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自作自受
    “大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老大夫看了一眼古德元,拈着32胡须摇头换脑的讲:“内里无碍,十成是身体接触过什么东西,才导致皮肤瘙痒异常,清水冲洗几次,在喝些老夫开的药方,安稳睡上一觉便可痊愈了。”

    “那就有劳大夫了。”古德元谢过大夫,立刻吩咐下人去备纸墨。

    张氏听了大夫的话,赶紧指派人去烧水,准备等大夫离开后为古静香净身。

    “这是接触过什么东西,才会痒成这样啊?”张氏奇怪的问。

    “无外乎一些香花药草,姑娘今日都有接触过哪些东西,老夫瞧一瞧才可知晓。”老大夫动作表情不变,摇头晃脑的。

    “不用问了,我知道她怎么弄得了。”原本站在一旁的古娇香,看着张氏状似不经意,其实有心的询问,她只是冷哼一声,往前走了两步冷声开口。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不管你的事?”张氏眼前一亮,像是突然间抓到了古娇香的把柄,转身冲着她就问。

    “我只说知道怎么弄的了,有说是我做的么?”古娇香瞪了一眼张氏,转向那老大夫:“大夫,阳.城县药铺里常见的驱鼠虫的药方,人接触后,可是会引起皮肤红肿瘙痒?”

    古娇香看着老大夫,一脸诚恳的发问。

    大夫听了她的话,略微摇头想了想,点点头嗯了一声。

    “咱县城之中,最长用的驱鼠虫之药,当属地福散最为常见,此丸中有两味药材,一是选用长青树的汁液,二是毛虫毒刺,而这两种药材,若是接触皮肤,最容易引起不适,产生红肿瘙痒之症了。”

    “那就没错了,我今日去街上抓药,大夫就是给我拿的这地福散,难怪当时大夫叮嘱我,小心莫要用手碰了药粉。今儿妹妹闯进我的屋子,就曾亲手撕了地肤福散的药包,想必如此才会引起不适的。”古娇香点点头,如是说道。

    “那还说不管你的事?!”张氏一听这话,立刻火冒三丈的冲着古娇香吼道:“分明就是你屋子里的药,让静儿中了毒才会这般痒得厉害,受尽折磨的,你还说不关你的事?”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让她随便翻我箱子的,而且我提醒过她好几次,她都不听,非要翻,怪我喽?”古娇香扬着头质问张氏,冷漠中带着丝丝恼火。

    张氏被堵得一噎,扭头看了一眼古德元。

    “爹,你要是也这么认为的,觉得这事是女儿做的,女儿是不服的,要不然咱就请来老祖宗评评理,这是到底错在谁,她翻我箱子撕了我的药包,现在中了药毒,她还有理了是不是?”

    古德元根本就还没有开口讲话,张氏看向他的时候,他倒是想问问自己二女儿,是不是当真撕了那药包,结果就被大女儿堵了话,心下有些恼然,恨恨对古娇香开口:“多大点事,就想着要劳烦老祖宗,你当老祖宗每天都很闲,有心思管这些事不成?”

    “这事不算大,那么什么事情算大?我娘亲的事算不算大事?她跑到我院子里,任性妄为撕了我的药包,自作自受,你们想着找我的罪过,那我娘亲莫名其妙的昏睡不醒,怎么就不见你们站出来说要找凶手了?”

    “住口!”古德元突然冲着古娇香吼道,打断了她的话。

    古德元吼完,就带着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坐在屋子里的老大夫,轻咳一声,招人进来吩咐道:

    “二小姐的病既然已经看完,也有老大夫开了方子,你且去跟着大夫抓药,莫要耽搁了二小姐的病情。”

    这是要将老大夫请出去了。

    那老大夫也是个明事理的,听了不该听的话,已经让他很是为难了,古德元此时要将他送走,他也不想矫情的留下来,很识相的点点头随着下人出了院子。

    “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古德元一等着老大夫离开,就开始数落起古娇香来。

    “我有没有胡说您不是清楚的很?既然这里只是些小事,又与我无关,原谅女儿还要到姨娘身边伺疾,就不留下了。”古娇香实在不愿意与这二人纠缠浪费时间了。

    她从醒来到现在,已经浪费时间在这宅子里了,眼下娘亲昏迷不醒,又马上到了香诏报名招考的时间,她现在只想着就好娘亲,考过香招,顺利上京一解她前世的仇恨。

    “你等等,谁说你可以走了?”张氏见她要走,伸手抓住她的肩膀拦下她,“若不是你私自出府,弄来这药草,你妹妹现在岂会成了这个样子,你居然还想逃避责任,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就想走?”

    “我逃避责任?”古娇香盯了一眼抓在自己肩头的手,语气有些冷厉,的开口:“若您真想追究些什么责任的话,我们可以好好坐下来谈谈。”

    古娇香抖了一下肩膀,甩开张氏的手,双臂抱胸冷睨着她,低声开口:“那我们不妨将五年前府里发生的大小事,也一起梳理一下,不,五年的时间太短了,不如我们就从我同胞兄长走丢那时候开始,一起来说好了。”

    古娇香说完话,退后几步站定,冷冷的看着张氏。

    张氏听着古娇香的话,只觉得心头一震,背脊一阵发凉,一时间竟白了脸色,惊恐的看着她:“你……你什么意思?”

    “我有什么意思您不是清楚地很?”古娇香冷漠的看着张氏一脸心虚惊慌失措的模样,知道自己的猜测完全正确,兄长的失踪也是和她有关的,新仇旧恨加起来,让张氏死一百次都不过分。

    古娇香扫了一眼古德元,似乎对他们的话多有疑惑,皱着眉看着她们。

    “父亲,既然夫人有意要找我麻烦,不妨我也……”古娇香突然开口冲着古德元说道,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氏一口打断。

    “没有,我没有找你麻烦!”张氏急着打断古娇香,偷偷的瞄了一眼古德元,见他瞪着自己看,立马心虚的笑了笑,解释道:“是我多虑了,是静儿她不该任性冲动,冲撞了大小姐,我一定会对她严加管教的,大小姐既然担心柳姨娘,不如赶紧过去照看吧。”

    ****

    感谢yingsha打赏的桃花扇,今天有点事,来不及多更了,下一章12点发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