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向氏秘方
    “那边看热闹的壮士,若是觉得好戏看的还过瘾,不如劳驾,救救我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如何?”

    古娇香冲着张士忠身后喊道。

    张士忠一惊,看着古娇香表情真实的同身后讲话,煞有介事的模样让下意识的回头往身后看了一眼。

    古娇香感觉自己胳膊上的力道突然送了些,知道张士忠的注意力被身后分散了些,立刻一抬胳膊,寸劲一扭,就将胳膊从他的手里挣脱开了,拉着冬华快速往后面退了好几步。

    “你!”张士忠根本没有看到人,接着手就被挣开,以为自己是被她骗了,立刻回头怒瞪着古娇香,想要上前再去抓她。

    “劝你最好想清楚以后再动手哦!”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张士忠顿时惊讶的回过头四下里扫了一番,这才发现不是古娇香骗他,而是他刚才匆匆一瞥,根本没有看到站在旁边槐树下,穿着土灰色布衫,几乎和树干融为一体的男人。

    “你是什么人?”张士忠一瞧见这个比自己壮了很多的男人,不由得害怕起来,装腔作势的冲那人吼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我只是路过的人。”向浪松垮垮的靠在树干上,无所谓的耸耸肩,冲张士忠道:“不用管我,你想做什么请自便。”

    张士忠不太放心的看了一眼这个男人,虽然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可是莫名的让他感到一阵心慌,他仔细的看着向浪,发现他确实一直未动,立刻放下心,用下流猥琐的表情看着她。

    “这下任你喊破天也没人救得了你了,识相的就乖乖的跟我走,听到没!”没了威胁,他的色胆又壮大起来,一边威胁着古娇香,一边往她身边欺近。

    “壮士看了半天的戏,难道一点都不打算出手相救,就这么袖手旁观下去?”古娇香躲过张士忠的不断欺近,余光看见向浪倚在树干上,眯着眼好整以暇的看着热闹,有些无奈的提醒他,还不忘安抚的拍拍冬华已经抓在她胳膊上的手,不落痕迹的将她护在身后。

    “我为什么要出手相救?”向浪挑挑眉好奇的问。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人之常情,壮士若是连这点善心都没有,又怎么会驻足于此看热闹看了这么久,而不是转身就走。”古娇香二人终于小心翼翼的躲避开张士忠,站到了向浪的跟前,这才发现这人真是高啊,她得仰着头才能与其对视而谈。

    “哦呀,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为了看接下来更精彩的好戏,才呆在这里的?”向浪姿势不变,只随意的动了动脖子问。

    古娇香一直在暗暗的打量着向浪,一脸不修边幅的络腮胡子遮去了大半张脸,着一身邋里邋遢的土灰色衣服,但是眉眼精神,一看便知年岁不会超过三十。

    古娇香早就闻见他身上的药香,此时靠近了,那身香气更加浓郁,她一猜就知道此人是个大夫。

    身上有此浓郁药香味的,除了常年卧病在床的,就是常年与药草为伍的大夫了。

    不过对与古娇香来说,是病人还是大夫很好区分的。

    病人的话,身上的药香味种类有限,不外乎能够治病的那几位主要药材,然而大夫却不一样,身上确实带着无数种药味,混合在一起普通人很难以辨认,可是对于嗅觉灵敏的她来说,那是易如反掌的。

    当下她眸光闪动,抬起头正视着向浪,出言道:“若是壮士出手相救,小女子可以赠您一副秘传药方,如何?”

    “哦?什么秘方?”向浪双眼一亮来了兴趣,不过看见古娇香一脸兴致的盯着自己,顿觉失言,尴尬的握拳轻咳了一声,不自在的说道:“我又没有生病,要什么药方?”

    “不要哦,那算了,反正不过是能迅速治疗风寒高热的偏方,只是难得凉亭憩风这么一个方子,竟然有人死要面子不要方。”是大夫都对独家药方有着浓厚的兴趣,古娇香见向浪明明好奇却死要面子的神情,立刻撇撇嘴嘟囔道。

    凉亭憩风?

    向浪突然听到熟悉的名字,顿时站直了身子,目光凛冽的看着古娇香。

    “向家的秘方从不外传,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向前一步逼近古娇香,居高临下的问。

    他怒瞪着双眼,眼神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凌厉,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没有刚才那般敷衍随心,反而冷漠的让人恐惧。

    古娇香突然心头一震,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她突然察觉到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凉亭憩风是一张药方的名字,源自秘药典籍《花石录》,《花石录》是药王向铭天结合毕身所学与向氏医学著作而成,是五毒谷向氏一族不外传的家宝。

    上一世,她不知道慕易究竟是用什么手段,得到了五毒谷五王各个所学的典籍,但是因为药、香同源,她因为习香制毒需要最基本的药学基础,所以哪本《花石录》最终也到了她的手里。

    其中的凉亭憩风,不过是一张专治风寒高热的药,明明是终于常见病症的疗方,奇就奇在这方子的药效,能够在数息的时间内,就迅速降温退热,是难得的良方。

    药王向铭天如今失踪已久,定是有人多方打探,虽然没有人知道《花石录》的内容,但是出自五毒谷的药,确是有名字的,就像这个凉亭憩风,既是药方之名,也是此味药之名。然而自己却一时大意,说出了向铭天不外传的方子,这简直就是不想死偏要往刀口上撞,自己找死吗?

    只是眼前这个人是谁?是向铭天的仇人还是朋友亲人?

    古娇香上一世并没有目睹过向浪的真容,所以此时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壮汉,正是向铭天的独子向浪,未来的药王。

    她瑟缩的低下头双眼一转,诺诺的开口:“是我小时候得了风寒,在院子里晒太阳,突然有一个断了胳膊满身是血的白发老爷爷从天而降,落在我的院子里,当时院子里没有其他人,老爷爷说只要我能把他藏起来不让人找到,他就能治好我的病,让我不难受了,所以我就让他藏在了我院子里的假山洞里,后来老爷爷就给我了一颗药丸和这个方子。”

    古娇香说完话,依旧低着头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头顶突然传来一声怒喝,古娇香只觉得一道劲风迎面而来,她慌乱的抬起头想要一探究竟,电光火石间,她只觉得身子凌空迅速向后飞去,脖颈间更是一阵剧痛,接着就是窒息感汹涌而来。

    待她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向浪掐住脖颈,整个人重重的靠在了巷子对面的院墙上。

    非常感谢我叫冷传虎的平安符,非常感谢你好啊很好的香囊,也非常感谢你好啊很好的红包,(∩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