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八章 花生满路
    转眼过了半月有余,还有一日便是薄老爷的寿辰了,薄老爷交代只简单吃个家宴就好,但薄夫人还是张罗的喜气洋洋的,一点没因为没请客人便显得冷冷清清。我这十多日也没有闲着,一边准备给薄老爷的惊喜一边也准备了礼物给薄老爷薄夫人,待薄老爷寿辰一过就告诉他们实情,弥补我这些时日的愧疚!当然我也要想好退路,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身无分文,一日三餐温饱住行总要考虑的,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厨艺不错可以去酒馆饭馆找个工作,应该也能谋得个营生之道,想到这里觉得还是有出路的,心里便不那么害怕了,下定决心后,忽的浑身轻松了!

    第二日一大早我就起了床,吩咐了云儿迎风寻了件极鲜艳的明黄衣裳给我穿上,急急去给刚刚上朝回来的薄老爷请安祝寿,兴许是心里自在了,这园子星星点点的绿意也别样美如画,往日那浓的化不开的酷寒被这春风拂过后竟也稍微明亮快活了些,我张开双臂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希望我即将迎来的日子,也如这新芽般破寒而出万紫千红!

    “爹,女儿祝爹爹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笑口常开、天伦永享、安康富贵,吉祥如意,还有,还有......”背到一半却忘了词,我只能尴尬又撒娇的挠着头解释道:“明明昨晚上还记得牢牢的,今儿一高兴又抛到脑后了,总之我想把所有好听的话祝福的话都送给爹爹!”

    “哈哈哈,本想听听你一口气要说多少祝寿词,结果还真是如我所料啊!”,薄老爷说着摸了摸我的头,眼神里溢满了宠溺,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

    “娘,您看看爹,又取笑我!”,见没能得到薄老爹夸奖,便假装去薄夫人处讨巧卖乖了。

    “文正呀,这有其父必有其女,爱烤鸭的能养出爱四书的?”,薄夫人话音一落,薄老爷却笑得更乐了,我更坚信了一点,我这个平白得来的娘确实很犀利!

    “就算我没才没用,也是爹娘的掌上明珠,你们......”话未说完,就瞧见鬼灵精的云儿在门口给我打着手势,暗示我扬姑娘和卓姑娘来了,我即刻找了理由离开了前厅,知道迎风已经将她俩带到我的房里后,我便径直过去了。

    “我们的小仙女来了!”,我才刚刚跨进屋门,扬栩栩就一脸欢快的称赞道,倒说的我不好意思了。

    “容佳姐姐和栩栩妹妹来的这么早,许久未见还真是想你们呢!”

    “只想我们,不想秦公子?”,卓容佳似要抓住那日的事情戏弄我一番,我还没解释栩栩就急急的问我们谁是秦公子,哪家的秦公子,怎么我们会有秘密瞒着她!

    “你们小声点,一会被旁人听了去,我就说不清了”,我一边哀求的看着卓容佳和扬栩栩一边给他们详细的道出了这个秦公子的渊源,反而还问了她们,那秦公子如何能知道我身份!卓容佳心细,猜测是姓秦的拿着金钗找了京城的金店询问得知,一来金店不多很容易做到,二来一般金店都能认出从自己金店出去的金钗款式,我和扬栩栩都忽的点点头,十分赞成她的说法!

    “那秦公子定是喜欢苡儿姐姐,我现在对这秦公子真是好奇的不得了”,“苡儿妹妹是不是也对这秦公子......?”,姐妹之间确实喜欢八卦这些,连我自己也隐约觉得那秦公子对我有些不一样,不过我素来不爱狂妄之人,且我的处境状况也不容许我有什么其他想法,这么一冷静倒能对她俩坦然告知心中的感受:“那秦公子为人轻狂,我一点也不喜欢”,我似乎眼花了,放佛看见卓容佳松了口气的样子,卓容佳对这只有一面之缘的秦公子好像很有好感,但见她不露痕迹的小心翼翼也就不想拆穿了。

    “好了好了,两位好姐妹,咱们还是开始准备一会要用的东西吧,不谈那些不相关的人了”,为了方便做事,我让云儿找了件家常衣裳给我换上,和这一群人悄悄的忙起来了,容佳姑娘字如其人娟秀雅致写纸条的事就交给她了,栩栩和迎风带着小追筝儿她们几个把买来的月季花枝条都扦插到我找来的瓦盆里,我呢则带着云儿开始给府里的人一一交代一会晚宴时怎么配合我们!

    因着还是初春天黑的早,日头才刚刚下去,前厅那边便差了常安来报说是晚宴要开始了,让我们准备准备就过去了,我仔细核对了下,准备工作也都做的差不多了,便同容佳和栩栩姑娘一同过去了。

    说是晚宴其实也只有薄老爷薄夫人和我们三个,我们到的时候,薄老爷薄夫人坐在堂前跟管家说着什么,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好吃的。我从容佳和栩栩中间站出来给薄老爷和薄夫人请安行礼后站到了一边,她俩随后也按规矩给薄老爷薄夫人行了礼,还送上了人参和燕窝为寿礼,人情练达恰如其分!

    见一切礼仪都行完了,准备开始我的计划,正巧又撞上扬姑娘投来俏皮的眼光,也提醒我可以开始了,“爹,容佳姐姐和栩栩妹妹送您的礼物都太珍贵了,苡儿也没有更好的比得上,只有走个偏门希望爹爹喜欢!”,说完我便拍了两下手,之前嘱咐过得家丁侍女大约二三十人就迅的排成一对,云儿也赶紧抱来我做的抽奖箱站到了薄老爷旁边。扬姑娘和卓姑娘是早就知道的,只是笑笑的看着,薄老爷薄夫人因为不明所以又看着新鲜就充满了期待。我走到屋子中间,给大家讲了一下规则,薄老爷似乎还有些不明白,我就再说了一次:“一会这边排着的家丁侍女会挨个儿给爹您说一句祝寿词,若是爹您觉得说的好,就让他去箱子里拿个纸条,纸条上写着什么,爹您就奖赏他什么!”。薄老爷若有所思后又问我道:“那若是写着‘黄金百两’,我岂不要倾家荡产了”,原来担心我胡闹,会写些他无力兑现的奖励,“爹,你放心,都是些小奖励,您就开开心心的玩!”,听我这么一说,游戏在欢快的气氛中开始了!

    “常安祝老爷生辰快乐,薄府上下团圆美满!”

    “哈哈哈!苡儿,爹很喜欢常安说的,可以让他去抽个纸条了是吧?”,薄老爹脸上藏不住的笑意盈盈。

    “对对,只要爹您觉得满意开心,就能让他去云儿那抽个纸条”。

    “常安快去,老爷看看你能摸到个什么?”

    “常安谢老爷夫人,谢小姐!”,常安说完迫不及待去云儿那摸了张纸条出来,我示意他让他拿给薄老爷让薄老爷宣布他的奖励。

    “爹,您快给大家念念常安得了什么?”,薄老爷开心的打开常安递过去的纸条高声念到:“探亲假五天”

    “常安谢老爷夫人谢小姐,祝老爷福寿安康......”,不等常安说完,管家轻咳了一声说道:“常安,你一个人就说完了,一会我可没得说了,差不多行了啊”,一本正经的管家文叔冷不丁说这么个话,惹得大家都噗嗤笑了起来。

    “常福祝老爷身体康健,顿顿有烤鸭!”,护院常福倒是很会揣度人心,知道从痛点下手,果不其然薄老爷听了乐得合不拢嘴,竟让常福抽了两个纸条!

    “来老爷看看你抽到了什么”,薄老爷边说边打开纸条念起来:“铜板5o个”,“烤鸭一只”,读完后大家都给常福投去艳羡的目光,也更期待自己能得个什么了,有紧张的小丫头还默默的在背自己的祝寿词。

    “娘,你干嘛?”,薄夫人偷偷的去队伍里面排了个位置,丫鬟们到很识趣的赶紧让了个空位给她。这边薄夫人才刚刚插了个队,却见得扬栩栩卓容佳也跟在娘后边排上了。“容佳姐姐和栩栩妹妹怎么也排上了?”

    “娘看看我能抽个什么,总不能比常福差了去吧!”,“今日薄老爷寿辰,容佳也要向薄老爷讨个好意头,沾沾喜气!”,扬姑娘也接着说道:“对对对沾沾喜气,要不苡儿姐姐也来排上?”,就这样一屋子人都排上了,整个院子都飘荡着笑声,好不热闹!

    寿宴很快就结束了,侍女们开始收拾剩下的细枝末节,天色还不算太晚,送了卓扬两位姑娘出去后,我折回前厅去找薄老爷和薄夫人,云儿和迎风跟在身后,空气里墙脚梅花的幽香又隐隐约约夹着些桃花的甜,我转头轻声问道她俩:“这是梅花还未开尽,桃花就开了?”,迎风立刻回到说:“小姐好灵的鼻子,今年春暖的早,梅花桃花都开到一起了!”,我没有再说话,两个丫头也没有说话,她们仿佛看出了我有心事,都没做声了。

    走到前厅的门边,我收起了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抬高了音调对薄老爷和薄夫人说道:“爹,娘,苡儿还有一份礼要送给你们!”,“还有?这次又是什么好玩的呀?”,惊喜这种事情对薄老爷看来是受用的很。“爹娘跟我到院子里来,一看就知道了”,我说着一只手挽着薄老爷一只手挽着薄夫人,领他们到院子里,到了之后,我放开薄老爷和薄夫人拍了两下手,三十多个男家丁端着我之前让他们插好的月季花枝齐齐整整的摆在了我们站的这条小道两边。“爹,娘,这可是好不容易找到的黄色月季花叫攀缘月季,苡儿觉得此花的名字就如我此刻的心情,我能做二老的女儿,是三生才攀上的缘分,所以我一定听话孝顺不再让爹娘为我担心了!”,薄老爷薄夫人听了我的话眼角有晶莹的东西闪着又硬生生的憋着,千言万语也没说出口,我懂所以我赶紧岔开话题以免他们尴尬:“爹,娘你们看那种花的盆可与平常的不同?”

    “像是房顶用的瓦?”,“娘,您真是火眼金睛,我那日无心现这瓦纹饰朴实,古韵悠然,就让文叔给我找了一些,用来种花是不是挺好看的呀?”,薄老爷笑笑说“你这丫头,从小就是个鬼灵精,现在哄人也越来越有章法了!”,薄夫人看了一眼文叔假装责怪的说道:“文叔也帮你瞒着,不过看在你没有胡闹的份上,娘就不怪文叔了”,文叔松了口气,低着头看了一下我,正对上我偷笑的样子,也笑了起来,却又忽听得薄夫人严厉的声音砸过来:“不过”,我和文叔闻声立即紧张的竖着耳朵盯着娘,薄老爷也转过头盯着薄夫人,薄夫人又继续说道:“不过,下次还有好玩的事,也要带上我和你爹”

    “夫人说的正合我意!”,薄老爷永远是看戏不嫌戏大的主儿。

    “爹,娘,等它们长起来的时候我们再在旁边架上些竹竿,花藤缠在上面可以变成一条遮阴的拱门花道,待到开花的时候一定美不胜收!”

    “夫人,我觉得苡儿说的正合我意!”

    “是不错!不如以后这条小道就叫'花生满路'寓意美满,你们觉得如何?”

    “夫人说的正合我意!”,薄老爷来来回回都是这句,高兴的没词儿了。

    “娘,爹爹就只会这句!”

    若这只是梦一场,也是不愿醒来的美梦,可惜就可惜在,就算这只是梦一场,我也只是客。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