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包庇凶手
    张氏原本被他说得有些心虚,可是一听到他后面的话,全都变了味,顿时气结,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他吼了一声:“老爷您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已经认定这事就是我的了?”

    古德元回个她一个“难道不是么?”的眼神,张氏被他的目光一盯,顿时心虚了,眼生左顾右盼,转了好几圈,又是讨好的想要上前为自己申辩几句,哪想到古德元突然开口提醒。

    “惠仁堂的人,你最好不要招惹,小心着点儿,那不是咱们古府能动的了的。”

    “老爷!”张氏原本就有这个打算的,此时古德元一提醒,就觉得好像跟刚才他讲的话一个意思,是在斥责她。

    古德元知道她想左乐,只得放下脾气,语气软化了好些,再次提醒道:“我是跟你说真的,千万不要打惠仁堂或者吴大夫的主意,今儿这吴大夫,可不是个善茬,若当着逆了他的麟,咱古府就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刚才看到吴威身上挂的那块玉佩,可是个不得了的,但不说玉佩的质地与花纹,就是那玉佩当中一个“御”字,就说明这东西出自京城皇宫之中,能够随身佩戴皇宫之物的人,除了皇室的人,就是宫中赏赐的。

    不管如何,只要是与宫中有牵扯的人,还是少惹为妙。

    古德元如是想,结果一低头,就瞧见张氏分明在打什么主意的表情,显然是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顿时恼火起来,直接跟她说个明白:“我直接跟你说了,那人可是与当今圣上接触过的,至于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是相比身份非凡,你若是想让古府毁了,大可以随着你的心意来!”

    “啊?”原本正在寻思的张氏一听了古德元的话,顿时惊讶的看着他,一想到他刚才的话,哪里还敢再起什么心思,只好悻悻央的撇撇嘴,一脸不甘心:“我只是怕他将几日的事传扬出去,怕传出些对咱府上不好的话来,才想着要不要想个法子堵住他的嘴,哪怕是多塞些银子也好呀。”

    张氏说的一脸为难,好像刚才自己当真是这么想的,其实要她刚才的意思,让人无法开口的最好办法是……

    不过古德元想着张氏做事怎么的也不会太没分寸,听了她的话,也是信以为真的,当着以为她是为了古府着想。

    只有张氏自己清楚,她是怕这事当真传出去的话,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认为是她这个主母下的手,到时候她的事迹败露,又哪里还有颜面可存。

    古德元见张氏止了想法,也不在同她讲话,而是径直走进了内室,就看见古娇香跪在床榻边,抓着柳氏的手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脸。

    古德元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硬是说不出来。

    他扫了一眼床上昏睡不醒的柳氏,直觉心里堵得慌,却不是因为担忧她,而是……

    想到自己现在最为上心的东西,他倒是不希望柳氏真的这么死掉。

    如果当真能救回来的她的话,目前他自是愿意的,只是,这解药,到底从哪里才能得到呢?

    古德元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古娇香,开口道:“这里有丫鬟婆子伺候着,你就先回自己院子吧,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解药,你留在这里也只是徒增烦恼。”

    古娇香原本看着柳氏的脸出神,根本就没有发现古德元走进来,突然听见他开口说话,顿时清醒过来,扭头瞪着古德元。

    她这一瞪,就瞪了好久,目不转睛的,眼神里带着强烈的恨意,让古德元微微皱了皱眉头。

    好半天,古娇香才将自己控制不住的恨意收拢回来,冲着古德元开口:“真的找不到解药么?”

    古娇香只是问了这么一句话,却让古德元心头一震,尤其是刚才看这丫头面对自己实毫不控制的恨意,让他不由得怀疑,她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不过等到他探究的望向古娇香时,古娇香哪里还有那股子不容忽视的恨意,只是见她眼神望着自己,又好像没有在看他,好像在出神。

    古德元轻咳了一声,方开口:“现在都不知道是谁胆子这般大下的毒,那制毒之人恐怕就更是查不到了,又能去哪里找解药?”

    古娇香回过身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不再搭理他。

    好半天,她突然悠悠的开口:“或许直接去衙门报案,娘亲无缘无故受了这么大的罪,怎么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不可!”古德元毫不犹豫的开口阻止。

    “为何不可?”古娇香突然转过头面向古德元,大声问道:“娘亲从来没伤过人害过人,现在却有人欲加害我娘亲,为何不能报案?”

    她一吼完,就喘着粗气,一脸质疑的盯着古德元,面色凝重的问:“难道父亲知道凶手是谁,想要包庇不成?”

    “你胡说什么呢?”张氏原本不放心古德元进来,在后面跟了进来,正好听见古娇香的质问声,心下一惊,赶紧走进来呵斥道。

    “我是胡说的么?”古娇香见张氏走进来,突然站起身往她面前走了两步,挺直着腰板面对着张氏:“我娘亲人好心善良,从来没有得罪过人,更没有恨他入骨想要害她性命的仇人,结果早不中毒晚不中毒,为何偏偏四五年前开始,偏偏就在你进古府以后才开始服毒,你真当我三岁小孩子不懂事?什么都不知道对不对?

    别以为你做过什么事,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我告诉你,我娘中毒这事,我一定追查到底的,要是让我知道谁是凶手,我定让她不得好死!”

    古娇香等着张氏,咬牙切齿的说道,说完话,她直觉的眼前黑影一晃,一股拉力突然将她往后面拉了过去,然后扶稳了她的身子,而偏巧这时,她堪堪的躲过了古德元甩过来的巴掌。

    古娇香侧身瞧了一下身后,正是一直呆在屋子里的冬香,冲她扯扯嘴角后,立刻冷着脸转向古德元,瞪着他恨恨问道:“你想打我?”

    古德元没想到自己这个巴掌会落空,眯着眼扫了一眼冬香,听见古娇香的问话,才回过头来,也是一脸怒气。

    ****

    啦啦啦。第二更就这些吧,说实话,小舞今天真的出门面试去了,去了整整一天,所以没存稿的手残党,今天只能更这么多啦,一会继续码字存稿。争取明天早点更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