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刺探一下
    苗灵儿仔细看过这个人后,立刻就发现,这与之前在外面的那个暗算王珊的人,分明就不是同一个人嘛!

    苗灵儿心下微动,觉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赶紧又从原路返回,去了古娇香的院子。

    “嗯,我知道了!”古娇香听了苗灵儿折回来的话,面色如常的点点头。

    苗灵儿歪着头打量了一眼古娇香,眼中充满了好奇。

    不是张氏的人出手暗算王珊,她怎么觉得古大小姐好像一点都不好奇呢?

    古娇香自然看到了苗灵儿对她的打量,也多少猜到了她心中的疑惑,放下手中的香书笑道:“那有什么好奇的,我比你了解张氏和古府的情形罢了。”

    苗灵儿被戳中了心思,也没有丝毫尴尬,只是了然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虑的离开。

    “大小姐,您说会不会是香庐的人……”钱妈妈今儿在古娇香院子里,自然听说了今儿的事情,也听了苗灵儿讲的后续,此时面带疑虑的凑过来,小声的问。

    古娇香摇摇头,笑着冲钱妈妈嗔怪道:“钱妈妈,苗灵儿对咱家的事和聂家了解到的消息都只是表面的,怎么您也光顾着看表面了?您觉得聂家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钱妈妈一愣,这才苦笑的摇了摇头,是啊,聂家高门大户,私下里向来不做这种龌龊之事,若是聂家想出手的话,直接就在众人面前施展了,何必藏着掖着,就像今天在古府门口那般,什么事,就要在大家面前撕扯。

    像这种还要特意易容成古府家奴的模样,暗中对王珊下狠手这种事情,他们是真真的做不出来的。

    “那是谁?”钱妈妈不由得问出口。

    “我也不知道,不过能够猜到的,大概也就那么几个,不是与她不对付的,就是关心我的,要不然,很可能是由于我的吧。”古娇香说完话,就拿起桌上的香书继续观看起来,不再开口。

    钱妈妈皱着眉细细思量她的话,张氏表面会做人,可是碍于她尴尬的身份,除了她那县令夫人的妹妹,与外人也几乎没什么交情,她的亲妹断不会找她的不痛快。

    至于关心她家小姐的,除了聂家,也就还剩下护法这边了,可是护法眼下似乎根本就不在阳/城县,今儿的事情,就算要出手,怕是也要等上些时日。

    那么生下来就是大小姐所说的,有求于大小姐的,可是大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什么人会求到大小姐头上来呢?

    钱妈妈想到这的时候,突然灵光一现,脑袋里晃过几个人,让她顿时瞠目结舌的望向古娇香。

    不是吧?

    要说有求于大小姐的,眼下不就只有那位么?

    钱妈妈震惊过后又有些迟疑。

    少主如今行踪成谜,安危不定,怎么可能还有心思顾忌到小姐这里?难道说……

    钱妈妈突然低头笑声的问了一句:“大小姐的意思,难道他们现在就在阳/城县里?”

    古娇香斜睨了她一眼,就立刻将视线又调回到了书上,面色平静的反问:“他们是谁?”

    “不就是那位阮公子嘛。”钱妈妈尴尬的笑了一下,完后站了站,回到古娇香的话。

    钱妈妈不傻,她家小姐的文化虽然平淡简洁,可是意思却是很明显啊,问他是谁?她该怎么回答?总不能将她家少主的身份说给大小姐吧?

    她不能说出少主的身份,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她的门规所在,而来,就是如今知道少主身份的,除了几位重要的人,其他的基本上坟头草都一人高了,为了大小姐的安危着想,她也不能随便乱说的。

    古娇香到底也没有为难钱妈妈,从知道钱妈妈的身份并不如之前只是娘亲的奶娘那么简单开始,她就已经对钱妈妈不抱有希望了。

    毕竟有那张聘任书在,他们的关系中,就隔了一道屏障,虽然钱妈妈一如既往的关心娘亲关心她,到底自己还是有另一方面的规矩约束,她知道的有些事情,是不可能跟她来说的。

    不过管她侍奉的主子是谁,只要关心她照顾娘亲,她自然还会当她还是原来的钱妈妈,至于她身上的那些个事情,与她们无关的话,就让她继续无关下去吧。

    虽然有时候,她还是很好奇的偶尔刺探一下,却也没有那种深究到底的心思。

    钱妈妈心下有些小慌乱,她早就瞧得出来,大小姐对她与之前有些隔阂了,叹了口气,她见大小姐似乎并没有深究,只是安安静静的看书,只好福着身子想要告退。

    “大小姐!”门口突然传来冬华的声音,她在帘子外面唤了一声后,就掀开帘子走了进来,而就在她掀开帘子的时候,门外隐隐约约的传来些吵闹声,还是不是的发出些碗被打碎的清脆声。

    古娇香抬头看了一眼冬华。

    “大小姐,冬月又闹上了。”冬华皱着眉将外面的事情简单的讲给古娇香听,眼底透露着一丝恼火。

    “让她去闹吧。”古娇香听着门外的声音,拿着香书的动作不变,声音冷清的很。

    冬月这段时间基本上就是三天一大闹,两天一小闹,无外乎就是脸被破了相了,无脸见人了,就连院子里的丫鬟给熬得药,也被她打翻了无数次,说什么有人成心要害她破相。

    闹了一次两次,古娇香还好心的指派着冬华过去安抚一下,可是等到她越闹越凶,古娇香直接撒手不管了,她想闹,就让她去闹好了,她巴不得她将所有的药都打翻,没药吃直接破了相才好。

    反正上一世,她也是靠着破了相的脸,整日在她面前显露,无时无刻的不提醒她的愧疚感,不过这一世,就算她的脸破相,再丑再嫁不出去,她也毫无愧疚,谁让她包藏祸心,背主求荣呢。

    而且她还要好心的提醒她,害她破相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往香膏了加了料的人,她想恨的话,就去恨那些人好了。

    古娇香静静的坐在桌边看书,屋外隐隐约约传来的吵闹声,也渐渐的平息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