再讲话,而是随着众人直接去了古德元的书房。

    好巧不巧,刚一迈进院子,古娇香正好看见张氏站在书房门口左右踱着步子,不停的往外张望着。

    古娇香先看到她,低着头不着痕迹的往古德元身后藏了藏。

    张氏一看到古德元回来,根本顾不上打量他身旁的人,立马驱步上前扑到古德元怀里,一脸惊慌的模样,张口就是告起状来:“老爷,您了回来了!我听说大小姐跟个下人在院子里吵起来,后来不知道把人带去哪了,我怕出什么事,想着老爷还是去瞧一瞧的好。”

    “哼!”一旁的古长丰吹胡子瞪眼的冷哼一声。

    “老……老祖宗!”张氏这才发现一旁的古德元,立刻尴尬慌乱的从古德元怀里站好,拢了拢头发,冲长丰请了安。

    “毫无礼数的东西!”古长丰握着拐杖在地面戳了戳,将头扭到一边,一脸嫌弃的数落一声,根本不理会张氏。

    张氏脸色有些难看,恨恨的瞪了一眼古长丰,暗骂了一句老不死的,正要跟古德元讲话,突然耳边传来说话声。

    “母亲贵安,您真是多虑了,我能出什么事,这种捕风捉影的话您也要来劳烦父亲。”古娇香从古德元身后站出来,福着身给张氏请了安,笑着看了一眼张氏就低下头,自动忽略了自己已经劳烦到父亲的事实。

    不过她倒说的没错,张氏确实是捕风捉影添油加醋了一把,将她和赵妈妈对质说成了她和下人吵架,她带着赵妈妈去见父亲,又被说成了不知道带哪里去了,好像她把赵妈妈带到无人的地方动用私刑去了一样。

    说是怕出什么事,其实是在担心赵妈妈,不过古娇香故意曲解成在关心她。

    她可不相信张氏真的不知道她带赵妈妈去了哪里,要不然她怎么直接来了父亲的书房,还一副着急麻慌的样子,大概是想着在她之前见到父亲,然后扭曲事实,将过责推到她身上来。

    如果她真的比张氏晚一步的话,就刚才张氏这些话,确实已经达到了很好的效果,相信以他父亲对她的态度,定是相信了她的话。然后对她只会越加反感。

    不过古娇香这是只能对张氏表示抱歉了,是她先遇到父亲的。

    最主要的是,她身边现在还有一位绝对不会偏向张氏的老祖宗。

    古娇香暗自替张氏惋惜了一下,她可真真的晚了一步呢。

    张氏突然听见古娇香的声音,看到她从古德元身后站出来,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了一声糟糕,已经知道自己迟了一步,只是不知道这个小.贱.人到底有没有提前告状,自己还有没有翻盘的机会?

    古娇香怎么可能会给张氏翻盘的机会,她对张氏点点头,突然抹了一把泪,指着赵妈妈对张氏道:“女儿不知道母亲从哪里听来说女儿在和下人吵架的,只是当时听到赵妈妈在教训打骂冬华,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可是当我正想离开时,突然听到赵妈妈说因为冬华救了女儿,才得了母亲和妹妹的吩咐,才惩罚冬华将西明苑的所有活都给她做,还辱骂女儿是个没有什么身份的小贱人,谁救女儿谁就得受惩罚,她骂女儿也就算了,可是她竟然敢打着您和妹妹的旗号,生生的给您和妹妹抹黑,所以女儿一时气不过,才揪着赵妈妈和冬华来见父亲的。”

    “夫人,夫人救命啊……”恰在此时,古娇香身边的赵妈妈突然撞了她一下,扑到张氏跟前跪下叫冤:“奴婢哪里知道冬华救过大小姐,只不过是看她在那边偷懒不做事,才教训了她一下,夫人可要为奴婢做主啊……”

    赵妈妈哭的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啊,好像古娇香真的冤枉了她一样。

    张氏往后退了个步子躲开赵妈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恼怒她口不择言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同时抬头问古娇香:“这等小事你和我说便是了,怎么敢劳烦你父亲?”

    “女儿当时是想着赵妈妈说是按了您的吩咐办事,怕将这事让您来处理的话,万一您罚的轻了,大家会觉得您在包庇,万一罚的重了,又让大家觉得您心中有鬼,所以女儿不想让您为难,只好请父亲来评断了。”古娇香突然也跪在了地上,因为跪的力度大了些,膝盖疼的她暗自咂了咂嘴,为自己申辩:“父亲,女儿所言句句属实,冬华冬月都可以替女儿作证,如果您觉得她二人会偏向女儿的话,当时院子里还有十几个丫鬟婆子,都看到了当时的经过,如果您不相信女儿的话,可以将她们叫来,一查问便知。”

    一旁的古长丰摇了摇头,觉得古娇香到底还是天真了些,莫说这府中上下都是张氏在打理,几本上都是忠于张氏了,叫来丫鬟婆子来询问,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拆台。

    张氏也明白这一点,而且也让自己的大丫鬟兰芝去对那院子里的人耳提面命一番,此时古娇香这么说,她自然乐见其成,赶紧笑着吩咐:“那就将院子里那些人都叫过来好好询问询问,这件事情必须查清楚!”

    说完话又看着古娇香笑道:“绝不能辜负了大小姐的一番好、意。”

    最好两个字咬的额外清晰。

    古娇香视而不见,等到有下人领了张氏的命令出了院子,她才抬头扫了一圈众人,最后视线落在冬华身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冬华感觉到古娇香的视线,突然发现她在给自己使眼色,嘴微张冲她无声的说了两个字,眼神一转,突然有了计策,嘭的一声跪倒了地上喊了一声:“求老爷夫人为奴婢做主!”

    ***

    提前更啦,有没有票票奖励?害羞捂脸.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