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浪费解药
    古娇香示意秋桐来帮着自己研磨香膏。

    秋桐没想到她会开口指派自己,先是一愣,心下有些抵触,可是一想到她是为了主子,只好垂下眸子,掩去眼中的异样,点点头,上前接过古娇香手中的工作。

    古娇香因为秋桐的帮忙,自己手中空闲下来,就开始调配其他的香料药草,因为鼠香膏的分量太少,到最后研制出来的解药丸,也就只有区区数十粒。

    大功告成之时,古娇香看着盘中区区数十粒的药丸,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够,想要彻底解掉这人的毒,这几粒药丸,完全不够的,材料太少了!

    相对于古娇香的纠结为难,春晴秋桐二人,看着盘中的药丸,确实满怀欣喜和期待的,恨不得立马将药丸给主子服用,这个时候,她们太过于激动,之前对于古娇香的各种怀疑,像是忘却了一样,因为希望就在这几粒药丸上,她们一时间倒是忘记思考了,若是这药丸根本不是解药,反而是毒药怎么办呢?

    “古大小姐?”春晴最先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古娇香,又看了看桌上的药丸,一脸希冀的望着她。

    “可以与你主子温水送服。”古娇香拈起一粒药丸递给春晴,结果却被一旁的秋桐拦了下来。

    自始至终,秋桐都对古娇香抱有迟疑态度的,此时方才那股子激动的情绪缓了下来,她立刻又秉持了之前的态度。

    莫怪她要为难于古娇香,主子对她们的意义非同一般,若是因为她们的不查,亲手将致命的毒药服给主子用,那她们怕是死都难以赎罪了。

    古娇香将药丸抓在手里,侧着头看了一眼秋桐,扯着嘴角笑了笑,开口:“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无妨,总归是你们主子的一条命,服药会不会死两说着,但是不服药早晚都是死,你们随意。”

    说完话,她将手中的药丸丢进乐儿盘中,药丸在盘中打了几个转,没有弹到盘子外,古娇香心下微定,虽然她是这么说,但是这几粒解药却是难能可贵的,少了一粒,就少了一份解毒的功效呢。

    不过看二人确实是一脸为难纠结,想用不敢用的表情,古娇香心思一转,又开口:“不过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证明这药是否有效。”

    古娇香的话,让二人眼前一亮。

    她将一个干净的茶碗往二人跟前推了推,继续开口:“想实验的话,可以去取些你家主子的血来。”

    二人一愣。

    “你你家主子现在的状况,怕是现在的血已经被毒浸染,普通人的血如水流稍微粘稠一些,不过想来你家主子的血,怕是快要粘稠到了快要凝结成团了吧,若是不然,怕是他也至于昏睡不醒,若是你们不相信我的药可解,你们自然可以在你家主子身上动刀,取些血来将这药溶于血水之中,自然可以化解血中的浓稠。”古娇香坐在桌边,手指扣着桌子,一下一下的,像是敲击在二人的心头。

    二人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与自己同样的想法,然后二人相对的点点头,秋桐立刻抽出一把短柄匕首,春晴则是拿过手中的杯子,二人纷纷往拔步床而去。

    与其让主子不治身亡或者解药变毒药身亡,她们宁可以下犯上,冒犯主子这一回,稍微取一些血水来尝试解药,大不了等主子醒来以后,她们自行请罪。

    须臾,二人果然同时朝着古娇香走了过来,春晴端着装了血水的茶碗,身子有些发抖。

    果然如同古娇香所言,当秋桐咬牙在主子手臂上划开一道伤口后,以正常人的血液,若是被划开这么一道伤口,虽然细小了些,但是总会是滴出血液来的,可是她们划开主子手腕后,那血液是慢慢成珠,却久久不滴落的。

    若是不用力掐着伤口附近去挤压,那血根本已经流不出来的,滴到碗里的血液,虽然没有她说的那般严重到凝结成团,但是也已经相当浓稠了。

    春晴将茶碗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古娇香的面前,一脸讨好不自在的冲她笑了笑,做了个请的姿势,意思是让她实验。

    古娇香也不说话,只是将那药丸放在桌上,用杵敲碎,拈起药丸的碎渣投进碗里。

    她又拿起碗来回晃了晃,然后就放在桌面上,示意二人观看。

    两人立刻凑上前,往碗里望去,可是看来看去,碗中并没有任何异常,二人皱着眉质疑的看了一眼古娇香,古娇香却不理会她二人,垂着眸子静坐。

    结果片息之后,秋桐先是惊呼了一声:“春晴姐!”

    春晴闻言转过头看了一眼秋桐,就将秋桐端起茶碗,在她眼前晃了晃,那茶碗中的血液,随着她的晃动而晃动,全然没有方才那般凝固的模样了。

    二人立刻惊喜的对视一眼。

    古娇香将二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也只是苦笑了一番。

    她们确实是忠心护主的,不过就是心思稍微少了些,能够让血液不浓稠的东西有很多种,其中也可能是毒药的,可是现在二人因为太过于注重主子的病症,一时看到了希望,反倒是缺乏了些深思熟虑。

    不过好在古娇香她是真心要救人的,要不然这药下去,只怕她家主子,非死既病更重了。

    古娇香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又有些坏心思的提醒二人:“哎,可惜了一粒解药,解药本身量就少,根本不足以将阮公子体内的毒抜净,现在又浪费了一颗,可惜啊。”

    二人听了她的话,顿时心下一沉。

    “解药分量少什么意思?难道一颗解药不能解了主子体内的毒?”这话是秋桐问的,语气里尽是抱怨,好像在怪罪古娇香成事不足,在她认知里,解毒难道不是一颗解药就可以了么,可是现在她的话里什么意思?

    一颗解药根本不能解了主子的毒?

    倒是春晴,瞧见古娇香冷下了脸,立刻拦住秋桐,语气中虽是带了些质疑,却还是很恭敬冲她行了个礼问:“古大小姐,您是什么意思原谅在下不甚懂,还望解释一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