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撕破脸面
    古德元被他这么一问,突然一愣,继而想到自己在府中对两个女儿的态度,怕是已经被这位给了解透了,顿时只觉得老脸一阵发烫。

    一想自己府中之事被他们了若指掌,又因为被人揭了短处,顿时恼羞成怒的想要与之辩驳,奈何没有人给他这个机会。

    聂峰自是不愿与他周旋的,若非是碍的夫人的面子,又因为自己着实的喜欢香丫头,怕是他连一丝接触的机会都不会再给古德元了。

    当初若非是看在柳府的面子上,想他香庐也不会与古家有所合作的。

    只可惜柳府辛苦给人打了桥,却偏偏遇到了一个好过河拆桥的主。

    借着柳府的势一路高升,结果等到柳府失了势,立马就做出那等宠妾灭妻之事来,这种人品的人,其实他是非常不愿与之合作的,但是碍于柳氏母女还在古府,若是他香庐断了古府的生意,恐怕那对母女在古府的生活,会更加艰辛了。

    “今儿可是香庐奉旨招办香考一事登记的日子,前头大概事多繁杂,还需要我这个庐主坐镇,怕是不能多留古老爷了,失陪!”

    聂峰起身,双手比了个请的姿势,却是名正言顺的直接开口赶人了。

    此时也丝毫不忌讳古德元的脸面问题,反正从方才他质问自己开始,这脸面注定迟早是要撕破的,他又何必阳奉阴违的说些好话呢。

    当然也不是说他这般作为,全然不顾及柳氏母女的处境,只要他聂家还在阳/城县一天,古德元若是敢打她二人的主意,也是要三思而后行的。

    古德元只觉得自己今儿的脸面真真的是被聂峰踩在了脚下,偏偏他还无法发作,只好暗恨恼火的一甩衣袖,直接出了门。

    至于聂峰,哪里如他所言的坐镇香考报名之事去了,出了书房,目送着古德元出了院子,才一扭身,又往着雪峰院周氏的屋子去了。

    聂峰进了周氏屋子的时候,古娇香已经离开有一会儿了,周氏见相公冷着脸进门,就猜到定是在古德元那里涨了火气,也不知道二人谈了什么,她没有好奇的去闻,聂峰若是想说,不用她开口询问,也会将事情告知于她,若是让不想开口,就是用烧火棍来翘,也断然别想撬开那张嘴。

    聂峰在周氏屋子里冷了好一会子的脸,见周氏只是眉眼带笑的看着他,也不说话,这压在心头的气焰也就消了大半。叹了口气摇摇头。

    “我觉得,与古府的亲事,应该是悬了。”过了好一会儿,聂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周氏捧着汤婆子的手一顿,皱着眉打量了一下聂峰,这才垂下眸子静静等着他在开口。

    她觉得自家相公,不会就冒出这么一句不着边的话来的。

    结果还真是让她想左了,聂峰冷不丁的冒出这句话后,就真的不再开口了。

    等了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周氏瞧着聂峰确实没有开口的意思,这才幽幽的想开了口:“我觉得,街上的传言,似乎与香儿有关。”

    聂峰起先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周氏说了句废话,那传言就是围绕着古娇香谈论的,自然是与她有关的了。

    结果等到他察觉到不妥,抬头扫了一眼周氏,见她有些恼火的看着自己,立刻扯了扯嘴角,正襟危坐起来。看着她,一副愿闻其详的认真模样。

    周氏不由得好笑一声,却又是重复了一句自己刚才讲的话:“我是说,街上的传言,与香儿有关。”

    她就不直接明说,就不信他想不到自己话里的意思。

    果然,等到聂峰细细的咂摸着她的话,突然眉眼跳了跳:“你的意思是说,这谣言是从香儿哪里传出来的?”

    周氏点点头。

    聂峰到时有些难以置信了:“这怎么可能,她也不过一个小姑娘,先不说她是如何得知这件事的,就是想要将此时传出来,以她现在的能力,又怎么可能?”

    周氏却开口跟他分析了一下:“你说,眼下这流言谣传甚嚣,且不说事情的真实性,就是在听了传言的人心里,传言中最气愤的人是谁?最无辜的人又是谁?”

    聂峰眼神一闪,想起近日来百姓对张氏的猜忌以及对柳氏母女遭遇的同情,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常言有云,家丑不可外扬,先不说传出去此时,对她一个未出阁姑娘的名声有多大的影响,单就是古府后宅里那些腌臜事,也是这般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世人面前,可算是丢尽了古府的脸面。

    若是以他聂家来说,这谣言出来,最好的目的就是将古德元逼到墙角上,让他不得不面对聂家提出来的成亲条件,再来若是古德元当真能够为了攀上聂家这条船,如周氏所愿的将柳氏母女恢复嫡系身份,到时候受到最严重打击的,就只有张氏母女,顺便又将聂家的做法分析出来,大大的抬高了聂家的善行之举。

    而另一面,将柳氏中毒昏迷之事也一同暴露在众人面前,结合着之前婚事的事,就让人将怀疑的目光纷纷投向了张氏,猜测着只要柳氏没了的话,婚事不成,她依旧是她的当家主母。

    这种方法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却是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若当真这事是古娇香传出去的,那这丫头的心思可就了得了……

    而古德元甩着衣袖,自聂峰的书房走出来以后,就一路火气十足的回了自家马车的地方。

    张氏与古静香二人,早就排好队登记了古静香的姓名,之后就一直坐在马车中等着古德元一同回府。

    而古娇香也不过是比古德元早了几步路得时间,她才到马车旁的时候,古德元就已经大步流星得走了过来。

    本就是气恼着方才聂峰对自己得态度,此时突然瞧见古娇香站在马车前冲她行礼打招呼,他憋屈了很久的无名火瞬间就爆发出来:“孽障!我道你怎么就想着要来参加香考的事,口口声声说着为古府争得颜面,这算盘倒是打的响,我看你分明就是来这里讨救兵的!”

    为感谢沐雨惜之前的和氏璧加更。呃,算加半更吧,明天一定把剩下的半更补上,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被追杀呀。,真的真的是在是太忙了,呜呜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