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六章 薄家厚爱
    “还知道回来呀!”薄夫人的声音阴深恐怖的飘过来~我都贴着墙壁走了还能现我!这云儿迎风也太靠不住了,我想想我想想,对!撒娇!哪个父母能真的不疼自己女儿的,于是转过身笑的灿烂可人,赶紧黏到薄夫人身边赶紧认错:“娘~~苡儿知道错了,苡儿不该贪玩这么晚还溜出去,让爹娘担心,您放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口气说完又赶紧看看薄老爷,脸上却挂着少有的紧张神色,想必他也是担心我再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又赶紧安慰他道:“爹,您别担心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女儿只是一时贪玩失了分寸!以后再也不敢了”,薄老爷并没有接我的话,转而让迎风赶紧去房里给我拿件披风,又对薄夫人讲道:“夫人就别再责怪她了,你听听今天说话多暖心多懂事,以后她去哪儿让迎风和云儿跟着就是了”,我见薄老爹也帮着我求情便顺势挽住薄老爹和薄夫人一边向前厅走去一边说道:“爹娘,我给你们讲讲我今天看到的花灯还有焰火,美得就像天上落下来的星星一样,我都看花眼了呢......”

    “渴死了渴死了,云儿,快给我倒杯水”,在前厅口若悬河天花乱坠的给编排了一通才哄得薄老爷薄夫人喜笑颜开不再追究,我可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太不容易了!

    “对了,那院子里什么时候挂了那么多小灯笼啊?真好看!”我喝了口水,漫不经心的问道。

    “今日去敬香的路上,老爷夫人看小姐很是喜欢那小灯笼就让文叔买了很多回来挂在园子里,说是小姐看了会喜欢会高兴”,云儿一边倒茶一边愉快的说道。

    “爹和娘,真的很疼我......”,我心中泛起淡淡的心酸还有不安,这个家真的很温暖可它是薄苡的与我林蓁蓁无关,再仔细算算这薄苡离家也有快三个月了,却似乎一点消息也没有,一个堂堂千金小姐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能在外生存这么久?况且我刚来时她的好友扬栩栩和卓容佳也上门来找过她,那她应该也没有藏在她们那儿?又或者她根本一早就知道我是假冒的只是让她的好朋友来探探情况,然后自己躲一边伤心完了再回来?不行,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我都要早日找到她,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爹她娘会伤心欲绝我也会成为罪人,又或者等她疗好了心灵创伤在大庭广众之下拆穿我,到时候我无路可逃说不定就被当成什么狐仙拉去让道士给度了!

    “老爷夫人是很疼爱小姐呢,小姐很孝顺”,迎风说道,我却因思绪未定没有听进去。

    “恩?你刚刚说什么?”我回过神来打算看看能不能从这两丫头嘴里问出点什么。

    “我们说小姐人很好!”,云儿一副觉得自己看穿我的样子以为我想多听一次夸奖!

    “那你们之前还那么怕我,说我总闯祸呢?”

    “小姐像书里说的侠女,总是仗义助人,就是~~就是~~”,迎风欲言又止,许是后面的话不那么动听,怕我心生芥蒂。

    “姐妹之间还要忌讳这些吗?以后若只有我们三个在场就不要拘小节了!”,迎风听我这么一说又鼓起了胆量:“就是太冲动暴躁了,还总是帮倒忙,所以大家就会躲得远远的,不过大家又很喜欢你,说您跟老爷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总让人哭笑不得!”。云儿似乎很喜欢这个话题也急急的插嘴:“咱们小姐虽不像其他小姐柔和温顺,却也是个好心的小姐”。

    “那我之前一问我闯了什么祸,你们都跑的远远地?”

    “那是怕小姐您又想起以前的嗜好,我们可就遭罪了”,迎风紧张兮兮的把双手握的紧紧的。

    “喔!什么嗜好?”,我不禁来了精神,这薄小姐难道很会玩?

    “小姐每次帮了倒忙被别人赶走,回来就让我们脱掉鞋袜,拿羽毛挠我们脚心!”,云儿到现在还有点忌惮,挠脚心三个字说的很轻很轻。“呵呵呵”,我忍不住捂嘴笑起来我也是怕痒的人,这招也太损了!难怪丫头们都像与我很亲近又不亲近的样子!这下全明白了!

    “以前全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了好不好?”,我赶紧安慰这两丫头,再说我哪有挠人脚心这嗜好呀!

    “对了,我那次为什么会昏迷不醒啊?”

    “小姐您又忘了呀?那会儿您刚被退婚伤心过度就寻了处废井......”云儿的说辞正好映证我的想法,我早就说过大家都会认为我是伤心过度才去跳井,你们这些肤浅的人,我怎么会为了个男人跳井,没有一棵树还有一大片森林我至于吗?不过我想问的可不是那次!

    “不是那一次,我问的是我第一次昏迷不醒是为什么?”

    “好像是因为隔壁街江公子抢了别人的斗鸡,您看那小贩可怜就去江家偷回那只斗鸡,本来也挺顺利的,结果翻墙出来的时候被那斗鸡啄了一下,就摔了下来,您自己摔晕了不说那斗鸡也被您砸死了......”云儿一边说着一边还在努力回忆.....

    “停!我问的是上次跳井之前的那一次!“,顺带我还不自觉就给她比划了个暂停的手势,不过我也差点把自己绕晕了。

    “小姐差点把我绕晕了,那一次~那一次是那媒人受叶家之托来退婚,说您什么您也知道的,小姐您正巧要去给老爷夫人请安,便听到了,然后就气势汹汹的冲出了家门。大家以为你去找叶家算账,结果一整日不见你归来,叶家也说从未见你去过,老爷就派人到处寻找,找了整整两日才在那废井边上找到你,可把老爷夫人吓坏了!”

    “我出门两天后找到我的?”

    “那废井原本在你必经之路上,我们找了一日都没找着,还好第二日小姐一直喊饿才被常安现了,老爷还打趣说是贪吃也是种福气呢”

    “两天之后才找到我,说明那薄小姐离开后是没有主动回来过的,那天冲出家门后就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这个家”,我这么想着却并没有告诉云儿和迎风。

    “云儿迎风,有个事儿你们可不要欺瞒我!”

    “我们从来没有欺瞒过小姐,现在更不会”,云儿信誓旦旦说着迎风也乖乖的点点头!

    “那叶家说我轻薄无理还是悍妇,我之前是不是做了许多不好的事?”,云儿迎风明明对我评价不错,若她们是有意讨好说了假话,那么那位真的薄家小姐可能就是处事不当招惹了坏人,现在凶多吉少;但倘若她们说的是真心话那这薄家小姐就很可能是因为自尊心受伤躲到朋友那里了,但这样的话这退婚之事就不那么简单了!

    “小姐才不是薄情寡义之人,也绝不会做轻薄无理之事!”,云儿有些义愤填膺!平常乖巧的迎风也愤愤不平的接话道:“说来也怪那对黑了心的母子,小姐看他们可怜好意帮了他们,他们竟然反咬一口污蔑小姐,小姐气不过便在街上跟他们打了起来!这事就传到了叶家,叶家老爷就说什么也不肯认这桩婚事了!小姐虽和叶家公子从未谋面,但是见过叶家公子的字画觉得他也是有才之人,对这桩婚事本来也很满意的,这下退婚不说还出口伤人,小姐的心情我们自然也是理解的”

    “迎风你说我帮了一对母子,却被他们反咬了一口?”,这太奇怪了,故意惹的薄小姐在大街之上大打出手,显然很了解薄小姐的脾性而且故意让大伙都看到就落成了板上钉钉的口实!要不就是这叶家为了退婚不择手段,要不就是有人不想让薄叶两家结成亲家反成仇家!不管是哪一种都是居心不良阴险不堪呀!

    “是呀,那时我和云儿都在呢,看的真真的,小姐经过医馆看见那对母子被赶了出来,于是上前询问,他们告诉小姐你没有钱大夫不肯给他们医治,小姐您就让我给他们一吊钱,谁知那对母子接过钱就跪了下来又是作揖又是磕头的大声高喊谢谢薄小姐菩萨心肠把我娘的救命钱还给我,小生以后一定多加小心再也不挡了薄小姐的路,那路人有人认出了小姐,不明所以的人就都暗暗指责小姐是官家小姐,横行霸道!您当然气不过就出手打了那年轻的男子,男子又毫不还手只护住那老妇,一直说着打小生可以千万别伤着我娘!任我和云儿怎么跟路人解释,他们都不相信!整个事情就这么被可劲儿的描黑了传得沸沸扬扬!”,迎风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还好老爷夫人是知道小姐脾性的,自然不会相信传言,不过那叶家就不一样了,小姐和叶公子的婚事是小姐出生那年定下来的,叶家老爷那会还只是兵部一小小的主事看我们家老爷高升做了户部侍郎,便来攀了这门亲,谁让那会那叶家夫人和我们家夫人情同姐妹呢,老爷夫人也不是势力之人自然很高兴的答应了。现在叶家老爷也成了兵部侍郎,而老爷又一直没升过官也不是皇上面前的红人,那叶家老爷自然也就对这门亲事无所谓了!加上这些年老爷夫人宠爱有加,小姐也确实不像其他官小姐那般举止文雅秀气,叶夫人对此颇有微词,所以这事生后,叶家哪肯听我们解释,反而正好借题挥退了这门亲事!”。迎风说完又一口气喝了一杯水,这丫头平常不如云儿爱说爱闹,但却条理清晰逻辑分明,听完我便也知道个大概了,便打了她们去休息!

    这么一来,那这薄小姐很有可能是早就芳心暗许了的,这失了心上人不说,明明侠肝义胆还被误会成轻薄无理怎么也会不甘心吧!强势些就会去找叶家理论,但这个时代的女子还不至于有这么厚的脸皮,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她伤了自尊又失去心爱之人躲到好姐妹家疗伤了!可这扬大人和卓大人也是薄老爷的同僚,断不会糊涂到让这小妮子任性妄为呀,莫不是这扬栩栩和卓容佳将薄苡安置在其他地方了?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