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求于人
    古娇香蓦然瞳孔一缩,只感觉这道刺目的红与那双带着嘲讽的眸子,与那个时候重叠在了一起,她以为自己看到了叶心兰,那个在前世,与她的相公苟合多年,最终害她惨死的女人。

    她的心顿时拧了起来,一阵生疼。

    “不会是真的被吓到了吧,万一被吓出个好歹来,那我怎么向主子交差啊。”带着惊疑的声音在箱子上方想起,带着些戏谑的味道,向她开口:“喂,你没事吧?”

    春晴只觉得就在她看见古娇香的时候,她的脸色霎时变得苍白毫无血色,以为是被自己吓到了,赶紧趴在箱子上,伸手拍了拍古娇香的脸,出言询问。

    古娇香是在她说话的时候,突然回过神来,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人拍的有些刺痛,这才将抬头看向来人。

    这近距离一看,古娇香意外的松了口气。

    春晴走到箱子边上的时候,已经将面上的薄纱扯了下来,是以她看到的,并不是记忆中叶心兰的那张脸。

    虽然那一双招人的桃花眼,看上去似乎与叶心兰有些相似,但是仔细看过之后,就会发现,这双眸子里,除了望着她时,扑棱扑棱的闪动着好奇的光彩,并没有如叶心兰那般,充满歹毒算计。

    虽然自己是认出了人,现在回过神来让她淡定了不少,可是当这女人身上的香气萦绕在她鼻翼的时候,她就知道夜里自己是被这个人点了睡穴掠回来的。

    一想到自己被这人用非常手段“请”回来的目的,是为了给那位阮公子解毒,但是她的这种做法,让她很是恼火。

    分明是有求于人的,竟然还这般态度对待她,不知道她如果拒绝施救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若是这就是你们的态度,我不会答应你们做任何事的!”古娇香不能动弹,是以她根本躲不开春晴拍在自己脸上的手,只能冷着眸子出言警告!

    不过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片子,春晴对她的警告可没怎么当回事,左右人是在自己手上的,倘若她当真敢拒绝救主子的命,那么她不介意阳/城古家从此少一位大小姐的。

    “你觉得你有权利拒绝?”春晴收回手站直身子,双臂抱胸,居高临下的瞪着古娇香,眼中不在流光溢彩,反而是泛着阴冷的光,一脸深不可测的模样,就好像是在告诉古娇香,若是她敢拒绝,只有死路一条。

    “为什么没有呢?有求于人的可不是我。”

    古娇香斜睨了春晴一眼,面上一哂。

    她何时怕过人,前世什么生死考验她没有经历过,若是当真因为自己被点了穴拿捏在手里,就害怕了,那她就不是她了。

    在她的眼里,她的命可是很值钱的,这就跟在这人眼里,她主子的命同样值钱一样。

    若是想要以性命要挟她,那和让她主子坐等毒发身亡有什么区别?

    她们的主子中毒,而眼下看她们孤注一掷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的情况来看,不难猜错,能够解毒的,也只有她了。

    要不然他们又怎么会迫不及待的将她掠来这里呢。不就是想要让她替她们的主子解毒么?

    若是她拒绝的话,就会被杀,那么他们的主子,大概也就可以在黄泉路上与她作伴了。

    “哦,对了,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们了,昨儿打翻的香筛中,掺了的毒果阿芙蓉,可是有辅助药性发挥的功效,也就是说,中毒的人尝食几日,便了与体内沉积的毒素结合,这样一来,即便是不催动内力,也可以加速毒发的。”古娇香斜着眼看人很累,是以她收回目光眨眨眼,就不在看春晴了,话却没有说完:“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断念之毒从中毒到复发,应该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初一的时候,我瞧着阮公子的毒,大概也是二十天的光景了,我虽不知你们将我掠来多久,不过那阿芙蓉的话,大概可以让毒发提前两天左右吧。”

    春晴身子一僵,细细的嚼着古娇香的话,待她明白了话中的意思后,顿时心下一沉。

    “那不是说,主子只还有两日的时间?”一旁的秋月突然惊呼一声。

    春晴听了她的声音,只觉得背脊一凉,扭头冲着秋月呵斥道:“闭嘴!”

    秋月也知道自己失言了,赶紧双手捂住嘴,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春晴,脸色惨白。

    秋月也也瞧出来了春晴看向她时,脸上也是毫无血色的。立刻双眸一润,小声试探的问春晴:“春晴姐,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春晴没有回答秋月的话,只是搭在身子两侧的双手突然紧握了一下拳头,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弯下腰伸手将古娇香从箱子里捞出来,将她双手背在身后,往暗门的方向带去。

    她直接用行动告诉秋月,他们该则么办。

    古娇香被推到墙边,看着春晴伸手将墙上的画掀开,赫然出现一道暗门,然后直接将她带进了暗门中。

    原本着古娇香以为,那道暗门缩通往的地方,应该是某间密室,于是当她被跨过暗门,瞧见暗门另一个,与方才的屋子如出一辙后,才惊讶的发现,这根本就是两间相通的屋子,而她打量着屋子的结构后,大概猜得出来,这是一间客栈。

    古娇香心思转了转,想着阳/城县布置如此豪华的客栈,不外乎两家,一个是正街的酒楼醉仙楼,一个是东街的仙客来客栈。

    而眼前的奢华布局,并不是那就醉仙酒楼的,如此说来,就只有仙客来了。

    能够将客栈的两间客房打通并装上暗门,除非是长居此房的人,再有就是建起此客栈东家了。

    古娇香眼神不停转着,心中推测,那阮公子一看就非本地人,若是外乡人常年住在同一间同一间房,怕是一早就引起注意了,根本就不可能打通这道神秘的暗门。

    所以她大概猜出来这仙客来的主子,若不是阮公子,也会与阮公子关系不错的人。

    古娇香深吸了一口气,跟着春晴往客房寝居室走去。

    二更到二更到,准备去睡觉了,吃了药头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