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五章 恩人叫陆谦,退婚的你小心了!
    “冰糖葫芦,卖冰糖葫芦了”;“公子猜灯谜吧!今日一等奖是凤盖坊的雨伞手艺精湛”;“老伯可会照着他的模样捏出个面人来?”,花灯如昼,月色婵娟,香车宝盖隘通衢,夜晚的集市更是一副升平景致!还好没有错过,可一团美满的气氛转瞬又让我失落不已,我抬头望着那轮皎皎皓月,不知此刻是否有人也深深的记挂着我!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几声抱怨后人们纷纷躲闪,我也赶紧往猜灯谜的摊位靠了又靠深怕被撞着,畜生哪有眼力劲儿呢,有多远躲多远最好!“婆婆呢?”旁边一女子细细的声音传来,我定神一看众人让出的一条道上,一位年老的婆婆一动不动的站在中央,来不及多想便赶紧冲到她前面五六米远,死死闭眼伸手想要尽力拦住来人,就算没拦下撞到我也比撞到她好,我是年轻人嘛!不就多疼几天么受得起!突然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拦腰抱住了我带我迅移到了边上,耳边是马儿被大力拉住的嘶吼声,我赶紧睁眼还没来得及细看这救我的恩人,先看见那婆婆也被一位翩翩少年救了,我这才想起什么似得赶紧从救我的人身上弹开,低着头轻言细语的说了句:“多谢公子”。

    “姑娘没受了惊吓吧”,这温暖纯净的声音恰似流水击石,清明婉扬,想必一定是个谦谦君子!

    “你是哪家的,惊了我家公子的马还不道歉”,来人应该是这家没长眼的家仆,自己横冲直撞还让我道歉。我抬起头对着救我的人说了句:“今日真的多谢公子,我没事!”,便径直走向刚刚那位婆婆那边去了,压根当这小厮空气般,当我傻呀这京城横竖都是些富贵人家的公子,看这小厮的架势平常也是嚣张惯了,我惹不起我躲呀!

    “姑娘,刚刚真的是多谢你了!”,对我说话的是刚刚在我旁边的那位文文弱弱的姑娘,看她着急关心的样子应该是这位婆婆的至亲之人。

    “我看这儿人这么多,你带着婆婆也不方便还是早点回家吧,再说你该谢的是这位公子,是他不顾安危救了婆婆”,我说着便又侧头向救了婆婆的翩翩少年点头示意。

    “小事不必言谢,姑娘你也很是勇敢,竟然敢只身挡了秦家公子的去路......”翩翩少年话音未落又提高音调朝我后方喊去:“大哥,秦大哥”!

    “姑娘,你和婆婆穿的这样单薄,身体恐怕吃不消呀”,我碰到婆婆的手已是十分的冰凉。

    “我们~我们本是来京城告......”没等姑娘说完,婆婆赶紧接话:“没什么大事,只是被偷去银钱,所以当掉了衣服换了回乡的路费,今天多谢姑娘相救,老生和儿媳芊芊无以为报,只得向您和这位公子磕个头了”,闻声的翩翩少年和我同时拉住婆婆,“使不得,使不得,婆婆和姑娘既然有难言之隐,我也不多问了,只是我今日出门的着急忘了带银两在身上,这些你们收下吧!”,我解下了披风取下了头上刚刚做的凤头金钗递给那个叫芊芊的姑娘,这时旁边有人也递上了一个富贵又别致的钱袋,看样子有不少银子,我转头一看却并不认识。

    “这位姑娘的披风和金钗就不要收了,我给你们的银子就算从大漠到京城也够一个来回了”,我正生气,却见的刚刚那小厮跑过来叫他公子,原来这就是始作俑者,算了跟他是没法计较素质的,我直接不理他把披风给婆婆披上了,“婆婆,银两你们收下,披风也要收下,时下天气这么凉,若是您身体抱恙那芊芊姑娘也是个弱女子照顾您到回乡必定吃不少苦,我想这个我不多说您也明白!这金钗也要收下虽然比不得那个人给的多,但若他日你们还要上京城办事多少也是有帮助的”,婆婆听我这么一说,也不再推辞只是再三作揖感谢!

    “公子,今日多谢你相救,来日若能再遇公子定当报答,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我见也没其他事了,便径直向刚刚救下我的公子道谢告别。

    “姐姐,我大哥叫6谦”,我说完便赶紧离开了,身后传来的是偏偏少年的声音。

    救我的那个人他名唤6谦......

    陡然没了披风,我也是冷的瑟瑟抖,看来这灯会是没法看了,可是烟花还没看呢!怎么办怎么办好不容易偷跑出来的,那就再忍忍赶紧去桥头上看了烟花就回去吧,一时半会也冻不死,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在人群中快的钻过来到了桥上,这里看烟花看景致位置极佳就是稍有些冷!

    “嘭”,开始了开始了五彩缤纷的焰火映照着水光,如星星坠落,绚烂多情,身旁有驻足观看的人,有看了几眼继续和好友谈笑风生的人,这一幕真真是应了那句......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此情此景忍不住念出了这句诗,我正要准备继续背下去,却听得有一男声接了下去:“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念着诗徐徐走来的人.......是墨绿色衣裳怪人!

    “哥哥,你每次见到糖葫芦姐姐都要念诗吗?”,没错!说话的正是白天那机灵的小鬼小川。

    “糖葫芦姐姐?”,我质问似的看着这个叫小川的小孩,心想你小子取绰号的功力都快赶上我了,就那么一件事就给我冠上糖葫芦的称号了,随后又继续问他道:“怎么又是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在下叶霖!姑娘莫......”叶霖!眼前这个就是不要姑奶奶的叶霖!他说了什么我早已听不下去,只觉得上天对我不薄,给了我机会当场报这退婚之辱的仇!

    “叶霖,叶公子对吧,兵部侍郎叶连山的儿子?”,说着更直勾勾的盯着他,心里正琢磨着要如何羞辱他一番,替薄家出这口气!

    “是,在下叶霖!家父......”这么好听的声音这么好看的脸他根本不配,他应该长成猪八戒那样,对他就该长成猪八戒那样,啤酒肚加猪头,说话还要‘赫昂’‘赫昂’的。

    “小人儿你叫叶川?”,不等叶霖说完我便直接转头问了小川。

    “哼!”,小叶川见我又叫他小人,气呼呼的从鼻孔里呼出个哼来,不喜欢我叫你小人儿,我偏要!你虽可爱但你这个表里不一的哥哥跟我有仇,姐姐只好连你也不放过啦!

    “小女子叫薄苡,轻薄无理的薄、薄情寡义的薄,薏苡之谗的苡,麻烦小叶川把我的大名转告你家那位表里不一喜欢诬陷别人的哥哥,还有多谢他退婚,我才有机会跳出火坑!说完了就这些!”,早些时候,诬陷薄苡轻薄无理,薄情寡义说万万不能娶了这悍妇入府否则三代遭罪!退婚的风波闹得沸沸扬扬,三人成虎,这薄家小姐的名声也算被毁于一旦了!也许这薄家小姐以前是行为怪异出挑,但是这叶家也未免太不顾女子名声了,这么肆意宣扬明显不安好心嘛!今日也算给了这叶家小子当头一棒,让他们全家还敢那么嚣张!

    听我说完,叶霖一脸惊愕半天说不出话来,旁边的小川扯了扯他的衣角试图问他我是不是那被他家退了婚的薄苡,叶霖并未回过神来搭理小川,只是用手牵起了小川的手看着我目光如炬,似有话要说却又一直没说出口。夜渐深也越的凉,渐渐的还起了朦朦胧胧的雾气,偶尔有一两个陌生的人经过踩着我们的影子走过这桥,我突然想起时间过了许久再不回家也有穿帮的危险,便不等看那叶霖如何狡辩就急匆匆的往回跑了,留下叶霖两兄弟傻傻的站在桥头。

    我猜想那叶霖也未曾料到自己竟阴差阳错的对这个薄家小姐有了好感,而自己家却在前些时候才恶语相向非退了这门婚事不可,他现在的心情谁知道是失落还是庆幸呢?不过心里的五味瓶定是打翻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这叶霖明明看起来就是个文质彬彬的才子,举止得体不唐突想来那薄家小姐找到这样的夫君应当也是门当户对人人艳羡的,谁知好事总是多磨,上天没能让他俩顺顺当当的结了良缘!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任你如何富贵又如何身居高位不如意总是十有八九!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