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恶言顶撞
    原来他是在跟张氏说话。

    却说他话音才落,张氏和古静香皆是心头一震,怎么也没有想到,古德元会这么狠。

    二十大板对于一个十几岁的丫头来说,不死也得半死,还要在这么冷的天里扔出府,还怎么能活命?

    冬霜是古静香的贴身大丫鬟,最受她娘俩的信任器重,如今就因为一个古娇香,他居然要让冬霜死。

    到底是自己人,张氏对于古德元这样的做法,除了震惊意外,就是气恼不甘。全然忘记了她当初要打钱妈妈那十大板子时,怎么就没有一丝宽容之心。

    “老爷!老爷饶命!”耳边传来冬霜的讨饶和求救声:“夫人……二小姐……救命!”

    她也不过是个丫鬟,主子没有开口的事情,她就是长了是个胆子也不敢去做的,现在明知道自己做了替罪羊,却也不敢反驳,只希望夫人二小姐能够看在她忠心耿耿的份上,救她一命罢了。

    冬霜的哀嚎声,只让古静香觉得,她爹是当着那小贱人的面给她难看,一口郁气难出,古静香再也忍无可忍,推开身边的婆子又冲进屋子,指着古德元不甘心的大吼道:“为了这要死不活的小.贱.人,你居然要把我身边的人打杀了!

    凭什么,不就是因为听说了阳城香庐聂家要谈的亲事么?八字都还没一撇,您就当成真事,把她当成宝了!

    以前都没把她当女儿养,现在不过是攀上一门好亲事,你就把她当成祖宗给供起来了,你就不怕她真的嫁了人,有了聂家撑腰,回头和您算以前的账,给娘亲添堵?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小贱人和她娘会有今天的下场,都是因为爹你!”

    古静香不过个十二岁的小丫头,因为当初张氏是外室被扶正的原因,被城里大户人家的小姐夫人所不齿,致使她平日里也没有几个要好的朋友往来,只能一直跟在张氏身边,偏偏张氏除了一味的溺爱有没有太多礼节方面的教养,所以做事说话难免随着自己的性子,冲动任性又易怒。

    眼下听闻古德元为了个从来没有宠过的女儿,竟然开口就打杀掉自己身边的丫鬟,哪里还顾得什么礼仪教养,指着古德元就破口顶撞起来,话语更是毫无修饰的脏话连篇。

    “你这个……这个……”古德元当下只觉得气血上涌,大有一口老血梗在喉间感觉,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这个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女儿,除了偶尔有些娇惯外,平日都应该是知书达理,温婉可人的,至少在他面前一直表现的可圈可点,哪里想到她早就被自己宠得无法无天了。

    这下不但因为一个丫鬟就冲他顶撞出口成脏不说,还特意拿他过去因为愧疚想补偿她娘俩个不顾颜面也要将她娘扶正的事来挤兑她,简直就是在揭他脸上的伤疤,顿觉颜面无光,怒不可止的走上前,举起手就要冲古静香脸上扇去。

    “老爷,老爷息怒!”张氏抱住古德元扶着他的胸口顺气安慰:“冬霜是从小跟在静儿身边的,伺候了这么多年,早已是情同姐妹,听您要罚冬霜,难免会着急口不择言,这才顶撞了您,您就看在她与人宽厚的面子上,不要与她见识了好不好,”

    “你还好意思说!”古德元怒瞪了一眼张氏:“与人宽厚?我怎么就没发现她对别人宽厚了,亲姐妹她不喜欢,偏偏和个奴才情同姐妹,倒是有理了是不是?”

    这些年虽然他对那娘俩不闻不问,但是对于张氏的脾气还是了解的很的,若不是她在女儿面前说了些不该说的话,静儿又怎么会这般言语埋汰那娘俩,还拿他过去的事情来顶撞他。

    “呃……”张氏被他这一数落,顿时也没了脾气,她知道静儿的话已经触了他的逆鳞,自己这下又说了不该说的话,一时间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父亲,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我想劳烦吴大夫去馨怡园替姨娘瞧瞧病,吴大夫想必还有其他事要忙,不好一直留人家在这耽误时间。”

    张氏还没想着怎么开口抚平古德元的脾气,倒是一旁看戏看够了的古娇香率先发话了。

    她急着有大夫去瞧瞧娘亲的病,没有闲工夫去看古德元处罚一个丫鬟,也没心情去看这一家子吵闹。

    眼下既然古静香的脾气也被古德元瞧个大概了,又因为有着聂氏的婚约在,她想至少这段时间,古德元不在任由这母女两个再来找她的麻烦。

    既然如此,倒不如趁着一品医阁阁主大人在,好好给娘请瞧瞧病,只是不知道,前辈哪里可有准备。

    果然古德元听了古娇香的话,当下眸子闪过一道光,竟然难得心平气和的冲她说话:“也好,既然柳姨娘病了,不如劳烦吴大夫移步去瞧一瞧。”

    虽然古娇香的开口适时的转移了一下古德元的注意力,无形中替她母女二人解了围,但是想让她心存感激,门都没有。

    古娇香伸手让冬华扶起自己,往前走了几步,征求古德元的意见:“我想随着大夫一起去看看姨娘,过年都没见着姨娘的面呢,心下有些担心的。”

    “看什么看,自己先好好养病,这一折腾又病了,还得劳烦人家大夫!”古德元看了一眼古娇香苍白的脸,皱着眉数落。

    “求父亲成全,姨娘怎么说也是女儿生母,如今过年了,身边也没个人伺候着,女儿这心里怪不舒坦的,上次遇见长远哥哥,问起姨娘的事,我这做女儿的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呢。”古娇香面带恳求,顺道还将聂长远拉出来最条件,见古德元面色微动,才冲吴威使了个眼色,笑道:“况且吴大夫也说了我没事的对不对?”

    “这确实多走动走动更利于身体恢复。”吴威眯着眼点点头,一副专业大夫应有的认真模样。

    这下,古德元就算是想反驳,也找不到什么借口了,又唯恐自己若是一直反对下去,会被人怀疑什么,只得点点头,扭头准备出门,不期然看到古静香正站在门口凶巴巴的等着自己,立刻不悦道:

    “既然你母女惜她性命,那就送去浣洗房好了,这等胆大包天擅自做主的奴才,不适合贴身伺候主子。”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决定了冬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命运。

    张氏瞪了一眼古娇香,将视线转到古静香身上,冲她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在冲动,并趁机冲身后的妈妈打了个手势,将跪在地上的冬霜,往一旁拽了拽,跪在了不起眼的地方,唯恐被古德元瞧见了眼中的不甘,再次改变心意。

    偏就在这时,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奴婢冬兰求见老爷夫人!求老爷夫人开恩,救救柳姨娘……”

    古德元刚迈出门,就瞧见院子里几个丫鬟婆子正拦在一个想冲进院子的丫鬟。

    “怎么回事?”如此喧哗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冬兰,姨娘出什么事了?”古娇香是跟在古德元身后的,听了冬兰的话,在看她一脸焦急的模样,顿时心下不安,冲出门对着冬兰焦急问道。

    “大小姐,夫人方才突然晕倒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奴婢想赶紧求夫人去请大夫,可是夫人院子里的妈妈拦着不让进,才知道老爷夫人在大小姐院子里,求求大小姐,求求老爷夫人,救救柳姨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