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十一章 陆府避风头
    秦江沅出手相助,我们被安排到了6家的府上,这6家同秦家是世交,秦江沅与6谦6达两兄弟更是手足情深。思来想去,6谦正直温润轩然霞举,6达英英玉立翩翩少年和那落拓不羁的秦江沅实在不知为何就兄弟怡怡了!

    无巧不成书,这6谦6达是早在元宵节就见过了的,那日被秦江沅的马冲撞了,救下我的正是这6谦!

    “老夫全家得以保全,全靠了秦公子还有6公子,大恩大德不敢相忘!”,薄老爷一边说着一边作揖,薄夫人亦行了大礼。我本来也该多谢秦江沅的,只是刚刚他趁人之危欺负了我,怎么也给不了他好脸色,可我也不能让别人察觉什么便径直走到6谦前面行礼道谢。

    “6公子,薄苡又欠了您一次!只是无奈薄家飘摇,今后亦是浮沉,空谈报答,力有所负。但平生必当刻刻于怀,不敢相忘!”

    “薄姐姐,你还记得我大哥呀!”,自来熟6达出人意料的一句,我躲闪不及转眼又掉进6谦坦坦荡荡的冰冷里。

    “薄姑娘千万别放心上,那日谁见了都会出手相救的,今日也是江沅托付……”,6谦还未说完那秦江沅就打断了我们:“薄老爷薄夫人也该累了,进来的时候已经吩咐了下边的人,热水和换洗衣物都备好了,你们这就跟他们过去,收拾好了先休息,剩下的事情明日再议!”,秦江沅的声音不近人情不容推却。

    6谦脸上也察不出不快,待秦江沅说完,6谦侧身对站在他左侧的一男一女说道:“忠裴你领薄老爷和文叔去沐浴更衣,小棉你带薄夫人薄小姐她们过去”,6达还要说点什么的样子,但我们已跟着那忠裴和小棉出去了!

    “爹,娘你们先过去,我还有事要请那秦公子帮忙!”,走出门外我才想起一起逃出薄府的其他人,我还是要再确认一次他们是否一定可以平安出城。若有万一,想是这秦公子应该能帮上忙!

    “那好,我们先走吧”,薄老爷没有多问,说了这一句就转身离去了。

    “秦公子”,我返回屋子叫住了秦江沅,同时也向6谦6达点头示意。

    “不瞒大家,今晚一起逃出薄府的其实还有一二十人,只是我自觉目标太大便吩咐了他们各自回去收拾包袱等今儿城门一开就立即出城,但不知是否万无一失?”,在座的这几人虽不甚了解,不知他们官位几何权利几何,但明眼人一看都知道不是小人物,这事说到这儿,他们心中了然。

    “还有一二十人?薄姐姐你们是得了谁庇佑?”,6达丝毫不掩饰他的惊讶,想来是知道东厂厉害,能逃出这么多人简直奇迹。

    “你为何不带上你爹娘出城?反倒让他们出城?去试探防守?”,秦江沅邪邪的笑了笑,我若不是有求于他真想一巴掌呼过去!

    “秦公子误会了,我想那东厂的人办事从来凌厉无失,必定料不到今晚的情况,应该没来得及查薄府这些家丁的身份,再者为了掩盖这次的失误一时也不会大张旗鼓,所以我猜想会有一线生机”,我一边说着一边观察他们的反应,见他们没赞同也没反对就接着说出了我的担忧:“但,我毕竟一介女流不如几位有勇有谋,也实在怕误了他们性命,若他们听了我的话有个什么闪失,我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薄姑娘聪慧过人,此招虽看起来险,但确实如你所想,东厂的人必定还在想方设法弄清楚是哪些人逃脱了,不过也不妨碍他们会派人去城门蹲守,至少薄老爷薄夫人他们是无法出城的!”,6谦缓缓道来。

    “我明白,我爹我娘如非有万全之法肯定是出不了城的,别说那些守城侍卫了就是普通百姓也是熟识他们的,现如今我也只想求各位帮帮我,帮帮薄府的人,来日定衔环结草,报答你们!“。

    不知为何说着说着我竟流了眼泪,我并不是真正的薄家人,但却生了这怜悯之心,不知日后他们若是知道了我的身份是怨我还是谅解我?

    “薄姑娘快起来,江沅是锦衣卫的,我想他定有办法能帮到你!”,见我跪下行了大礼,6谦和6达赶忙把我扶起来。6达也急急的朝秦江沅说道:“秦大哥你救也救了,你就再帮帮薄姐姐吧!”

    “这次我就再帮你一次,从此你就不许再记恨我的马当日冲撞了你!可好?”帮这么大个忙就只让我忘记当日的一桩小事?我当真是越看不懂这秦江沅了,前一秒还凶巴巴的后一秒又活脱脱一个小孩子!但他毕竟答应帮忙了,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我思虑不周,差点害了别人,多亏你们几位,不然我就真的成罪人了!”,真的好险,自以为自己有点小聪明,竟然给别人指了条死路,以后说话做事更是要多多想想,三思而后行三思而后行,古人诚不欺我也!

    “薄姐姐,秦大哥说你们薄府有威力强大的火药是吗?可那是什么火药呢?秦大哥查验了几次都没有找到我们一般火药的痕迹呢?”,6达应该是听秦江沅说起薄府厨房的事了,竟对这起了兴趣。

    “那并不是什么~~”,我正欲解释,却突然被秦江沅拉着走了,我惊讶不解,却见得他头也没回的对6达说了句:“明天再问,你没见她脸都冷的白了呀!”,这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心中陡然的跳出这个念头连自己也吓了一跳,赶紧拍拍胸脯舒了口气告诉自己别想太多别想太多。

    “还不放手?”,秦江沅冷冰冰的声音才刚刚传来,我抬起头来却只见得一副吊儿郎当的脸:“是不是不想放呀?”

    “我我我,你你你”,明明是你拉我的,我刚刚也只是出神了,一时没想起而已,心里这么想着舌头却打结了。

    “我我我,你你你什么,赶紧进去沐浴更衣,还不放手?”,说着娟魅的看了看我们拉着的手又看了看我,我猛的涨红了脸,对呀!为什么还拉着?今天是怎么了,总有智商不在线的感觉,想到这儿赶紧一把甩开他,警告他不准再笑了!转瞬又潇洒的自顾往房里走去,旁边园子里有两株杏花开的很好,淡红褪白胭脂涴,春色撩人。

    在6府的几日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惊觉好几天没见到6家兄弟还有秦江沅了,不知道薄府另外的人到底怎样了?不知道秦江沅是不是帮到了他们?而接下来我们又该怎么办呢?这么无缘无故住在这里总有些不太心安理得。我也看得出来薄老爷薄夫人很是焦虑,被朝廷不明不白的灭了门,现在又寄人篱下,什么都做不了。确实很煎熬!

    我出神的盯着眼前一条曲折幽僻的小石子路,我们住的地方白天就很少人走动,夜晚更加寂寞。本来还觉得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但架不住今晚月光淡淡如流水,静静地泻下来竟觉得起了层薄薄的青雾,离人无语月无声,让我这独处此地的人更多添了一丝思乡的愁绪。

    “这是仙宫的嫦娥姐姐吗?”,6达手里提着酒,爽朗明快的朝我走来,身后跟着的是那叫忠裴的家丁。

    “6达!怎么是你?”,自来熟6达除了说话不经大脑常常让我下不来台之外,真是没有哪点不讨人喜欢了,一见到他,再大的烦恼都暂时可抛了去!

    “怎么?见到我很失望呀?”,果不其然。

    “你再贫,我可不理你了!”,不知6达为何总要把我和他哥哥扯在一起,这让我总是尴尬不已。

    “我又没说你想见到谁,不打自招了吧!,”他这话一出,我羞得无地自容了,左右也说不过他,索性不答话了。

    “好姐姐,我错了,别不理我嘛,我可是给你带了个好消息来的!”,十四五的男孩子撒起娇来有模有样毫不含糊,从前见他的两次只觉得是个仪表非凡的翩翩少年以为是个得体的公子哥,没料想也还是个有趣的孩子而已。

    “是不是拜托秦公子的事,妥了?”,现在应该没有比这更让我高兴的好事了,我心里脑海里这几日总被这事占去了多半的空间。

    “薄姐姐好生聪明一猜就中!”,说着竟自顾喝了口酒,我本以为这古代人生性烂漫,提酒来是要邀我一同喝酒赏月呢?岂料人家只是想独酌而已!

    “秦大哥这几日都是在忙这事,好不容易悄悄托我哥告诉你,本来是我哥来的,但店里生意实在繁琐恼人,就让我来了!”

    “我只关心他们是否平安出城,谁告诉我,我都高兴!”,6达会心的看着我,仿似我说的话是违心的,莫名的看的我心虚不已,我赶紧让他也给我倒些酒,谎称这等月色要对酒当歌才不算辜负了。

    他也是个性情中人,当即便遣了忠裴再重新拿了壶酒还有两个酒杯来,他给我讲了他们三个小时候的许多趣事,我亦半醉半醒跟他讲了许多现代的东西飞机,火车,他听得糊里糊涂又觉得特别有趣。

    “薄姐姐真是不同于其他千金,一点也没有那矫揉造作的习气,来干杯!”

    “人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矫揉造作,尤其我这种更甚!看走眼了吧!哈哈”

    “哈哈哈”

    百事尽除去,唯余酒与诗。园子里的花香一阵阵扑鼻袭来,偶有晚风拂过,随手撒下一片花海,一时诗意拿起酒壶随着清风随着花瓣翩翩旋转,就让我暂时忘记薄家忘记自己,如梦一场吧。xh:.218.2o4.13