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软玉娇香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躲过一劫
    马车才一走进山路,就开始颠簸起来,冬华突然皱着眉头问:“小姐,您有没有其他什么奇怪的声音?”

    “奇怪的声音?”古娇香看着她反问了一句,见冬华稍稍撩开帘子往外看了看,她竖起耳朵仔细听听,好像出了车轮滚动的声音,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嘭!

    咔擦!

    就在古娇香聚精会神的听着外面动静的时候,马车嘭的一声,又来了一个幅度较大的颠簸,然而除了那声颠婆撞出来的声音外,好像还隐隐约约掺杂着另外的声音。

    就好像有是什么东西突然裂开了一样。

    古娇香与冬华对视了一眼,皆是皱着眉头,想着这种听起来分外熟悉的咔嚓声到底是什么声音。

    结果在主仆二人苦思冥想的时候,马车再次重重的颠簸了一下,依旧带着那种咔嚓声。

    而这次,明显的声音比之前要强很多,这到就好像树枝被折断时发出来的声音,让二人顿时吃惊的对望了一眼,脸上一同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吴师傅,停车,快停车!”古娇香第一个回过神来,突然冲着车外赶车的车夫喊了一声。

    “大小姐,这边的路有些窄,旁边有斜坡,您若是不急的话,我在往前面赶一段,到期前面的宽路上停下来可好?”吴师傅被古娇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下,看了一眼四下的情况,并不适合停车,于是好言相劝。

    “现在赶紧停下来,再晚来不及了!”古娇香声音有些冷,没有方才那般焦急,但是这冰冷的声音一传出来,不禁让吴师傅打了个哆嗦,心想着毕竟这大小姐是个主子,他一个奴才只有听命就行了,让他停下来,他停下来就是了,还好心劝个什么,万一惹恼了主子,自己可没有好果子吃。

    于是他立刻长吁了一声,紧紧拽住赶车绳,让马车停了下来,然后自己跳下来,紧紧候着。

    马车一停下来,古娇香就在冬华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

    “大小姐!”吴师傅赶紧冲着古娇香低着头请了安,等着她吩咐。

    “吴师傅,你去瞧瞧车轮哪儿的是不是出了问题?我听着声音好像不太对!”古娇香指了指马车轮子的地方,吩咐吴师傅。

    吴师傅听了古娇香的话,面上有些不喜,觉得她这是在怀疑自己工作不尽心,立刻回了一句:“不可能的大小姐,这马车我每次出门之前都会好好检查的,怎么会出问题。”

    “大小姐吩咐你做什么你就赶紧去做,哪那么多的废话!”冬华愣着脸冲吴师傅呵斥了一声,见吴师傅面色更不喜了,还想在开口训斥几句,被古娇香拦下了。

    古娇香看了一眼前后的路,发现这条路确实窄的很,如果马车真的出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很可能会直接跌下路旁的陡坡。

    眼见着他们后面有马车渐行渐近,她心思转了转,扭头对吴师傅开口:“您就去看一下吧,这路上后面的马车就要追上来了,如果确实没有问题的话,我们还得赶紧赶路,莫要拦了别人的路。”

    吴师傅低着头,不敢再顶嘴,点点头往车后走去,左右打量了一眼车底,并没有什么问题,他心底有些恼,自己干了那么多年的车,别的不敢保证,可是每次之前都有好好将车检查过一遍,唯恐路上出了问题,冲撞了主子,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

    他将自己平日里都有检查过的地方,再次检查了一遍,发现果然是大小姐多疑了,车子各处都好好的,哪里有什么问题吗。

    吴师傅走到马车边上,上下打量着马车,并伸出脚踢了踢马车的轮子,冲着古娇香回道:“大小姐,这马车小的已经检查好了,确实没……”

    咔嚓嚓!

    就在吴师傅一脚踹上马车轮子,冲古娇香回话的时候,马车底下突然传来一声分外明显的断裂声,直接打断了吴师傅的话。

    吴师傅面上一惊,他赶车多年,自然听的出来这是什么声音,眼看着马车随着他这一觉踹过去,发出强烈的断裂声,而后只听砰地一声,马车靠着斜坡的这一边突然下陷歪斜,他顿时心知不妙,面色一白,冲着古娇香喊了一声:“大小姐小心!”

    喊完话,他抬头瞧见古娇香与冬华二人早就已经退到了马车碰不到的地方,自己也立刻往后躲去。

    吴师傅抱着头躲到了路旁的大石头下面,刚躲好,就听见身后出来轰隆隆的声响,连带着马儿的嘶鸣声。

    这让人心惊的声音,吸引了路上的行人。纷纷驻足一探究竟,结果眼前所见的,就是古娇香的马车,连带着马儿一起,往斜坡下面翻了过去。

    有胆小不经事的夫人小姐,见到此番惊险情景,立刻惊声尖叫起来,一时间,这条小路上,鸟雀惊飞,惊叫连连。

    “娘亲,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好像听见有人再尖叫。”一路催着马车快行的张氏马车上,古静香听见身后传来尖叫声,立刻好奇的掀起帘子探出头往后瞧去,不过远远的并没有瞧出什么来,立刻缩回头,一脸疑惑的问张氏。

    张氏此时笑的异常开心,一如她此时的心情,听见古静香问话,也只是笑着瞪了她一眼,故作生气的训到:“好奇这个做什么,咱们赶紧赶路,一会儿到了香庐,去的早的话,还可以元间上好的房间休息,然后安安心心的等着考试。”

    “娘亲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是不是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该不会是那个小贱人出事了吧,我好想没有看见她的马车哎。”古娇香瞟了一眼张氏,只觉得她笑的有些古怪,遂好奇的问。

    “别胡说,赶紧坐好,你就安安心心的坐车上,马上就到了香庐了,到时候可没有让你好奇的事。”张氏嗔怒的戳了戳古静香的额头训斥道。

    古静香撇了撇嘴,见张氏说这些,虽然心下好奇,却也只能忍着不如看热闹了,天知道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在看后面古娇香哪里,冬华紧紧的拽着古静香的衣袖,二人眼看着马车骨碌骨碌的往斜坡下滚去,心中万幸不已。

    若不是她们发现的及时,提前下了马车,怕是今儿也随着这马车一起滚下去了,别说去香考了,小命儿保住保不住还另说了。

    待到马车一直滚到了斜坡的最底下,被一颗大树拦住方才停了下来,身边的惊叫声也渐渐的停了下来,古娇香叹了口气,余光中就见有人朝她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自己的跟前。

    “大小姐饶命,小的失职,惊扰了大小姐!求大小姐饶命!”吴师傅知道虽然他家大小姐是躲过去了这一劫,可是说到底,马车会断裂出事,还是他做事不周全的过。

    “你且起来吧!”古娇香冲着吴师傅开口。

    见他依旧不安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她叹了口气,吩咐到:“吴师傅,若是可以的话,还请劳烦您去将那马解下来,然后顺便瞧一瞧,那马车到底是怎么坏的?”

    “这位姑娘可是遇到了难事?”

    就在她刚吩咐完话,一个身着黑袍,身材修长的男子走上前,冲着古娇香抱拳行了个礼问道,然后指了指身后的马车:“我家老爷说,若是姑娘有困难尽管尽管开口,若能略尽薄力,自当在所不辞。”

    那男人脚步轻盈,走来之时,古娇香并没有留意到,突然听见他开口说话,这才扭过头来看了一眼来人,只是稍稍的抬起眸子扫了一眼来人,看清对方容貌后,突然低下头嘴角微微一扯,心思转了起来。

    “替小女子谢过你家老爷。”古娇香冲着这人屈膝行了个礼,然后看了一眼面上尽是不安的吴师傅,突然眼神一闪,冲着这人开口:“这位壮士……”

    “鄙姓刘!”这黑袍的男人打断古娇香的话。

    “这位刘先生,能不能麻烦您帮我家车夫去哪里瞧一瞧,这车到底是怎么断开的?”古娇香赶紧改口,冲着人请求道。

    “可以!”这男人冲着古娇香抱拳,客气有礼的回道,伴着他的动作,一阵微风往古娇香的面上袭来,古娇香轻咳了一声,面上有些古怪。

    这男人没有留意到,只是目光往坡下看了一眼,直接一点脚,就本着斜坡下的马车飞去了,足以见得此人功夫了得。

    古娇香见那人只是几个轻轻的跨步,就落脚到了马车边上,她往旁边的吴师傅看了一眼,吴师傅像是感受到了她看过来的目光,赶紧瑟缩了一下,匆匆的往马车的方向跑去。

    “大小姐,香考……”冬华有些不安的扯了扯她的衣袖,想提醒她莫忘记了香考的事。

    “稍安勿躁,香考还有两个时辰左右才开始,我们应该来得及。”古娇香安慰了一句冬华。

    冬华却有些发愁,他们的马车成这样子了,估计也没法乘坐了,眼下这位置不上不下的,真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们怎么去香庐还得好好的想法子呢。

    古娇香却没有想这么多,视线在斜坡下望了几眼,就将视线转向了道路不远处的一辆气派马车上。

    古娇香眼神好,一眼望过去,就发现那马车的帘子是被人撩开的,隐隐约约瞧见马车里有人在向这边张望,她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在看自己,冲着马车的方向屈膝行了个谢礼,就将视线再次转到了斜坡下。

    这会儿的功夫,那边好像也查探完了,黑袍的男子一甩一摆,再次踮脚而起,几步就飞上路边,而吴师傅确实将那受惊的马儿牵在手里,不停的安抚着往上拽。

    “这位姑娘。”那男子冲着古娇香再次抱歉,面上有些古怪的打量了她一眼,才开口:“刘某已经将马车检查过了,恕刘某直言,这马车,是人为!”

    古娇香听了这人的话,似乎根本就不惊讶,只是冲着他屈膝笑道:“劳烦刘先生了。”

    “无碍,只是不知姑娘接下来有何打算?“刘先生看了一眼古娇香,视线往斜坡下的马车扫了一眼,再看向她的时候,面上有些说不清的情绪:“可需要报官?”

    “不用了。”古娇香笑着摇了摇头,抬头望了望天色,叹到:“怕是在耽搁,来不及去香庐了。”

    “姑娘要去阳城香庐?”刘先生听闻古娇香的话,突然问道。

    “正是,小女子正是要去参加香庐的小香考,只是……”古娇香往阳城香庐的方向瞧了瞧,面露为难。

    马车坏掉了,之前那些路上瞧够热闹的人,也纷纷离开,这条路上,除了这对人马,好像就再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古娇香叹了口气,说实话,她还真不想求到这位大老爷头上。

    “若是姑娘发愁找不到马车赶路,不如我去与我家老爷知会一声,看能不能匀出来一辆马车借个姑娘。”刘先生将古娇香为难的表情看在眼里,当下开口建议。

    “那怎么好意思。”古娇香面上推拒。

    “无妨,姑娘且稍等片刻,我这边与我家老爷回禀一下。”刘先生摆摆手,说着话,就已经往他家老爷的马车走去。

    就见他在马车前似乎与马车上的人说了几句话,最后抱拳行了个礼,就转身往这边回来。

    “姑娘若是不介意,我家老爷说了,可以顺路捎带姑娘一程,只是马车上货多,怕是要委屈姑娘了。”

    “刘先生客气了,小女子感激都来不及,哪里会觉得委屈。”古娇香冲着他行了个礼,才笑道:“还请刘先生向贵府老爷带个话,多谢仗义相助,小女子感激不尽。”

    “姑娘严重了!这边请!”刘先生冲着古娇香做了个请的姿势。

    古娇香冲他笑着点点头,然后又想想起什么似得,突然开口:“还望刘先生稍等见客!”

    说完话,她又转向正好牵着马上来的吴师傅,冲着他吩咐到:“你且回府将此事跟我父亲只会一声,定要如是相告!”

    二更合一,4000字,写的不好,胜在用心,还望各位大大慷慨咋票过来,给点安慰,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