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一章 跳井
    “老爷,夫人,小姐醒过来了!”听见丫头的话,薄家老爷夫人赶紧起身,着急的往薄家小姐的房间赶去,刚走了两步,薄老爷又回过头来,让管家赶紧去集市刘记买一只烤鸭回来。

    “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烤鸭!”薄夫人说着拉着薄老爷就往门外走,薄老爷人都被拉着走远了,还大声嚷着叫管家文叔要问刘老板多要一些甜酸酱!

    “夫人,我这也是想着我们家苡儿呀!厨房离她房间那么远,睡了这些天连饭香都没闻不到,能不饿吗?”

    “薄文正,吃!吃!吃!再吃下去还有人敢娶亲?你再提烤鸭试试!”薄夫人一边训着薄老爷一边又让身边侍女去熬些清粥,赶紧送到小姐的房间。

    薄家世代经商,到了薄老爷这一代,薄老爷不喜经商亦不喜做官,却偏偏中了个进士,入了朝做了个户部主事的。薄老爷尤其好吃没有野心,所以官场十载,从未得罪过谁,亦从未升过官。薄家小姐出生那天,薄老爷毫无缘由的升职成了户部侍郎,薄家上下都认为这个薄小姐是个大大的福星,由此薄老爷也是对这个薄家小姐宠的无以复加,养在深闺不过远近闻名.......

    “小姐?”穿着一袭绿衣,头上每天都带着同一只玉钗的丫头叫迎风,性子柔顺内敛,说起话来细声细气如涓涓小泉。

    “小姐?”都是薄小姐的贴身丫鬟,这个叫云儿的却大大不同,颇有些英气!

    “怎么还是你们......”抬眼一扫,这熟悉的陈设、胖丫头云儿,分明还是薄家小姐薄苡的闺房啊!看来我是没有成功的,这井白跳了!

    你问我是谁?我是个运气特别好的现代人啊!有多好?高考落榜与北大中文系失之交臂,为了鼓励自己就来北京看看这个梦想之地,准备回去再奋战一年,结果可能是振奋过了头,想着来也来了就再去看一眼正当时的香山红叶,却在香炉峰一脚踏空摔下悬崖不但没摔死也没摔残,够好运吧!不过却穿过时空掉到了这个我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地方又被认作消失的薄家小姐给抬到了薄家,好吃好喝宠着惯着养了半月。

    “苡儿”这个穿着胸前绣着一只看起来像小鸡又像小鸟的绯色红衫的慈祥老头就是我平白得来的爹。

    “爹”我埋下头又时不时悄悄抬眼打量着薄老爷薄夫人的神色,寻思着他们要是责怪下来该如何应付过去。

    “不就是退婚吗?你怎么会跳井?还好那井下全是稀泥,只是摔晕了也没伤着哪儿!不然父亲肯定是要为你报仇的!”

    “报仇?用鸭骨头戳瞎叶霖的眼?还是用红烧肉残汁抹花他的脸?”这个特别会补刀的人是薄苡小姐的娘亲,和薄老爷的随性可爱相比那叫一个让人望而生畏。接触这大半月来看,薄夫人其实也是很疼薄苡这个女儿的,比起薄老爷毫无原则的宠溺,薄夫人则是为之计深远更期望她这个女儿能秀外慧中好觅得一位如意郎君!我没有对他们解释过我的来历,一是说什么他们也不会相信我是一个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的人还跟他们女儿正好长的一模一样,准会当我是失心疯;二是一想到以前说哪哪儿现外星人就把人解剖研究了,诶,就算现在这个朝代不会解剖可是他们封建迷信呀!很可能一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会一把火点了我或者干脆把我塑了金身放庙里供着。咦!想想都不自觉打了个冷颤!仔细分析了一下现在的状况,我和这个叫薄苡的女孩应该是传说中世界另一端有个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这种情况,才会被误认成是她!而真正的薄苡应该是被退婚自尊心受伤离家出走了!这??当然是我猜测的,反正这些天也没她消息,也没人拆穿我!我赶紧养好伤再带点稀罕玩意儿找个办法回去就万事大吉了!不过这都第二次试了还是没能成功,估计还得被人说是由于被退婚伤心过度才跳井自尽!人言可畏人言可畏啊!

    “老爷,烤鸭买回来了”

    “文叔,烤鸭放下,让厨房赶紧把小姐的粥送来!”

    “是,夫人!那这烤鸭??”管家文叔左看看薄夫人右看看薄老爷不知如何是好。

    “夫人叫你放下就放下,赶紧去吧”说话间薄老爷眼睛看着薄夫人,但是余光里全是那只香喷喷的烤鸭!这薄老爷也就是我现在的这个爹用我们现代的话说就是个吃货!纯正的吃货!

    “苡儿,不是娘说你,有这个跳井的勇气怎么就不能管住这张嘴,做个身量纤纤的窈窕淑女!也不至于落得让人退婚的下场!”

    “娘??有你这样当娘的嘛,不关心也不安慰我还嫌弃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呀!我是不是爹买烤鸭送的呀!”

    “什么送的?我倒希望你不是我亲生的,薄家因为你现在成了满城茶余饭后的谈资了!你爹被同僚嘲笑养了个怪女儿,薄文正!你干什么!你还有心思吃烤鸭?”

    这边薄夫人谆谆教诲那边薄老爷手里正拿着一片烤鸭往嘴里塞!这画风!我真是觉着逗趣的很!

    “好啦,好啦,爹,娘我没事了,我真的是不小心摔下去的,不是跳下去的!你们快回屋吧,这边有云儿和迎风就好了”

    “云儿,迎风好好照顾小姐,不可再出岔子了!”大概看我精神抖擞,确实不像伤心过度,薄夫人沉默了一小会,也同意回屋了。

    “是,夫人”两丫头诚惶诚恐的异口同声道。

    “薄文正赶紧把你的烤鸭拿走!”

    “是是是,夫人说的是!苡儿,烤鸭爹就带走了啊,一会记得喝粥额!”

    总算是应付过去了,好好想想以后怎么办呢?再去胡闹看来也是不行的,反正不管怎样我要多收藏些宝贝古董什么的带回去,然后千万千万不要惹麻烦,不要像电视剧里那样跟什么大人物扯上关系。我这身材样貌应该也没哪个位高权重的会看上我保护我,孤军奋战一群脑回路不一样的人我也吃不消,再说了我历史虽不差但那书上也只告诉了我一个大概,谁知道我是不是穿成了这个时代一个螺丝钉类的人,要是站队站错了,就可能会有什么蒸刑、炮烙、车裂什么的等着我!我眼光不长远不想流芳后世,才不要就这么无缘无故被别人的祖先干掉!

    “小姐,快喝粥吧,一会凉了!”

    “嗯,拿过来吧!”

    “迎风把我的衣服准备好我要更衣出门”

    “小姐??你要出门?”迎风一脸不可思议,连带着云儿也睁大了眼睛,这两姑娘许是怕我再想不开又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吧。

    “放心吧!我已经想通了不会再做傻事的”

    “不是??小姐你的身子还不算大好......又刚刚醒来,要不还是....”

    “嗯?我的话也不管用了?是想让我告到爹爹那里,好罚你们不许吃饭?”

    “是??小姐”说着迎风和云儿深深的低下头,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丫头片子规矩多,吓到也是正常的。其实我哪有那么刻薄啊,只不过实在觉得好玩才摆出了一副小姐架势,心底里还是很喜欢这两个丫头的!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此时的脸应该扭曲的不成样子了。

    “迎风......云儿.........”这个声音如果是好听的歌声大概可以绕梁三日了,不过这是我怒吼的声音,吓得一院子的人鸡飞狗跳。

    “小..小...小姐”迎风和云儿战战兢兢的跑过来,小声应到,手里端着盆,盆里的水也轻轻的荡着像是也被我吓倒了一样。

    “为什么不告诉我那天的事,我现在丢脸都丢到法国去了!”

    “罚罚罚...可是小姐我们拦不住你呀,你说过再拦你就没饭吃”迎风看起来特别无辜的回答着。

    “我是那么说过,我那不是不知道什么状况吗?这下好了,我就像只猴子一路被人参观到家”,知道了那天满身是稀泥只留下两颗眼珠还能分辨出是人不是个泥雕塑,一路被爹这个大嗓门嚷嚷着风风火火穿过集市给抬回来,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真的不是专业坑女儿么?

    “哈哈哈,这话倒是说的很贴切,确实像只猴子”薄老爷喜笑颜开的走过来,好像出糗的是隔壁老张老李的女儿,一副看戏的不嫌戏大热闹!

    “今儿我才现咱们女儿还是有优点的,没把自个儿比喻成乖巧小白兔,很有自知之明嘛!”薄苡这么多年被这个娘亲插刀过多少次呀,这样还能坚强的茁壮成长也是有点不可思议!

    “爹,娘,你们还拿我打趣,爹,你也是,就没想到抄个小路,静悄悄的把我带回来吗?就差敲锣打鼓昭告天下了......”这秀逗的爹,我都忍不住想老天爷是不是对这个薄苡太好了,派我来搭救她逃出这水深火热的生活。

    “这......集市那条路离医馆最近!救人如救火嘛”看样子这个爹也是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大约是自己的女儿无论多丢脸,想的还是她的安全妥帖而不是脸面了吧!

    “再说了谁知道你刚醒来就要出门,真是只小猴子,一刻也闲不住”薄老爷说着,虎摸了一下我的头。

    “爹,下次温柔点温柔点,俗话说头可断,型不可乱!”我说完又轻轻拨弄了一下可能被薄老爷弄乱的头。

    “额,这是什么说法,型比头还重要?”薄老爷一副假装思索的模样甚是有趣。

    “当然啦,你女儿我长得本就有那么一点点不出众,这要是连型都不好看,那就更丑了”

    “胡说!我看你圆咕隆咚的,很有福气”薄老爷不以为然。

    “爹,说多少次了,珠圆玉润,珠圆玉润!”我整个人挂在薄老爷的手臂上不依不饶。

    “好好好,猪圆玉润,猪是要肥一点才好,不错不错!”真拿这个爹没办法也只好仰头做假意嗔怒状了。

    “夫人,你怎么了”云儿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

    “这两个活宝,我是作了什么孽啊?”薄夫人生无可恋的表情配了一水幸福的音调,我和薄老爷闻声后竟同时转过头对着薄夫人做了个鬼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不知道,真正的薄小姐是如何与爹娘相处的,不过看这一家子应该也是很欢乐的,而作为我来说无论是报答薄老爷薄夫人对我悉心的照料也好,还是弥补我不在父母身边的遗憾也罢,我都决定只要还在这个家,我就要做一个孝顺的人。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