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半夜掠人
    没了张氏的阻拦,古娇香这才从静芳园出来,直接就去了馨怡园的院子?33??结果院子里只有冬香和冬兰两个人在屋子里伺候,没有瞧见阮凌薇的身影。

    古娇香也没有多问,只是问了冬兰一些关于娘亲这几日的情况,听闻没什么大碍,才吩咐香兰准备间屋子,她要留下来。

    她还记得今儿与前辈商量过的取她父亲心血之事,只是没想到,这一等,过了子时都没有瞧见阮凌薇的身影,让她不免有些着急。

    “前辈可是有其他的事?”古娇香放下看了很久的书,抬头问香兰。

    香兰一怔,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回道:“右护法若是有私事,是不和我们说行踪的。”

    古娇香点点头没有在细问,既然前辈不回来,她就是在着急也没有用,只好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准备睡下了。

    是夜,古娇香在馨怡园睡的极不踏实。

    而就在她睡的晕晕沉沉之时,有一道黑影,极快的从古府旁的屋顶上,跃进了古娇香的院子,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不消片刻,那道黑影又快速的从院子里飞出来,跃上屋顶,往东南方向飞驰而去。

    那道黑影,踩着屋顶的瓦片,穿过几座宅院,最后在一座宅院的主院落下,疾步往一间正亮着烛光的屋子走去。

    叩叩叩!

    叩门声有节奏的响了三下,屋子里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进!”

    那人得了吩咐,立刻推门而入。

    这是一件书房,房间里放了三个火盆,这人方一走进屋子,就觉得热浪迎面扑来,好在他内力深厚,这冷热交替也没有让他表现出丝毫诧异,关上门立刻往里面走去。

    这屋子还有一道拱形木门,坠以水晶珠帘。

    那人只是来到门口,并没有在往里走,而是就地单膝跪地,冲着里面的恍恍惚惚的一道人影抱拳开口:“属下失职,未能按照吩咐,将人带来。”

    那声音一开口,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

    “怎么说?”帘子里有翻书的声音,随之那道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屋子里并没有人。”那黑衣女人开口回道。

    “没有找?”

    “属下找过了,是在另一个院子里,不过属下发现那院子里的人,不寻常,全是些有功夫的人,属下怕打草惊蛇,只得回来了。”

    黑衣女人跪在地上,好久都没有听到屋子里传来声音,立马心里一慌,有些不安,唯恐主子因为自己办事不利,开口将她处决了。

    “你下去吧。”只是过了好久,那道清冷的声音,才不疾不徐的再次开口。

    他这一开口,黑衣女人顿时松了口气,应了声谢主子的话,起身低头退出了屋子。

    偌大的书房,再一次恢复了安静。只是偶尔有书翻过纸张的声音。

    过了半晌,终于又有声音开了口,带着些惋惜:“爷,白日里为何不直接将人抓了,反而要三更半夜的去捉?现在看样子好像不太容易呢。”

    拱形门内,正对着门的方向,卧榻上半倚着一个男人,披散着发,白色锦衣狐裘加身,惬意自然的翻看着一本杂记。

    站在他身边的,是个侍卫打扮,眉清目秀的女子。将一碗热茶放在了男人身边后,往后退了两步站定。

    刚才惋惜的话,正是出自她的口中。

    “不急,反正春晴才动身,等到她回来最快也要两日的时间,如今人没有带来正好,免得到时候人家府里丢了人,闹出事来就不好了。”男人说话的时候,又翻了一页书,竟是一心二用的。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儿在衙门外,古娇香遇到的那对主仆,那个中了“断念”之毒的阮公子,以及他的侍卫秋桐。

    “可是爷,您方才毒发的厉害,或许那位小姑娘能有法子救您。”秋桐一脸担忧的说。

    半个时辰之前,她家爷看书的时候,突然吐血毒发,这次毒发的突然,又比白日里那次中了几分,秋桐一时心急担心,才派了人要去将古娇香掠来,哪曾想竟然扑了个空。

    好在爷只是毒发了一小会儿,被大夫施了几针,才痛苦万分的挺了过来。

    “下次莫要自作主张,若是被人察觉了,又要换地方了。”男人开口提醒,语气明明平淡出奇,但是秋桐愣是身子一僵,有些心悸无措。

    好在他只是开口说话后,又自顾自的看书去了,秋桐这才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这次是逾越了,主子没有怪罪于她,是她的幸运。是以她不在开口说话,安静的站在一旁候着。

    而古娇香那里并不知道自己院子里曾经进了人,等到天一亮屋外有了走动,她立刻清醒了过来,被伺候着梳洗一番,又得知娘亲没有其他事,就先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今天还有事情要做。

    今天是年初二,昨儿折腾了一天,她知道今儿府上会有客人,正是县太爷夫人小张氏带着张家那两个兄妹来府中拜年的日子。

    原本今儿应该是姑爷上门拜年的日子,因为张氏二妹两个都没有了长辈,张家也没了其他人,古德元不用去拜岳父岳母,所以便由着每年今日,小张氏来给姐姐姐夫拜年。

    古娇香记得,小张氏今年来,会将张家的两兄妹留下,为了避免在此发生那日被张士忠纠缠的事,她要做些准备工作的。

    虽然张氏很可能同往年一样,根本就不会来派人只会她一声,她还是不得不防的,毕竟上一世,古静香可没少领着张萱萱来她屋子里耀武扬威。

    想到那天她不小心瞧见张萱萱望着聂长远的表情,再想想上一世,她没少在古静香耳边埋汰自己和她的这么亲事,她这心头就涌起一丝奇异的感觉。

    “小姐小姐!”古娇香心思有些漂远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冬月略显欢快的喊声。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眉开眼笑的冬月,皱着眉问:“怎么了?”

    “小姐,我刚才去浣洗房了,您才我看到了什么?”冬月一脸神秘的看着她问。

    …**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休息休息一下。明天尽量多更补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