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鬼修罗刹 > 正文 178、倾国倾城
    178

    听到女儿回来了,夏坚居然没有高兴,反而脸上一僵,心中暗叫不好!

    山庄里忽然走进一位美女,顿时让现场所有宾客屏住呼吸,这美到让人窒息的女人是谁?

    此时宾客们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刚刚那新娘的样子,脑子里已经完全被眼前这女子的身影给占据,她那毫无瑕疵的容颜,丰满得恰到好处的身材,如脂如玉的肌肤,整个人如天下最美的白玉雕刻而成一般,让在场的所有男人为之心跳加速,坐立不安。

    这美女不是别人,正是夏永香,她用傲然高冷的眸子扫视着四周,让那些想上来搭讪的男人望而却步,直到一个细嫩的声音响起,这美女那冰冷的眼神才得以融化,换回一丝温柔。

    “姐姐,这边……!”

    顾沈安顺着夏冰的目光看去,与夏永香的目光对视,瞬间被电到了一般,刚才的怒气顿时一扫而空,整个人的心仿佛融入了春天的感觉。

    这个女人就是夏永香吗?夏坚的女儿?难怪儿子不管家中妻子的吵闹,就算撕破脸皮都要娶她做小妾,如此仙女,连自己都心动,何况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早知道夏坚有如此美艳动人的女儿,自己当初就该直接纳入房中了,这样也不用被儿子给抢先一步,如今儿子与这夏永香的婚约早已传遍大街小巷,自己不可能再做手脚,真是可惜啊!

    “爸爸!”

    夏永香走到夏坚面前,轻轻喊了一声,而夏坚却是表情复杂地答应了一声,道:“去历练得如何?那么快就回来了?”

    “嗯,还行,对了,妈妈呢?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她在帮你婶婶给新房铺床呢,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听着夏永香那黄莺般的声音,顾沈安心都酥了,哪里舍得放夏永香离开,于是上前一步,故意伸手去拉夏永香说道:“孩子,回来就好,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忽然被一个陌生大叔拉手,夏永香吓了一大跳,急忙将手猛抽回来,慌乱而愤怒地看着眼前这个猥琐大叔。

    “咳咳……香儿啊,这位便是顾秋的父亲,顾沈安!块向顾叔叔问好!”

    夏永香一脸厌恶地看着顾沈安,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顾家的人,没想到这让人恶心的大叔居然是自己未婚夫的父亲,一看就不像是一个好人。

    “哈哈哈,还叫什么叔叔啊,等你嫁给我儿子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所以不用那么分生,直接喊我顾爸爸吧!”

    “规矩不能坏的,都还没过门呢,这样叫难免被人家笑话!”夏坚帮女儿解围道。

    “哈哈哈,说得也是。走,你看他们都入席了,咱们也入席吧,边吃便聊!”

    说完,不顾夏永香的挣扎,强行拉起夏永香的玉手便往酒席上走去,夏永香只能用求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父亲,可是夏坚却是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跟在他们的后面。

    手中拉着细嫩丝滑的小手,顾沈安的心仿佛都快融化了一般,这么完美的女人,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得想个办法,先把这女人弄到自己床上再说。

    酒席就位,沈顾安在全场男宾客的羡慕下坐在了夏永香的身边。

    坐下后,沈顾安的手依然没有松开夏永香的意思,表面上还在不停地嘘寒问暖,表现出一副长辈关心晚辈的样子,实际上他的手指却不停地在夏永香的手心手背上揉捏,让夏永香一阵面红耳赤,可是却不敢发做。

    这一幕被坐在旁边的夏冰看在眼里,他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姐姐,小家伙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好像都很害怕这个坏叔叔的样子,于是气嘟嘟地走到顾沈安面前,大声喊道:“畜牲,放开我姐姐的手!”

    夏冰这一声声音很大,顿时吸引了所有宾客的注意,就连台上准备主持婚礼的主持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顿时让顾沈安脸一黑,急忙松开夏永香的手。

    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有人敢骂自己是“畜牲”?要知道在这幽州镇里敢骂自己的人还没出生呢,这小孩简直找死!

    就在顾沈安满脸杀气,就要发作时,夏坚一步跨了过来,抱起儿子便骂道:“小子你找死是不是?居然敢再这里撒野,看我不揍烂你的屁股!”

    “哈哈哈,不好意思亲家,这小子被我宠坏了,希望你别跟这孩子计较!”

    虽然心中怒火难平,可是在夏永香面前,他不想暴露自己的本性,因此只能强颜欢笑道:“哈哈哈,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这事总算告一段落了!

    被夏冰这么一闹,顾沈安不敢再胡来,毕竟这么多宾客在场,有很多都是老伙计,非富即贵,到时候落下话柄,日后反而不好对这夏永香下手了!

    看着婚礼一步步进行着,看着台上堂哥和新娘那幸福的模样,夏永香忽然想到了刘冥,此时台上出现的人仿佛是他们两人一般,可随即顾沈安的一句话却是把夏永香拉回了现实。

    “香儿啊,看着台上的新娘不要羡慕,等过两天顾秋回来了,我马上帮你们安排比这场面更盛大的婚礼,让整个幽州镇的人都来祝福你们,哈哈哈,让你成为整个灵域最美的新娘!”

    “哼,我姐姐才不会嫁给你儿子呢,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就在顾沈安得意之际,夏冰的话再一次让他吃了疙瘩,刚刚缓和一些的脸色又从新黑了下来。

    “小鬼,这是大人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嘴!”顾沈安阴冷地看了一眼夏冰,顿时把夏冰吓了一跳,急忙脖子一缩,躲在了夏永香的背后,继续说道:“本来就是,就你这怂样,生出来的儿子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想娶我姐姐,门都没有!”

    夏冰的话说得很快,也很大声,夏坚拦都拦不住。此时新郎新娘正要接吻,这可是重头戏,可是宾客们的目光更没有集中在他们身上,反而全都被夏冰吸引了过来。

    台上的夏有桥也是一脸黑线,夏季常更是火冒三丈。

    这夏坚今天难道是来捣乱的吗?要谈你们自己的家事就给我滚出去谈,在这里起什么哄?

    这时顾沈安也再也忍不住,一掌拍在桌子上,“啪”

    满座子的菜肴洒落一地。

    “夏坚,如此没有教养的儿子,让我替你教训教训他吧!”顾沈安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

    夏坚此时冷很直流,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