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救与不救
    “有什么条件您只管开口,只要能救了主子,我们断然不会让您吃亏。”春晴眼中的戒备与迟疑消散了大半,语气也多少正经和善了些。

    古娇香点点头,有她开口,自己谈条件就顺了多了,她也不矫情,直接就将自己的条件讲了出来:“三万两纹银,兑换成万通钱庄银票,百两一张,另外,你们主子需无条件替我办三件事。”

    古娇香眼都不眨的说出自己的条件。

    春晴目前很是为难,带着质疑的目光落在古娇香身上。

    头一个条件,对她们来说并不算难事,若是能救回主子性命,别说三万两,就是三百万两,她们也出。可是这第二个条件?

    只觉得她的这个条件甚是刁钻,若是不答应,到时候只怕会耽搁了主子的性命,可若是她替主子将条件应承下来,逾越失了规矩不说,若是真的答应了,岂不就等于将她们的组织送了出去。

    让主子任凭别人差遣了,并不是她一个下属能够决定的事情。

    “当然,这三件事无关杀人放火,逆转天命只说,绝不会令你们为难。”古娇香瞧见春晴的表情,就是知道她是为难了,笑着开口提醒了一句。

    “后面的条件我无权做主,若是古小姐可以通融,在下愿意将这条件折换成十万银两,您看怎样?”春晴脸上为难,眼神一转想出了个这种的法子。

    十三万两纹银,对于平常百姓家,那简直就是遥不可及的财富,即便对于现在的古娇香来说,也是好大一笔了,她是需要银子,可是就眼下来说,除了银子之外,她更需要的是能替她办事情的人。

    “原来你们主子的命只值十三万银子。”古娇香挑挑眉,面上一哂,呵呵笑道:“既然谈不妥,那么请恕娇香告辞。”

    古娇香再也不多说,站起身就想走,表示她不接受春晴的提议。

    “你觉得你能出的了这扇门?”秋桐突然伸手拦住她的去路,冷声警告。

    “我是走不了,可是他也活不了!”古娇香指了指身后的拔步床,要挟的意思可比秋桐的警告强多了。

    秋桐一窒。

    古娇香不理会她,转而看向春晴,等着她回答。

    “银两的事情,我可以做主答应你,可是后面的条件,恕我无能为力。”春晴面色平淡,只有她知道自己现在内心是有多么纠结的。

    站在一旁的秋桐,很想开口让春晴答应,可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

    她是非常想要救主子的,可是她也明白春晴的为难,身为属下,他们没有任何权利替主子做决定。

    而且关键的是,主子昨儿因为连夜从陀陀山赶回来,夜深天寒,主子又因为中毒无法内力抵寒,是以才到客栈,进了客房就昏了过去,直到现在都不见清醒。

    若不然,有主子在,何须她们为难。

    “那便是条件谈不妥了。”古娇香无所谓的耸耸肩。

    她也不怕她们当真对自己下狠手,左右有他们的主子垫底,她死与不死,就在她们的一念之间。

    古娇香是不想为难她们,但是也不会好心的毫无条件去救人。

    她有把握救的了人,可是她没办法看透人心,人就好了,她被杀了,这种事情会发生并不稀奇,左右她也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古娇香垂下眸子心思转了几转,再抬起头时,面上带着些许遗憾,开口提醒道:“我顺便提醒一句,你家主子目前中的可不止是香王的残念,阿芙蓉,醉心花皆是世间少有的致毒致幻之物,长期服食熏闻的后果,不用我说,你们大概也是能猜出来的,且不说香王不出解药,即便她有,又怎能保证解药不会与其他两物作用。”

    她并不是危言耸听,这个人可真正的是命运多舛,也不知道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花这般大力气要致他于死地。

    古娇香这么细想起来,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处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了,之前出于对此人的怜悯,让她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若是他的仇人当真要致他于死地不罢休,那么如果她当真好心出手救了这人,万一被对方察觉到,那她岂不是性命堪忧了?

    古娇香突然叹了口气,看向二人表情异常坚定:“我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些条件就当我没说过吧,这个毒我是万万不能解的。”

    “你什么意思?”春晴与秋桐一脸震惊的看着古娇香,实在不明白她怎么就突然转变了主意。

    “没什么意思,只是我想清楚了啊,先不说我要救你们主子,条件都谈不拢不说,就算万一我救了人,有人却恩将仇报,我该怎么办?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若是当真我就好了你家主子,你们也放我回去了,可是我回去之后了,哪天被你们的仇人一查,还想是我救了他们想要杀的人,你说他们又会如何对待我了?我不过是一个身处内宅的小姑娘,随便人都能进府将我掠走,更何况想要我性命的,简直易如反掌!”

    古娇香斜睨了二人一眼,语气里竟是嘲讽。

    这个时候,她不想拐弯抹角的说话,将自己的想法全说给二人,唯恐二人想左了,一个不高兴直接要了她的性命。

    二人被古娇香说的一愣一愣的,可是细思之下,又觉得古娇香的话不无道理,虽然那句恩将仇报让二人极为窝火。

    古娇香说完话,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二人。

    她话是这么说,但是若能有个万全之策,让她免于被她们的仇家追杀,她还是乐于救人的。

    从前一世得来的经验,钱财在有用,都抵不过救命之恩。

    那个人就将这种笼络人的方式运用的极好,先是当初救下险些丢了性命的她,让她那一世挖空心思只为助他一臂之力,再来还有一品医阁阁主吴威,同样施以救命之恩,另其心甘情愿为他做事。

    如今,若是她当真在自己性命堪忧的情况下,还能救下他来,这份恩情,根本不是那三万纹银能抵充的了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